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会真的是海丨洛丨因?

    死死的盯住程欢手里的东西,这帮人全都吓尿了。可苏烨和亮子不管住一套,顺着第一个扒开嘴?#36879;?#28748;倒里面了,接着?#36879;?#29992;绳子给捆在沙发上了。

    “唔……@#@¥@”第一个被灌了粉末的人几乎瞬间就哭了出来,眼泪鼻涕流了满脸。

    后面的也跟着绝望了。这玩意上瘾,真的吃了下场是?#35009;?#19981;言而喻。可刚想反抗,程欢手里那把刀却逼的他们一动不能动。

    程欢是真敢杀人的。

    就这样,从左?#25509;遙?#33487;烨一个一个喂过去,那包粉末也终于见?#35828;住?#32780;这帮二世主也在极度的恐慌下第一次感受到了?#35009;?#21483;身不由己。

    他们之前嘲讽了程欢?#35009;矗?#29616;在自己就体验了?#35009;礎?br />
    而此时的程欢却像是生怕吓不死他们一样,他让小鱼按住程博义,之后直接扒了程博义的上衣,拿出银针,一针一针的扎在他身上。

    “你,你要做?#35009;矗俊?#31243;博义拼命的挣扎,情绪已经完全崩溃。

    可程欢却依然慢条斯理,就连脸上温和的笑意都没变过,“做点让你能够洗心革面的事儿。?#34892;?#19996;西沾不得,你不是?#20154;?#37117;清楚?”

    “之前那么关心我,还特意送我去戒毒,我现在也让你好好体会一下如何?”人体的穴位针刺或轻或重都有不一样效果,可以治病医人,必要的时候也能?#32654;?#24809;罚。

    因此,当最后一针下去的时候,程博义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从胃部爆发开来的痉挛让他不由自主的将身体蜷缩成一团。紧接着,无所不在的疼痛就遍布全身,甚至从肌肉里,从骨头缝里,细细密密,无法逃避。

    “难受吗?毒瘾发作时候的戒断反应就这样。你不是很?#19981;?#36825;样的感觉?现在自己尝试一下是不是特别爽。”

    “程哥,程哥,我错了,求求你……”程博义声音虚弱,几乎是从嗓子缝里挤出来的。

    可程欢却完全不为所动,就像处理了一样无关紧要垃圾那么随意。然后,他站起身,面对其他被绑起来的二世主们,笑着和他们商量,“咱们一起做个生意怎么样?”

    ?#21834;?#35841;他妈要和大魔王做生意!这帮二世主很想立刻拒绝,可程博义这会疼得连嚎都嚎不出来了,他们哪里敢拒绝。

    程欢满意的点?#32602;?#20174;苏烨手里接过来一个?#22987;?#26412;,然后细致的询问起他们各家的情况来,包括家里老人是否有慢性病这样的事儿,都很快问了出来。

    最后,程欢还毫不?#25512;?#30340;把他们的钱包都打劫了一遍,再加上手机面对面转账,直接把他们口袋里的钱都掏的一干二净。

    “我要开个药膳馆,?#20848;?#19977;天之内开张,你们?#35835;?#38065;,就是我们药膳馆的股东了。当然,作为股东总要有点贡?#20303;?#33647;膳馆开张的时候最好人都过来,顺便没人带一桌客人。”

    “如果不来……”程欢指了指地上的程博义。

    这些二世主纷纷点头如捣蒜。

    “很好,”程欢满意的点?#32602;?#28982;后就收拾东西带着苏烨他们离开。

    “等等!程哥,那我们怎么办?”眼看着程欢要走,这会这帮人也都学会叫哥了。

    程欢却理?#36924;?#22766;,“你们不是报警了吗?一会警察来了就会救你们出去。”

