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鞭子就要抽到了黑肤少年的身上,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有力的手猛地握-住了鞭子的一端,高大的男人将黑肤少年护在了身后,看着纪凌?#32426;?#32039;锁。

    纪凌见布兰登成功出手拦住了自己,心底猛地松了一口气,但脸上却是不服的表情,凶狠的说:“你让开!”

    众目睽睽之下打杀平民,这次看你们还能怎么办!

    布兰登紧紧攥着鞭子的一端,抿唇看着面前仰着下巴,神色挑衅的漂亮少年,半晌,眼底浮现一丝无奈之色。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纪凌了,所以才能及时赶过来阻止,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一眼就看出纪凌其实没有伤人之心。纪凌的鞭子避开了对方的要害,动作也不够快不够狠,很容易就可以被身边的人阻止……

    他见过了太多的人,一个真正凶狠恶毒,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不是这样的,眼神也不是这样的……少年的眼中,那明亮的挑?#21697;?#26126;是针对他的。

    这般闹事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引起自己和景隋的注意,本质并不是想要伤害别人。

    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看起来凶巴巴的,其?#24213;?#32454;一看便知不过是虚?#27966;?#21183;而已。

    纪凌一直在等着传闻?#20982;?#20026;铁面无私冷酷无情的元帅大人开口?#22836;?#33258;己,结果等了半天,就见布兰登神色复杂?#30446;?#30528;自己不说话,轻轻叹了口气,一脸的宠溺无奈之色。

    纪凌:?

    大兄弟你不是吧?你有?#35009;?#27611;病?我都做的这么过分了,?#20040;?#32473;点表示行吗?!

    正在这时,景隋?#19981;?#27493;而来。

    他知道布兰登足以制止纪凌,不至于让纪凌下不来台,因此脚步不疾不徐。

    布兰登能看明白的东西,他自然也能看明白,少年刚才分明是?#37027;牡目?#20102;自己一眼之后才动手的,真是……让人拿他没办法啊,昨天才闹过一次。

    就是不?#20384;?#23454;待上一会儿。

    纪凌一看景隋的表情也觉得不对劲,心道糟糕,难道自己表现的还不够恶毒吗?可是再过分的事情他真的做不来啊!

    纪凌使劲拽了一下手中的鞭子,但是拽不动,干脆松手扔掉,瞪着眼睛说:“你们想怎么样!”

    结果还没等纪凌继续?#19968;?#20250;发作,景隋直接伸手将他抱了起来,转身大步离开这里!

    虽然他知道少年没有坏心,但是少年刚才的行为还是引起了众怒,继续留下来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34892;?#35805;还是?#32654;?#24320;这里单独说才行,剩下的事情相信布兰登可以处理好的。

    纪凌没想到景隋二话不说抱起自己就走,顿时挣扎起来,但他的力道在景隋的面前宛如蚍蜉撼树,脸都涨红了?#35009;?#33021;推开丝毫!

    景隋直接将他带到自己的房间,听到身后金属门自动关闭的声音,这才松手将纪凌放了下来。

    纪凌因为挣扎发丝有一丝凌-乱,?#24590;?#30528;后退一步看着景隋。

    面前身材修长高大的男人,?#19997;?#20426;美的面容紧绷着,似乎笼上了一层寒霜,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纪凌想起他刚才几乎是粗-鲁的带走自己的行为,愣了一下心底终于浮现一丝惊喜!看来自己这次赌对了,景隋终于生气了!

    自己要再接再厉,继续无理取闹,争取一次打破景隋对自己的幻想,让他看清自己的本质!

    纪凌当即扬起下巴,眼眶一红,不满的冲着景隋道:“陛下竟然为了一个平民阻止我,我看你根本就不在乎我!之前都是哄骗我的吧!”

    景隋望?#27966;?#24180;泛?#25490;?#24847;的双眸……所以,这孩子果然还是在怪自己啊。

    他上前一步。

    纪凌下意识的后退一?#21073;?#28982;后没?#20154;?#21453;应过来,景隋忽然伸手一?#29273;?#20303;他的腰,轻轻一带就将他带入自己的怀中,温热的呼吸拂过他的耳侧,低沉的声音落入他的耳中:“抱歉,是我疏忽了你……”

    纪凌:???

    他怔怔的抬头,从极近的距离对上景隋的双眼,能清晰?#30446;?#21040;那金色的瞳孔中,渐渐浮现的温柔怜惜之色。

    景隋一手?#34885;?#32426;凌的下巴,唇边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我最近太忙了,不是有意冷落你的。别生气了,你生气我会心疼的。”

    纪凌?#24067;?#20174;天?#32654;?#21040;地狱,目露绝望之色,简直气的手发抖。

    所以我刚才冒死折腾了半天,你一点都没生气,反而觉得是因为自己疏忽了我,觉得我是在和你耍小脾气?!

