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锦鲤小娘子 > 第六十二章 说破
    “桐姐儿!”

    “住嘴!”

    大太太和大老爷同时出声喝斥。

    “桐姐儿,你做人要有良心!”三夫人厉声道,“我家宝儿把你当亲姐姐看待,可不?#22235;?#36825;般侮辱,文公子都已经跟她订婚了,若是不满意,怎么不见他提出来?”

    佳桐:“订婚是你们做主订的,又不是他?#20146;?#24049;求的。”

    三夫人:“这么说你是要我找文公子来对质才会死心?”

    佳桐梗着脖子道:“对质?#25237;?#36136;!”

    大老爷气得一个仰?#26775;?#36716;身抄起一个花瓶便要朝她砸过去:“你这孽障,看我不打死你!”

    那花瓶比佳桐的头还大,这一下砸下去可不要人命,大太太、二老爷和二太太见了赶紧架住他。二老爷抢下花瓶,二太太劝道:“桐姐儿,你就不能低头认个错?”

    事到如今,佳桐已经是破釜沉舟的心态,边哭边犟:“我与文公子是两情相悦,我们有?#35009;?#38169;?错就错在生于这样的人家,婚姻自己做不得主。”

    三夫人怒道:“?#35009;?#20004;情相悦,你把宝儿置于何地?”

    “宝儿根本不?#19981;?#25991;公子,她想嫁的是四弟弟!”

    此话一出口,犹如平地一声雷,把一屋子的人都炸懵了。

    “桐姐儿,你这话是?#35009;?#24847;思?”二老爷错愕道。

    “本来宝儿?#36879;?#22235;弟弟有婚约,是你们生生拆散了他们。”

    大家一?#26412;?#24853;不已,纷纷斥责她胡说?#35828;潰?#22823;老爷气的跺脚,大太太直抹眼泪,堂上坐的伯爷和伯夫人差点昏厥过去,二太太连忙给伯夫人顺胸口。

    “四姐姐,事关宝儿妹妹的声誉,你不要胡说。”四少爷涨红了脸道。

    佳桐反而指着他:“你就是个薄情的人!”

    二太太一边给伯夫人顺气,一边生气道:“全哥儿,你带妞妞先回熙照院,我看桐姐儿是魔障了。”

    四少爷领着林霜出来,沉着脸不说话。顾妈妈在外头已经听到大概,接了两人,?#35009;?#20063;不敢说。

    到了熙照院,四少爷径直往正房去,林霜叫了一声:“四少爷。”

    四少爷转身,温和的道:“妞妞,你不要把四姐姐说的话放在心上。”

    林霜“噗嗤”一笑,从他手里接过五彩琉璃灯,笑道:“?#19968;?#24819;安慰你呢,你倒是安慰起我来了。”

    她眼睛又大又亮,笑的时候弯成两弯漂亮的月牙儿,圆圆的小脸看上去又活泼又甜美,四少爷心情好?#35828;悖?#25423;捏她头上的小兔子饰物道:“进去休息吧。”

    回到屋里,顾妈妈把门关上,松了口气道:“四少爷?#38405;?#26524;然是?#34892;?#30340;,他担心你不高?#22235;亍!?br />
    林霜却呆呆的坐到床沿上,不知怎么的,心里?#27900;?#30340;,总觉得有?#35009;?#19981;好的事情会发生。

    顾妈妈见她发呆,嘟哝道:“那张晓雅也真是的,当年嫌弃四少爷身体不好,张口便把婚约给推了,现在见四少爷有出息,又巴巴的想着念着,她们?#27010;?#20457;,真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顾妈妈,这都是以前的事了,您总念叨?#35009;?#24847;思,?#38498;?#21035;提了吧。”

    顾妈妈眼睛一瞪:“不能不提,?#19968;?#35201;在四少爷面前提呢,让他时时记得当年受的耻辱。”

    林霜皱眉道:“他们本来没?#35009;?#30340;,你这么一念,四少爷反而记挂在心里了。”

    而且,只怕已经记在心里了,十五六岁的少年,青春懵懂,突然得知自己被一个女孩惦?#20146;牛?#20559;偏那女孩还求而不得,要带着这种遗?#35835;?#23233;他人,这故事想想都凄美,光这点林霜就能?#22278;?#20986;一百万字的狗血虐文,她敢肯定,四少爷现在肯定坐在书桌前回忆与张晓雅的?#24853;愕?#28404;。

    有时候越是遗憾越是记忆深刻,但愿这只是一个插曲,林霜可不希望四少爷?#38498;?#24515;里永?#35835;?#30528;这么个?#33258;?#20809;。

    这一夜注定很多人都要失眠,林霜倒是睡得踏?#25285;?#31532;二天一大早,顾妈妈便把她从被子里挖起来。

    林霜?#24742;院?#31946;的被她穿上衣服,用温水抹了一把脸。

    ?#30333;?#22825;不是去请过安了吗?”林霜摇摇晃晃的被她推出去。

    “四奶奶,你现在不小啦,该侍奉四少爷晨起啦。”顾妈妈语重心长的教导道。

    林霜被雷的一个激灵:“不是去请安啊?四少爷平时都由?#23601;?#20282;候,我突然去不奇怪吗?”

    “做妻子的伺候丈夫,这有?#35009;?#22855;怪的?”