    ?#30333;?#21543;,咱们回去。”程欢说完,这次是真的推门走了。

    可他这边一走,屋里那些人就真的哭了。

    这都?#35009;?#20107;儿吧!本来就出来玩一会,结果现在钱钱没了,罪罪糟了不少,还被吓掉半个魂。现在衣衫不整的被绑在沙发上,毕竟程欢进来前,他们是来嫖的,这还有光着屁股的呢!也不说给盖上点。

    这几个也岁数不大,?#35009;?#26102;候受过这?#27835;?#36785;。关键是程欢喂给他们的东西,让他们全都感觉自己这辈子是真的完了。

    有一个哭,剩下全都跟着一起呜呜呜。直到过了良久,他们才有人抽着鼻子问,“话说□□这么苦的吗?”

    “呃……?#36924;?#20182;人反应过来跟着吧唧吧唧嘴,也都觉得不怎么对劲儿。尤其是这玩意?#36234;?#21435;之后,他们不仅没有人家说的那种兴奋感,反而感觉很舒服,有几个喝了不少酒的,现在还觉得胃里挺得劲儿。

    “好像有黄莲?”一个家里也算是医药?#20848;?#30340;品出了味道。

    所以程欢这是吓唬他们?

    几个人隔空对望,都反应过来了。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一直过了好一阵子,才有?#35828;?#22768;说了一句,“其实我觉得被送进戒毒学校的人也挺苦的。程欢不说假话。”

    “那都和我没关系,我现在只想弄死程博义,妈的,都是这孙子招惹的程欢!”

    “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等警察来啊!真特么婊丨子无情,你看刚才那几个小兔子跑得这快?但?#19981;?#26469;一个,爷们儿也不用一直遭罪了!”

    越说越气愤,又害怕程欢,最后这帮二世主们直接把恨意都聚到了程博义身上。商量着一会警察来了就集火点草他!

    ?#27426;?#20182;们这么商量着,那头接到报警的警察来了之后,看见屋里这场面也都觉得有点懵逼。

    报案的说是聚众吸毒,可这看着怎么有点像是扫黄现场?

    这帮二世主都不是傻子,看见警察就嚷嚷着?#35753;?br />
    “到底怎么回事?”

    “程博义这王?#35828;按?#20102;摇丨头丨丸过来,非要让我们?#36234;?#21435;。我们拒绝了他突然拿出刀就把我们给绑起来了。”

    “没错!他强迫我们和他一起吸毒,拒绝了就说要杀了我们。我们也打不过他,只能被绑起来,后来不知道为啥,他突?#27426;?#30270;发作,就倒下了。我们这才安全。”

    ?#21834;本?#23519;听着这没边的证?#25163;?#35273;得日了狗。毕竟一个打好几个这个实在太扯。可这些二世主口径一致。加上程博义的反应的确像是戒断反应。这一下,那几个警察也都开始怀疑,干脆?#21364;?#30528;程博义回去调查。

    至于其他人,暂时做了?#20107;?#23601;?#30830;?#20182;们回去。

    可这些人明白,程博义?#20848;?#26159;回不来了。虽然程博义的戒断反应是假,可他吸食摇丨头丨丸却是板上钉钉,只要进去,在想出来就太困难了。

    这么想着,这几个二世主纷纷踹了他一脚,?#36879;?#33258;散了。至于他们上哪去?当然是回家。

    其中那个许安的本来不想回去,可到底没地方去,又吓得够?#28023;?#26368;后也只好别别扭扭的开车回自?#20381;?#23429;。

    一进门他就听见?#30422;?#30340;唠叨,?#36879;盖?#30340;训斥,顿时更加委屈了。唧唧歪歪的靠在?#30422;?#24576;里说这几天不出去了。

    “怎么了?”