    说好的冷面无私的帝?#36292;兀?#35828;好的最为在乎平民权益的帝?#36292;兀?#20320;?#20040;?#20063;是个属于正派阵营的男主?#21069;。?#21448;不是卡洛斯那种毫无三观丧心病狂的大反派。

    面对我这种无理打杀平民的纨绔,你居然?#21476;?#25105;生气了?!

    纪凌怒气冲冲的说:“谁在意这个了!我是怪那个贱民那样无礼?#30446;?#30528;我!”

    景隋宠溺的说:“好好,是是。”

    纪凌:?#21834;?br />
    景隋紧紧抱?#27966;?#24180;,这样靠近他,才发现他的身躯这样纤弱,似乎稍微用力一点,就可以折断一般……但是这般瘦弱的身躯之下,倒是有一颗坚定执着的心,那样飞蛾扑火的爱着自己,宁?#26188;?#33258;己付出生命。

    这一切我都清楚明白,又怎么会因为你倔强的伪装,而再次忽视你的心意呢?

    而且这孩子分明是在意自己的,否则?#20266;?#36825;般胡闹,终归只是面子薄不肯承认而已。

    景隋心?#34892;?#24213;似乎被?#35009;?#24930;慢软化。

    他摸了摸少年的发丝,?#39740;?#38752;近他,戏谑的轻笑一声:“我知道错了,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24656;?#35201;你说……我保证做?#21073;?#22909;不好?#20426;?br />
    纪凌看着景隋温柔宠溺的神色,内心彻底崩溃。

    我都这样恶毒了,你为?#35009;?#19981;生气啊!

    他简直恨不得摇晃景隋的衣领,拜托大哥你洗洗眼睛啊,你那已经不是滤镜是近视了吧……不对,是瞎了吧!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想吸引你的注意啊……等等,我是故意引起你的注意,但那是想让你看看我有多恶毒,不是想让你过?#26149;?#25105;啊!

    你真的会错意了啊!

    景隋看?#27966;?#24180;?#24067;?#21464;的茫然的双眸,心中却一片柔软。

    他凝视?#27966;?#24180;殷-红的唇-瓣,如?#35828;?#29980;美诱人,而?#19997;?#20182;就在自己的怀中,景隋嗅?#27966;?#24180;颈侧的清新气息,不由得想起那天夜晚,一错而过的吻,心中又再次升起了某种异样?#30446;?#26395;……

    纪凌原本很崩溃,气的根本不想说话,但是他看景隋凝视自己的眼神陡然变的幽暗起来,有点像那天晚上……身子顿时一僵,?#24067;?#26469;临的危险预感令他头皮发麻。

    下一刻,纪凌猛地伸手一推景隋,别过眼睛,说:“算了,我原谅你了……”

    景隋微微一怔,看?#27966;?#24180;羞红的侧脸,半晌……眼中欲-望之色散去,只剩下无奈宠溺,这孩子果然只是嘴硬而已,之前闹的那么凶,结果还不是?#35009;?#37117;不提的就原谅了自己。

    还说他不是为了自己。

    纪凌咬着下?#21073;?#26681;本不敢去看景隋,呐呐的低声说:“你,你怎么还不放开我,我不闹了就是。”

    为了保护自己的初吻,纪凌‘屈辱’的作出了?#20180;?br />
    景隋唇角微扬,虽然有点不舍,但还是松开了手。

    说起来,以前自己很不?#19981;?#36825;般嚣张跋扈的少年,觉得他不懂事?#33267;?#20154;厌烦,但是现在……看着他这样想方设法的在自己面前晃悠,各种搞事吸引自己的注意,却一点都厌烦不起来。

    像是看心爱的小猫,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一样,是因为在乎才这般胡闹,若是不在乎他,又怎么会这样做呢?怕是看都不会看他一眼吧。

    景隋只要想到这些?#36879;?#26412;无法生气,反而心中甜蜜,越发想要逗弄,想要看他还能为自己做些?#35009;矗?#23601;连为自己争风吃醋的样子,都那么可爱和惹人怜惜……

