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 > 第十六章 她被拉黑了
    高漫秋一早去警局就碰了钉子。

    她当然也想保?#36879;?#36798;,偏偏梁家那边施压,胳膊怼不过大腿,那哪里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能抗衡的?

    但她不能,她女婿能啊!

    整个北城谁?#20063;?#32473;顾非寒面子?

    然而,她接着一打听,懵了。

    南栀半夜就被接走了,但高达还在里面受苦受累!

    她联系不上顾非寒又?#20063;?#21040;南栀,正准备去顾氏集?#25490;?#30896;运气的时候,南栀来了电?#21834;?br />
    “慕南栀,你立刻?#38376;?#23167;把小达弄出来,不然小达要在里面少一根头发我跟你没完!”要有特异功能,高漫秋恐怕能立刻从手机里钻出来挠花南栀的脸。

    病房里,南栀听她说安安被顾非寒接走的时候,就已经打算挂电话了。

    但是没有来得?#21834;?br />
    听完后两句,南栀眼神麻木的吐掉一口浊气,“你和我没完?除了这一句还有没?#34892;?#40092;一点的威胁?高达的事情我不会管,他就算死在里面我也不会管,你预备怎?#26149;?#25105;没完?断绝母女关系么?那我真是求之不得。”

    “你……”

    南栀懒得再听那边叫嚣,直接按了挂断键。

    小?#25346;?#38544;作疼,南栀微微蜷起身体。

    “慕小姐,你还好吧?是不是肚子又疼了,我帮你叫医生。”说着,护?#21051;?#25163;去?#26149;?#21483;铃。

    “不用了,我没事。”

    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南栀止住她的动作,道了谢,又问她,“我可以再打一个电话吗?”

    “当然可以,手机先放在你这里,我等下过来取。”

    “谢谢。”

    确认她身体真的没事,护士转身出去忙去了。

    手机震动,是高漫秋。

    南栀皱?#21450;?#25481;,并?#21307;?#37027;串?#24597;?#25289;入黑名单,手机这才消停。

    想到安安,南栀没再犹豫,直接拨下另一串?#24597;搿?br />
    嘟——

    等待音响过两声,被接通。

    “哪位?”

    男人比等待音更没有温度的声音传进耳朵,南栀下意识捏紧机身,“顾非寒,是我,安安她……”

    嘟嘟?#21073;?br />
    南栀话没有说完,电话直接被挂断。

    她:?#21834;?br />
    她再打,?#24597;?#24050;经被拉黑,比她拉黑高漫秋的时候还要快狠准。

    果然,在警局的时候没打电话向他求救是明智的……

    南栀恨不得立刻冲到顾非寒面前,却也只能用残留的理智告诉自己要理智。

    女儿在他手里,如今她在下风。

    要想接回女儿至少要有足够的体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恐怕还没见到顾非寒她就已经倒在半路上。

    甚至,就目前情况来看,安安在顾非寒那边比?#36879;?#28459;秋在一起其实更让她放心。

    先把身体养好……

    南栀捂着小腹,着急又无奈。

    顾氏集团。

    会议室。

    严肃的例会进行到现在,今天的气氛格外的……不一样。

    三十二人位的会议桌上座无虚席,高管?#21069;?#20010;向顾非寒做过去一周的工作报告以及接下来的工作重点,间?#37117;?#26434;着一两声纸张撕裂的脆响声。

    嘶——

    嘶——

    那是顾安安小朋友在撕纸玩儿。

    ?#35828;?#38047;,会议开始,顾非寒当时是一个人进来的,但是会议也只进行了半小?#20445;?#20182;出去了一趟,隔几分钟再回来的时候,怀里多了个粉雕玉琢的小肉团。

    小肉团刚睡醒,呆呆的,才哭过,小睫毛湿答答,穿着柔软的鹅黄色针织连体衣,肉肉的小手捧着奶瓶,趴在穿西装的爸?#21482;?#37324;小嘴一撮一撮专心吸奶?#21462;?br />
    众人愣住,台上报告做到一半的公司副总,“下周二,御豪湾开盘,届时省里和市里的萌娃将会出席剪?#23460;?#24335;……额,不,不是萌娃,是领导……”

    副总汗滴?#25991;?#20102;把冷汗,发现顾非寒正在给怀里柔软子整理碎发,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喝完奶,小肉团开始不安分的挣扎着要从爸?#21482;?#37324;下来。

    顾非寒只要她不哭,其他的都好办。

    小肉团睁着天真的大眼睛,迈着不太稳的步子围着爸爸的座位绕圈圈。

    顾非寒怕她把自己绕晕,勾着她的后衣领将她提溜到腿边,然后从口袋里掏了根棒棒糖拨开?#19988;?#36882;给她。

    顾安安小嘴包不下棒棒糖,一边舔一边流口水。

    众人看着这诡异的一幕,顿时陷入了?#20102;肌?br />
    有的总裁看上去衣冠楚楚正经八百一脸严肃,实际上开会的时候西装口袋里揣着棒棒糖?

    会议流程继续往下走。

    棒棒糖舔完,顾安?#33162;话?#20998;的?#39318;?#29240;爸的小腿往上爬。

    顾非寒正在交代工作,一心二用,顺手捞了她一把,直接把她放在会议桌上,顾安安懵懂的看着爸爸嘴巴一张一合,觉得无聊,爬过去拿了爸爸面前的文件,开始搞破坏。

    嘶——

    顾安安小朋友撕掉的第一张?#21073;?#26159;顾氏下面某合作商递来的一份单方面签过字利润九位数起跳的合同。

    众人再?#38382;?#21270;。

    顾安安:“嘶!嘶!嘶!”

