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地宫血咒 > 第五十四章 乌拉野史
    壮汉双手捧着玉佩,跟捧着一个千斤重物一般,他朝女孩子磕了一个头,然后站起来,走到谭阳华的面前,一把拉住谭阳华脖子上的玉佩,用力一扯,谭阳华只觉得脖子后面被勒得一阵钻心的疼,玉佩上的红绳竟然被壮汉扯断。

    壮汉很虔诚,似乎在举行一个?#35009;?#20202;?#21073;?#20182;朝四个方向跪拜,嘴里喃喃的念着一些谭阳华也听不懂的话语后,这才双手每一只手拿着一个玉佩,缓缓的把它们合在一起,顿时,只见两个玉佩形成了一个圆圈,圆圈上是一个谭阳华看不懂的图案,似乎是一个图腾之类的东西,谭阳华总感觉图案在哪里见过,仔细一想,女孩子的肚兜上,不就是这个图案吗?

    当两块玉佩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圈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圆圈竟然飘在了空中,发出悠悠的绿光,壮汉和那两个小孩,纷纷跪倒在地。

    谭阳华连忙也跪倒着,因为他怕自己不跪会引来杀身之祸,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大概一刻钟左右,这圆圈发出了“叮”的一声,并自行分解成两块玉佩,壮汉伸出双手,两块玉佩飘到了壮汉的手上,然后,一切恢复了平静。

    壮汉走到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身边,跪在地上,虔诚的把一块玉佩戴在了女孩子的脖子上,然后给女孩子穿上红衣,这才重新走到谭阳华的面前,同样跪在了面前,双手将玉佩递在谭阳华面前。

    谭阳华一时间?#34892;?#19981;知所措,看样子这玉佩应该就是属于他们的东西,还给他们应该属于物归原主,现在壮汉递给自己,他?#34892;?#19981;知道是该拿还是不该拿,再说刚才这壮汉对自己可凶了。

    ?#26696;?#25165;多有冒失,请主公恕罪!”壮汉抬起头,又重新低下,从刚才的盛气凌人突然变成了一副奴才相,道,“玉佩能融合,说明主公已经是这块玉佩的主人,因为这两块玉佩已经被下?#22235;?#21650;,只有真正的主人拥有才能合成,就像大话西游里只有至尊宝才能打开紫霞仙子的宝剑一样。请主公重新戴上玉佩,以后我等,唯主公马首是瞻。”

    “主公?”此刻的谭阳华显然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将玉佩捏在手里,细细?#30446;?#20102;看,道,“你刚才说我是贼,现在又说我是主公?”

    “请主公恕罪,因为此玉佩是我们乌拉那拉族的圣物,只有乌拉那拉族皇室血统的人?#25490;?#25317;有,玉佩能重合,已经足够说明主公乃我们乌拉那拉族皇室,只怪小的有眼无珠,错怪了主公。”壮汉说着跪在谭阳华的面前,双手直接伸起来,将玉佩给谭阳华戴上,谭阳华也只好任凭壮汉将玉佩给他系在了脖子上。

    “等等!”谭阳华捏着玉佩看了一下,上次田娟娟将玉佩给自己戴上后,他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看就消失了,而且谭阳华也?#20848;?#19981;需要多久,玉佩?#21482;?#28040;失,所以赶紧细细观察了一下,这块玉佩乍一看有点像一把半月形的镰?#21486;?#20013;间是镂空的,雕刻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符号,谭阳华也看不懂,只好问道,“你们是乌拉那拉氏卜占泰的后代?”

    “我不是!”壮汉看那两个正在玩打火机的小孩,低声道,“你们是。”

    “你们?”谭阳华指了指自己的而鼻子,“你是说我是乌拉那拉氏的后代?”

    “是的,主公!”壮汉一脸虔诚。

    “先别主公主公的,先赶紧的跟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谭阳华也是在感觉?#34892;?#32047;了,找了块石板坐了下来。

    “主公想从哪里开始说起?”

    “那就从这块玉佩开始说起吧。”

    “好!”见谭阳华在石板上坐了下来,壮汉了站起来身,在谭阳华的不远处坐下李,道,“1613年,努尔哈赤?#26102;?#25915;打乌拉城,乌拉兵败,我们的主公卜占泰逃亡叶赫,但他知道努尔哈赤兵力雄厚,叶赫能收留他一时,收留不了他一世,而且我们主公卜占泰发誓一定要从后金抢回属于他的国土,于是他带着自己的家眷一路难逃,来到了明朝,隐?#31456;?#21517;。”

    “这也太?#35835;说?#21543;?”谭阳华对历史也是有一定了解的,道,?#26696;?#25454;历史记载,乌拉国王卜占泰1618客死他乡叶赫,他的后代也大多被努尔哈赤编入了正白旗,还下令恩养,清朝还有很多皇后都是乌拉那拉氏的后代呢?不信你找几部清朝电视剧看看。”

    “历史是胜利者写的,剧本更是瞎编的额,真相永远存于野史!”