    “没事儿。”感受到?#30422;?#30340;温暖许安越发觉得家好,可即便如此也不能把真话讲出来。毕竟让人扒光了扔会所里遛鸟这事儿太寒碜人了!可一想到他不说,没准回头亲妈也得知?#28291;透?#21152;难过了。干脆把头一埋起当鸵鸟,等事情平静了以后再说。

    可偏偏他爸哪壶不开提哪壶,“今天转了十几万干?#35009;矗俊?br />
    还能干?#35009;矗?#20182;被抢劫了啊!许?#24808;?#20102;咬?#28291;?#34091;哒哒的嘟囔了一句,“我投资了一个药膳馆,后天开张。”

    “就你还投?#21097;俊?#26049;边坐着的许安的大哥顿?#26412;?#31505;了。“行?#35828;埽?#20320;要是包养了小情儿害怕老爸回头就?#36879;?#35828;,卡里一分钱不给自己留你也是够痴情了。”

    “?#35009;?#23567;情儿别胡说!”想到程欢动刀子那个狠戾劲儿,许安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最后没有办法,只要邀请全家后天去参加药膳馆开张,这才让家里人相信。

    至于其他人也同样经历?#27515;?#20284;的过程。

    而与此同时,顾景元那头也很快得到了消息。

    “所以程欢给他们吃的是?#35009;矗俊?#39038;景元挺好奇。

    “应该是制成粉末的中药。我弄了一点找人看了,说是固本培元的好东西。那帮小少爷天天花天酒地身子骨早就亏的厉害了。就是苦一点,没别的。”

    “这程欢……”顾景元听完就忍不住笑了,看着属下说,“他那药膳馆?#35009;?#26102;候开门?”

    “头儿你不是要去吧!”

    “怎么不去?我记得我有个堂弟就是?#34892;?#23433;那个算是股东?程欢不是要他凑一桌吗?叫上弟兄们,咱们回头一起去。”

    “好嘞!?#31508;?#19979;高高兴兴的走了。

    他跟着调查程欢好半天,虽然程欢之前不显,但的确是和外祖父仔细学过。而且一路上程欢不管是弄药膳,还是开方?#26377;?#26524;都特别好。他们这帮人,没退伍前出生入死的,身上多少都有点旧疾,结个善缘没准还能然程欢给看看。

    而程欢那头有了钱,也真的开了药膳馆。一开始大家以为,程欢这药膳馆是要开在?#34892;那?#21487;万万没想?#21073;?#31243;欢竟然把店面租在?#27515;?#34903;区。对面就是个中医小诊所,看着好像挺应景,可实际上这边的消费水平是真的不够。

    程欢并不在意,还是掏出?#22235;?#21477;老话,酒香不怕巷子深。

    苏烨这会正?#20154;?#21548;见之后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元益脸上的表情也很微妙,过了一会才说,“程哥,咱们这次请厨子吗?”

    “我做啊!”程欢理?#36924;场?br />
    苏烨和元益顿?#34987;?#24518;起?#35828;?#21021;的黄莲莲子茶。

    ?#27426;?#20182;们虽然嘴上吐槽,可对于程欢的本事还是相信的。赶紧跟着程欢一起做开店的准备。

    因为买的是现成的店面,所以装修方面的钱就省下了。又用了两天买了锅碗瓢盆和食材药品这些必需品,在开店的前一天,程欢带着一大家子去了药膳馆那头。

    其实这几个小的不知?#28291;?#31243;欢之所以弄这个药膳馆是有别的打算。原世界里,原身被救后曾经想下?#36136;?#25342;那个学校,可当时那戒毒学校提前得到通知所以有准备,再加上程?#25954;裁?#26377;那么上心,最后就是赔?#35828;?#38065;了事。程父甚至一?#26412;?#24471;是原身在里面不老实,所以才出的岔子。

    但是后来有一个人借着原身这件事发?#22235;眩?#24046;点就把那那个学校?#21697;?#21483;蒙阅,是蒙家的次子。而他之所?#36234;?#30528;原身的事儿发难也并非打抱不?#21073;?#32780;是单纯的为了恋人报仇。