    又连着撕了几张,合同彻底作废。

    完了……

    就在众人齐齐为顾安安小朋友捏一把冷汗的时候,一只大手抽走顾安安手里那份合同,掰掉上面装订的可能划破手指的订书针,这才重新将合同递给顾安?#30149;?br />
    “黄经?#24636;!?br />
    与此同?#20445;?#39038;非寒视线精准的扫向递这份合同给他的?#24515;?#30007;人,“两岁小孩都瞧不上眼的东西,有必要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众人:?#21834;?br />
    顾总女儿奴实锤了。

    顾安安小朋友很?#19981;?#25749;纸玩儿,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她身边堆积的?#29616;?#24050;经够将半个她埋进去了。

    能撕的差不多都给她了。

    顾非寒正要让白川再去找些纸来,搁在一旁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这是私人?#24597;耄?#30693;道的很少。

    他扫一眼上头陌生的一串?#24597;耄?#40657;眸微微眯了下,按下接听键。

    “哪位?”

    顶头上司素有工作狂魔的称号,开会时开小差接电话还是第一次。

    当然,这位今天小差开得频?#20445;?#20247;人已经见怪不怪。

    除了欢快撕纸的顾安安,一会议室的人都?#24515;?#22865;的屏息凝神为他创造绝佳的通话环境。

    然后……

    一通电话十秒钟没到。

    男人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差,变冷,变恐怖,只见他低头在手机屏幕上点击下,而后将手机丢给白川,?#23433;?#19968;下这个?#24597;搿!?br />
    “是。”白川立刻机智的逃离这片是非之地。

    两秒后,男人的声音冰坨子一样灌进高管们的耳朵里,“各位预备用这些小学生水平的策划案糊弄我到?#35009;?#26102;候?”

    乌云压境,愁?#23631;?#32617;,众人默默埋下脑袋安静受死……

    傍晚开始,南栀额头?#34892;?#21457;烫。

    她这种情况,许多用药禁忌,护士过来量了体温,低烧,医生建议物理降温。

    晚饭也吃不进去,南栀额上敷着冷毛巾,昏昏?#33080;?#20837;睡。

    低烧徐徐图之,最折磨人。

    南栀连着做了几个不大好的梦,额上毛巾换了一块,冷冰冰的温度贴?#20384;矗?#22905;瞬间惊醒。

    也不知道是被噩梦吓的,还是被毛巾冻的。

    “吵醒你了?”

    “林大哥……”

    南栀按着毛巾坐起身,“没有,我只是刚好做噩梦,吓醒了。”

    “那正好,我带了吃的过来,吃一些?”说着,?#20013;?#24452;直将摆在床头的保温桶打开,里头是清甜的?#23383;啵?#26412;来下午就要过来,但是临时有台?#36136;酰?#25302;住了。”

    他用勺子舀了一小勺,喂到南栀嘴边。

    “我自?#35946;礎?br />
    喂饭的动作?#34892;┣钻?#30340;过了头……

    南栀压下眼中一抹尴尬,忙将毛巾放在一边,自己接过勺子和保温桶,然后低头慢?#25487;?#30340;喝起来。

    床边,?#20013;?#30475;着扫一眼自己骤然空掉的双手,自嘲的勾了勾唇。

    “小栀……”

    “林大哥。”

    南栀其实没?#35009;?#39135;欲,但是想着快些?#25351;?#25152;以强逼着自己吃,彼?#20445;?#22905;咽下口中的食物,抬头将他没说完的话打断,“你还是像从前一样喊我南栀比较好……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但有的误会还是尽量要避免……”

    “小栀,你怎么知道我?#38405;?#27809;有别的意思?”

    这?#20301;?#22905;的嗓音被截断。

    南栀:?#21834;?br />
    “林大哥,你别和我开玩笑了,一点也不好笑。”

    她已经有所察觉!

    意识到这点的同?#20445;中?#20063;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即便他不将事情捅破,以她的个性以后也只会更远的和他保持距离。

    ?#28909;?#36825;样,他倒不如放手一搏。

    “小栀,我没有在开玩笑。”

    ?#20013;?#23450;定看她,神情严肃,眼底深情第一次这样光明正大对准了她,“我比你大八岁,你和小茵一直要好,我也想只将你当成另一个妹妹,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从前我一?#26412;?#24471;你还小,我的时间很多,该给的承诺和表露的真心等我事业有成可以给你未来的时候再说也不迟,可我终究还是错了。”

    “林大哥,你别说了……”

    事态渐渐失控,南栀皱眉想阻?#39038;?#32487;续?#36842;?#21435;,却被他一把按住肩膀,“小栀,如果你婚姻幸福过得快乐,或许我就真的死心了,可你的婚姻一滩死水,那个人?#38405;?#19981;闻不问,就连安安也沦为了这段婚姻的受害者,小栀,你给我个机会,无论是你还是安安,我都会把你们捧在掌心,好好呵护和疼爱!”

    “林大哥,我……”

    “林医生要把顾太太和顾安安捧在掌心,问过我没有?”

    南栀?#24515;?#20040;几秒钟的手足无措,但也很快镇定下来,只是拒绝的话刚到嘴边,不远处那扇房门突然被推开。

    门外,男人逆光而来,满身冰霜。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山东时时彩十一选五 河南快赢481杀号技巧 分分彩后二组选复式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手机炸金花有没有规律 王中王一肖公式规律算法 网球王子沙滩排球 letou最新地址 宝上彩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100期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mlb帽子官网专卖店 大乐透中奖计算器 绝对单双中特 2元彩票网公司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