    “嗯!”谭阳华对壮汉一挥手,“那你就说野史吧。”

    “是!”壮汉道,“努尔哈赤曾囚禁卜占泰多年,是因为他想从卜占泰?#30446;?#37324;得知一个秘密。”

    “秘密?”

    “对,一个关于宝藏的秘密!”壮汉道,“女真一直有一个传说,传?#36842;?#20154;在草原上埋葬了宝藏,宝藏的地图藏在一个盒子里,先人叫其镇天宝匣,意思是谁得到宝匣,谁就能镇住天下,1593年,也就是当时的万历二十一年,我们乌拉国联合九部联军讨伐建州女真努尔哈赤部落,然后?#37326;埽?#25105;主公卜占泰被努尔哈赤士兵俘虏,努尔哈赤威逼利诱,企图说服我主公说出镇天宝匣的藏处,努尔哈赤还将自己的四女穆库什嫁给了卜占泰,后来舒尔哈齐又将自己的长女额实泰嫁给了我们主公卜占泰,你想想,我们主公一个战败俘虏,努尔哈赤为?#35009;?#23545;他那?#26149;茫?#20854;目的就是想从我们主公口中得知这个镇天宝匣的下落,我们主公自然知道,镇天宝匣一旦落入努尔哈赤的手里,他一定会称霸天下,灭了乌拉城,所以他以镇天宝匣藏在乌拉城为由,敷衍?#25490;?#23572;哈赤。”

    “就这样过了三年,努尔哈赤年事已高,迫切的想找到这个宝匣,于是他秘密的策反乌拉贝?#31456;?#27888;的部下,与1596年刺杀了满泰,并将我主公卜占泰?#31361;?#20044;拉继承了贝勒,其目的就是要?#39029;?#38215;天宝匣。我主公自然不肯,继续忽悠,努尔哈赤大怒,终于于1613年?#26102;?#25915;占了我乌拉城,由于有叛徒内应,努尔哈赤掘地三尺,终于找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镇天宝匣。”

    谭阳华没有说话,关于卜占泰的历史,他在影视剧中也看到过一些,都说卜占泰是一个出尔反尔恩将仇报之人,如果眼前这个壮汉说的是真的,那大家就都错怪卜占泰了,没有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壮汉继续说道:“但努尔哈赤得到的,仅仅只是镇天宝匣,这镇天宝匣?#30446;?#21551;,是需要钥匙的,这钥匙,就是你脖子上佩戴的这枚玉佩。宝匣有两个,玉佩自然也就有两枚。

    “努尔哈赤知?#21202;?#20010;秘密后,多次前往叶赫部要求交出我们主公卜占泰,但都被叶赫的金台吉拒绝,不是金台吉不肯,而是那个时候,我们主公卜占泰已经带着玉佩离开了,来到了明朝的土地。”

    “努尔哈赤得知这个情况后,自知玉佩不能落到明朝的手里,于是多次?#26432;?#25915;打明朝,其目的就是想拿到主公手里的这两枚玉佩。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主公认为固若金汤的明朝竟然不堪一击,很快就?#24187;?#20129;了,我主公卜占泰无奈,只?#20040;?#30528;玉佩一路南下,到达了湖南。”

    “那玉佩跟这名小女孩子,又是?#35009;?#20851;系?”谭阳华问道。

    “主公的夫人在逃难的过程中给主公生了一个女儿,这时候皇太极已经灭了明朝,并迁都?#26412;?#20027;公知道自己?#33080;?#38590;逃了,为了给乌拉族留下后裔,主公卜占泰于是将一块玉佩戴在女儿的脖子上,然后自己带着另外一块玉佩离开,从此下落?#24187;鰲!?br />
    “可不对啊!”谭阳华说,“你说的这事情都是五百年前的事情,难道你们是……”

    “没错,我们是……”

    就在这个时候,村口传来一声公鸡打鸣的声音,壮汉见状,连忙站起身来,做了一个告辞的?#36136;疲?#28982;后两只手一手抱着一个小孩子,朝山洞里面走去,不一会,就消失在了山洞深处。