    他有一个初恋,长得挺清秀,人也温柔。但是家里不同意,给活生生拆开了。

    可这个蒙阅也是够爷们,?#29486;?#20102;这姑娘非她不娶。干脆一分钱不带就离开了家。靠着便利店打工一个月?#35282;?#22359;钱,也让自己活下来了,还凑足了学费。

    那女孩也是很拼,生怕?#20449;?#21451;日子过得不好,也跟着打工,努力学习,想在省考里拿到好名次,把奖学金拿给男友加餐。

    最后两人省考都不错,双状元。按理说,蒙家这会已经软化了。毕竟是小儿子,不联姻也可以,长子?#30452;?#31034;乐意护着弟弟,偏偏这时候,他家那个私生子为了讨好主母闹出了幺蛾子,陷害那女孩,把人弄进戒毒学校了。

    在后来,女孩莫名其妙就死在?#27515;?#38754;,录像很清楚,毒瘾发作,熬不过去戒断反应自杀了。

    蒙阅恨极了戒毒学校,从?#27515;?#24320;了家。后来借着原身的事儿?#31243;?#25720;?#21916;?#20986;真相,大闹了一场,?#19978;?#20182;一个人?#33267;?#19981;够,戒毒学校上面有人,最后铩羽而归。但戒毒学校也的确因此销声匿迹了好多年。

    程欢现在就像当初的蒙阅,证据足够,但缺一个?#21487;健?#23588;其是他程家大少的身份是假的,所以就必须有一个能够抗住关系打压的人配合。蒙阅正合?#30465;?br />
    另外,那个戒毒学校?#28909;?#22312;?#20302;?#26377;人,所以单靠蒙阅一个肯定不够,所以程欢还需要拉更多的人站在他着一边。

    因此这?#25105;?#33203;馆开业,就是他结交这帮人的最?#27809;?#20250;。整理了一下原身留下的记忆,程欢在名单上勾勾画画,还有一天,他就能亲手送戒毒学校下地狱。

    另外,如果他没算错,程父后天就会从外国回来。?#34892;?#20107;儿也得一次性说清楚。拿着请帖看了看,程欢琢磨了一会,还是光明正大的给程家寄了过去。

    至于齐父……原身上辈子几乎没有和这个老人相处过。程欢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亲生父子,却一天都没有相处过。

    程欢皱?#36857;?#24515;底突然泛起说不出的疼痛。可这疼不是他的,而是原身留下的。

    当初原世界里,与其说戒毒学校?#21697;?#20102;原身,不如说是他自己把自己?#21697;?#30340;。隔着五条人命啊!鲜血淋漓的过往摆在那里,生父养父再怎么弥补,也不可能挽回。而且他们对原身越好,就越在提?#35328;?#36523;,他是靠着同伴的死才能活得像个人。至于程父齐父给他的那些好,也不过都是弥补当初的舍弃。

    程欢突?#24187;?#30333;孝顺两位?#30422;?#36825;个任务是?#35009;?#24847;思了。与其说是赎罪,不如说是偿还。为了偿还生恩养恩,这样在互不相欠之后,就可以永生不见。

    原来如此!程欢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这个?#20302;?#20219;务的具体解读模式。顿时在处理齐父的问题上?#35009;?#26377;那么大矛盾?#23567;?#20154;就在这里,早晚有见面的时候。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处理那个戒毒学校。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天,他们应该为了自己过去造下的罪孽付出代价!

    打开之前审问二世主们时记录的本质,程欢开始顺着上门的名单发信息。他发的第一条信息,就是给一个家里只有独苗却不学无术只知道花钱的二世主的?#30422;祝?#20869;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

    “你的阳痿我能治。”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3d免费模型库 福建11选五走势图 电子游艺网站导航 好的网络赚钱项目 快乐12助手中奖计算 百度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双色球2019103期大奖地区 天天世界杯牛牛 南平特产是什么 六合图库彩色图片 福建11选五app 019王中王资料一肖中 秒速飞艇怎么玩的赚钱 拉斯维加斯性游戏 注册就送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