    林霜万般不愿意,?#36824;?#22920;妈半推着进了正房,四少爷刚起,还坐在床沿上醒瞌睡,见林霜进来,一时没反应过来。

    林霜还没开口,顾妈妈先叫起来了:“四少爷,您昨晚是没睡好吗?怎?#26149;?#30524;圈这么重?”

    四少爷轻轻推开她,问林霜:“妞妞是有?#35009;?#20107;吗?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林霜噘着嘴道:“顾妈妈说?#39029;?#22823;了,?#32654;此?#20505;你晨起了。”

    四少爷乐了,笑着对顾妈妈道:“你别折腾妞妞了,她还在长身体呢,?#20852;?#22810;睡会,我这边有?#23601;?#20282;候就行了。”

    顾妈妈拿林霜这不争气的猪队友?#35805;?#27861;,熟练的接过?#23601;?#25163;里的衣服给四少爷穿,嘴里抱怨道:“四奶奶不小啦,这些事情该学着点了。”

    “?#36824;?#31995;的,妞妞聪明,她自己心里有数。妞妞,是不是?”

    这话说的林霜心花怒放,上前接过香囊和扇套给他系上,笑眯眯的道:“就是,伺候少爷有?#35009;?#19981;会的,?#34892;?#23601;能学会。”

    她?#28909;?#36215;了,?#36879;?#30528;四少爷一起去缀荷院给二老爷和二太太请安。二老爷?#21051;?#35201;去衙门,也是天不亮就得起的。

    今日二太太却躺在罗汉床上,额上?#20146;?#19968;条帕子,姨娘在伺候二老爷穿衣。

    “母亲,您是哪里不舒服吗?”四少爷上前问。

    二太太揭掉帕子坐起来,气色不太好,声音?#27426;?#23569;气力:“就是昨晚睡晚了,不打紧。”她见四少爷眼下有青色,心疼道:“我儿昨?#25346;裁?#30561;好?”

    四少爷支吾道:“就是多看了会书。”

    二老爷穿戴好后往后瞟了他一眼:“明年就要考试了,你莫被别的事情分了心。”

    四少爷道:“老师建议我再读几年书,下次再考。”

    二老爷:?#20843;?#20320;吧,伯爷希望你明年去考一次,见见世面,不过也不必全听他的,到时候我跟他解释。”

    ?#23601;?#20204;架好桌子,摆上早?#26775;?#26519;霜站在一旁服侍四少爷用餐,不过她人不高,不能上桌布菜,就是意思一下,在旁边端茶递水。

    二老爷先走,四少爷吃完放下筷子,二太太拉了他到身边叮嘱他:?#30333;?#26085;桐姐儿说的话,我儿?#24515;?#25918;在心上。”

    四少爷轻轻点头:“母亲放心,我心里有数的。”

    “宝儿毕竟与文公子订亲了,你?#38498;?#21035;跟她见面了,免得别人说闲话。”

    林霜心里咯噔一声,心说不好。

    果然四少爷眼里露出不解:“宝儿妹妹与我是多年好友,难道我要与她就此断绝来往?”

    二太太道:“女子嫁了人,就要在家相夫教子,你们本就没有来往的必要,现在传出一些风言风语,于你们两?#35828;拿?#22768;都不利。”

    “别人要怎么传是别?#35828;?#20107;,清者自清,我与宝儿妹妹本是君子之交,母亲的要求,恕儿子无法答应。母亲,我去学堂了。”四少爷躬身行礼,沉着脸退出去。

    “全哥儿!”二太太翻身下地差点崴着脚,林霜连忙扶住她:“娘,我去追四少爷,您坐着缓一缓。”

    二太太从没被四少爷顶撞过,一时慌了神,着急的推她:“去,快去。”

    林霜提起裙摆追出去,在后面大喊:“四少爷,你等等我。”

    四少爷站在廊下,?#20154;?#36305;近了扶住她的身子:“你跑出来做?#35009;矗?#23567;心摔着。”

    “我送你到门口。”

    四少爷脸色不好,但?#35009;?#25298;绝她,转身走在前面。

    “您别生气,二太太有她?#30446;?#34385;。”

    四少爷无奈道:“妞妞,我与宝儿妹?#20040;?#23567;一起长大,她?#36879;?#25105;的亲妹妹一般,我知道她嫁人?#38498;螅?#25105;俩关系肯定不会如以前一般好,说不定多少年也不一定能见面,?#19978;?#22312;突然让我跟她断绝往来,我没法接受。”

    “我明白的,你能接受时间冲淡你们的友谊,那是成长的代价,可你接受不了人为的破坏。”

    四少爷?#24452;ǎ老?#36947;:“正是这个道理,妞妞,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林霜嘴角抽了抽,挤出一个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道:“您不觉得蛔虫有点恶心吗?”

    四少爷哈哈大笑,捏?#22235;?#22905;头上的头发包包道:“回去吃早饭吧,我上学去了。”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okooo澳客网pk 11选五杀号软件手机版 真人游戏电玩城 关于使用免费黑客棋牌透牌器 波叔一波中特图片 上海双色球2017号码分布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 本期一肖一碼大中特 11选五中奖助手官方版 河南体彩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361彩票 极速飞艇赚钱 加盟福利彩票店赚钱吗 内蒙古快三28号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