    而肖芳仍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36879;?#38613;塑一般,谭阳华连忙走了过去,只见肖芳双目无光,呆滞的望着山洞,身体僵直着,身体冰凉的很。

    “肖芳,肖芳!”谭阳华一边喊着一边用手在肖芳的眼前晃来晃去,但是肖芳的眼睛仍旧是一眨不眨的,谭阳华连忙用手放在她的鼻子下面,还有,她的呼吸正常,只是她的身体,就像被?#38210;?#31354;的定身丹给定住了一般。

    网上说?#38210;?#31354;就是只猴子,如果他是?#35828;?#35805;,他定住了七仙女肯定就不会去摘桃子了,七仙女的身上肯定有比仙桃更好吃的东西,不过猴子就是猴子,那种好东西猴子怎么懂得品尝呢?

    那我谭阳华要是不把握这个机会,别人是不是会说我连猴子都不如呢?想到这里,谭阳华的色心色胆一起冒了出来,他张大着嘴唇就朝肖芳的樱桃小嘴吻去,双手也做了一个猴子偷桃的姿势,向肖芳的那一抹粉红袭去。

    当谭阳华的嘴唇刚碰到肖芳的红?#21073;?#32918;芳的身体就像雕塑被软化了一样顿时瘫倒下去,吓得谭阳华惊出一身冷汗,偷吻这种事情也是贼,做贼心虚的他连忙把嘴移开,双手到了一抹粉红处也赶紧改变方向,连忙把肖芳给扶了起来,只见肖芳面色红润,双目紧?#30504;?#22914;同在睡梦之中,谭阳华连忙把她背在背上,顺着原路赶了回去。

    此刻的谭阳华几乎光着身子,而肖芳也仅仅只穿了一件衬衣,此刻肖芳伏在谭阳华的背上,两条完全没有遮挡物的玉臂则自然的垂在谭阳华的胸前,胸前那坚挺的粉红则不时的蹭着谭阳华的后?#24120;?#35885;阳华的心里自然也是心慌意乱、心猿意马、心神荡漾了,身体也是?#20040;?#30340;地方粗了,该硬的地方硬了,谭阳华心里在上是不是上天给我一个就地正法的机会,可就在这个时候,?#20848;?#31077;那张脸又强行的塞进了自己的脑海里:为了全人类基因的纯洁性。

    哎,谭阳华叹了口气,快速的走出玉米地,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有?#21018;?#25163;电光朝自己这边照射过来,抬头一看,只见楚富奇带着氢一他们找了过来。

    楚富奇接过谭阳华背上的肖芳,把她放进车子的副驾驶座位上,看着氢一他们那种异样的眼神,谭阳华正想对楚富奇解释我没有?#38405;?#22899;儿做?#35009;矗?#20294;是楚富奇倒是看懂了谭阳华心思一般的道:“我们知道,我们?#28982;?#21435;,一边喝蛇羹一边说。”

    楚富奇开车,谭阳华和氢一他们三人挤在后座上,锂三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把嘴巴凑在谭阳华的耳朵边上,神秘兮兮问道:“你们刚才在玉米地边上的那块红薯地里干?#35009;矗?#21035;告诉你们你们在挖红薯?#21486; ?br />
    “我说了我们?#35009;?#37117;没干!”谭阳华?#34892;?#19981;?#22836;常?#20294;是他马上意识到?#34892;?#19981;对劲,问道,“你说?#35009;矗?#29577;米地边上是红薯地?#30933;?#19981;是块荒山吗?”

    “这一片哪有荒?#21073; ?#38146;三说着拿出平板电脑,?#39029;?#21355;星定位图道,“那里就是块红薯地,而是一块很大的红薯地,老大说,明天我们就去那块地看看。”

    “很多年前,那倒真的是块荒地!?#32972;?#23376;很快,一会就到家了,楚富奇一边解开保险带,一边对后面的四?#35828;潰?#32780;且哪里还有个很大的山洞,只是后来土改,这里的人?#21069;?#37027;山洞挖了,把荒山也整平了,种上了红薯,我听这里的村民说过,原来这个山洞边上,有一个很大的墓葬?#28023;?#24314;国初期的时候,国?#19968;古?#36963;过考古专家到这里考察过,但是没有发?#36136;裁?#23453;贝,后来?#22836;?#24323;了。”

    考古专家?谭阳华喃喃的道,自己的爷爷不就是考古专家吗?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