    景隋深邃的金色双眸中,泛着浅浅温柔,他抬手揉了揉纪凌的脑袋,道:“等这段时间忙完,我再好?#38376;?#20320;,这段时间你就乖乖的待在基地,知道吗?#20426;?br />
    其实若不是担心少年受到别?#35828;姆且?#20260;害,自己根本不想阻止他做任何事,只想看他更加肆意张扬。但人言?#26188;罚行?#19996;西是他哪怕身为帝王也无法控制的,他不希望他的少年受伤。

    少年太单纯了,承受不了那些黑暗的东西。

    纪凌唯恐景隋又来强的,想起这?#23454;?#29616;在脑回路不同,也不?#20197;?#38393;了,只好闷闷的说:“我知道?#30149;!?br />
    景隋这才满意,放纪凌离开,看?#27966;?#24180;?#21482;?#31163;开的背影,压了压上-翘的嘴角。

    ………………

    连续作死失败令纪凌?#34892;?#27668;馁,他觉得自己已经连最恶毒的事情都做了,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35009;?#25165;行,于是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情绪低落。

    有一天,外面忽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纪凌一愣,然后意识到应该是虫族母皇的袭击,上一世便是有一头隐藏的虫族母皇袭击了基地,导致布兰登陷入了危险,但是这一次两人都重生了,肯定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纪凌就放宽了心。

    外面打的天昏地暗的,轰轰轰的声音震耳欲聋,纪凌根本无法休息,虽然已经经历了一次,但再次经历还是让人心神不宁,最后实在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37027;?#25512;开门,准备出去看看?#35009;醋纯觥?br />
    他所在的这栋建筑空荡荡的,路上一个人都没碰见,士兵们应该都出去迎战了。

    纪凌沿着金属走廊往外走,外面似乎已经进入了战斗的尾声,他小心翼翼的从走?#24525;?#20986;头去,向外面打量着。

    结果忽然一头巨大的虫族尸体从他的上方坠落下来,丑陋的怪物被打的鲜血四溅,尸体刚好落在纪凌的脚边,大概还没死透,抽-搐了一下对着纪凌龇牙咧嘴,露出狰狞的獠牙,粘-稠的血液溅在他?#30446;?#23376;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子差点被砸死了啊!

    纪凌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发白,不住的颤-抖,卧-槽……果然热闹看不得,我就不应该出来的!

    好奇心害死猫啊!

    布兰登刚刚和景隋联手将那两头虫族母皇全部杀死,正在基地善后,清除一些虫族的漏网之鱼,结果刚好看到少年小心翼翼的从走廊里探出头来,被砸落在他面前的虫族尸体吓的脸色惨?#20303;?br />
    布兰登眼神一凝,猛地从机甲上一跃而下,轰然落在地上,毫不犹豫的上前将被吓坏的少年从地上搀扶了起来,拥抱着他微微颤-抖的身躯,轻轻拍着他的背脊,说:“没事了,没事了……”

    他能感受到少年的恐惧,手臂被少年紧紧抓着,?#19997;?#30340;少年分明如?#35828;?#24369;小。

    但布兰登想起的却是上一?#28291;?#23569;年驾驶着机甲,在无数虫族?#34885;?#24320;一条血?#32602;?#20026;他而来的画面。

    一个真正贪生怕死的人,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勇气?

    少年看似弱小,关键时刻却能爆发出那样无谓的勇气,甚至置之生死于度外,这是多少人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这一?#28291;?#25105;宁可你再也不要爆发那样的勇气,再?#35009;揮行?#35201;你那样付出的一天……你只需要像现在这样,被保护就可以了。

    因为我想保护你,不是因为你救过我,而仅仅是……我想保护你。

    布兰登灰色的瞳孔中,神色复杂温柔涩然,胸腔中似乎有?#35009;?#38476;生的情绪涌动,他尽量让自己压低声音,不吓着惊恐的少年,缓缓说:“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纪凌刚才确?#36842;?#22351;了,惊魂未定的被布兰登抱入怀中,?#19997;?#21548;着布兰登这样温柔的话语,身躯微微僵硬了一?#30149;?br />
    我这样胆小如鼠贪生怕死……你安慰个?#35009;?#21170;啊?#31354;?#36744;子我又没有救过你。

    纪凌简直对这一切越发绝望了,神色木然,都忘了继续表演。

    就在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忽?#24187;?#21069;传来铿锵有力的脚步声,黑色军靴黑色军装的男人步履沉稳有力,大步往这边走了过来!

    景隋望着抱着纪凌的布兰登,金眸中光芒冷冽,若有所思?#30446;?#20102;他一眼,沉声开口:“东边那边还需要善后,你去一?#32781;?#36825;里交给我就可以了。”

    然而这一次,布兰登却没有立刻回应,直视景隋的眼睛,空气中似乎有?#35009;此布?#20957;滞。

    景隋看着布兰登,眼中神色微沉,冷锐而坚定。

    半晌,布兰登缓缓松开手,他深深眷恋?#30446;?#20102;纪凌一眼,然后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

    虽然不想松手,但是……纪凌需要的是景隋。

    一直都只有景隋。

    这一点,从上一?#28291;?#20182;就一清二楚。

    景隋看着布兰登离开,然后才一步步走到纪凌面前,温柔的将他打横抱了起来,将他送回房间。

    纪凌乖乖的待在景隋的怀里,因为之前被景隋‘吓’了几次,也不怎么敢动弹,他被景隋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然后就见景隋坐在他的床边,柔声道:?#36299;?#22351;了吧?#20426;?br />
    这是事实……自己就是个胆小鬼!你最讨厌的胆小鬼!纪凌苍白着脸点点头。

    景隋眸?#29536;?#21160;,想起刚才的危险?#30446;?#24494;沉,叹道:“我说了,让你乖乖待在这里的。”

    纪凌抿着?#21073;?#21035;过眼睛不说话。

    景隋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但是却半点也舍不得责怪少年,他刚才,真的很担心他……他的少年这样脆弱,根本承受不了任何危险。

    脆弱?#21073;?#25215;受不了卡洛斯的随手一击,就那样死在了他的怀?#23567;?br />
    景隋闭了闭眼睛,掩去了眼底的?#32431;?#20043;色。

    那无数夜晚,?#21862;?#19981;休的后悔?#32431;?#21448;再次浮现,他有很多话没来?#30473;?#21644;他说,他有很多事没来?#30473;?#21644;他分享,甚至没来?#30473;?#23545;他好一点……那时候他总想着,自己是再?#35009;?#26377;弥补的机会了……

    因为他这样的人,不配获得救赎。

    许?#33579;?#26223;隋伸手,温柔的将被子给纪凌盖好,深深望着他:?#20843;?#21543;,已经结束了。”

    这次,我来守护你。

    再也不会?#24066;?#20219;何人伤害你。

    ………………

    景隋一直等到纪凌睡着,才轻轻关上门离开,他走到外面,战场已经打扫干净,黑夜中这座钢铁基地一片寂静,只有残留在空气中的血-?#20219;叮?#26157;示着这里曾有过一场残忍的战役。

    红发灰瞳的男人站在门口,他像是一个守卫一样,也不知道站了多?#33579;?#25260;头露出一张线条冷硬的面容,定定看着他。

    景隋淡淡开口:“你在等我。”

    布兰登凝视着景隋,他那张俊美的脸上,金色瞳孔一如既往的凉薄,让人看不出情绪来,似乎从不会将任何事放在心上。

    那么这次,你又是真的将纪凌放在心上了吗?

    还是仅仅只是因为上一世的愧?#25991;兀?br />
    布兰登垂在身侧的?#21482;?#32531;攥紧。

    而且为?#35009;矗?#21482;要一回想纪凌被景隋抱在怀中的一幕,回想纪凌用爱慕的眼神望着景隋的一幕……只要一想起这一切,心底似乎有某种酸涩的情绪在流动。

    这种情绪,连上一世宁钰和景隋在一起时,自己都没有感受到。

    这种情绪,便是所谓的嫉?#20107;穡?br />
    原来自己?#19981;?#23241;妒啊……

    嫉妒景隋可以肆无忌惮的拥有少年的爱,少年的一切,而自己,却只能一次次松开手,一次次看?#27966;?#24180;离开,连靠近的?#30690;?#37117;没?#23567;?br />
    布兰登深呼吸一口气,他看着景隋的眼睛,哑?#27966;?#38899;,一字字道:“如果你对他不是真心,只是因为愧疚的话,就不要继续这样接近他……他会受?#35828;摹!?br />
    景隋微微?#34885;?#30524;睛,锐利的视线落在布兰登的脸上,他很熟悉自己的这个朋友,也对彼?#35828;?#37325;生心知肚明。

    那么现在的你……对他又仅仅只是愧疚吗?

    景隋薄唇微启,眸光凛冽如刀,声音沁?#27966;?#22812;的凉意,“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真心?#20426;?/div>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广西快乐十分开播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记录 体彩20选5玩法 三分彩怎么看规律 快乐十分技巧 年正宗广西特码诗 篮球明星 今天彩票开奖结果查绚 17500乐彩网排列三开奖 2019香港生肖排码表图 500彩票官方网站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财神捕鱼技术图解 旧版波克捕鱼官方下载 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