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认识?”齐未明一下子高兴起来,“求介绍!我有预感,只要视频不是假的,有他加入,这新药一定能成。”

    “我研究了过往所有的药房,中间缺少了最重要的一环。可偏偏这一环,是西医现阶段无法攻克的,除非能够找到新元素药品替代。但我觉得中医或许可以。”

    “我在中医上是一点天赋都没有,我们学校里的老师都对我时候没可能了,岁数大的老大夫跟我们折腾不起,可岁数小的小大夫根本?#35009;?#37117;不会。但是这个不一样,他要是能愿意加入我的实验室,未来新药制作成功我可以把所有的奖励荣誉都让给他!”

    齐未明说的是真的,他原本是学中医的,后来亲眼看见母亲因为癌症受尽折磨却束手无策,一狠心大学之后报考了医学院学习西医,决心一定要攻克癌症。

    后来在得知自己亲生父母是程家人之后,却意外发现自己的生母竟然也是癌症去世,这?#36879;?#21152;坚定了他一定要攻克癌症的决心。

    病家求医,寄以生死。既为医者,自然全力以赴!这是齐未明的目标,至于名誉地位,在人命面前,根本不算?#35009;礎?br />
    然而顾景元的点却并不在这里。他似笑非笑的看了程父一眼,“程老这件事做得不太地道了。”

    “?#35009;?#24847;思?”齐未明不懂。

    程父一时语塞。

    顾景元看他这反应,就明白程父是也认出来了。虽然穿的破旧,可视频里小大夫的这张脸在燕京圈子里可是无人不晓,正是程家最有名的二世主——程欢。可谁不知道程欢在程家是娇养?现在发现抱错,程父竟然连人在哪里都不知道了。

    当然了,固然可以理解见?#35282;?#29983;儿子的迫?#26657;?#21487;程欢二十年的陪伴就可以尽数抹去?

    如果真是这样,那人的感情怕也是太薄情了一些。至于齐未明,顾景元对他的印象也减分不少。

    然而涉及别人家事,顾景元很快告辞离开离开。至于留下的程父却不知道怎?#26149;推?#26410;明解释,关键是他养了程欢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次听说程欢会看病。还是中医,这特么怕不是在做梦。

    最后程父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却听管家说,程欢生日那天回家一趟,可没等到他就自己跑了。

    程父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那天他刚知道亲生孩子是齐未明,齐未明就出国了。他赶紧跟着一起走,又加上他和程欢当时在吵架,就忘记了通知程欢。他甚至到现在都没和程欢坐下?#26149;?#22909;谈谈抱错的事儿。

    可看刚才顾景元的样子,像是早就知道了。如果连他都知道,那岂不是整个燕京都知道了?

    所以程欢很有可能已经知道自己不是程家人。

    糟了!程?#24863;?#37324;一沉,赶紧给程欢打电话。理所当然,并没有打通。最后没有办法,只能给程欢那个表弟打电话。

    程欢是个小霸王,圈子里一直都没有玩的特别好的朋友,就这个表弟老陪着收拾善后。

    表弟在接到电话的瞬间就吓尿了,最后只能撒谎说程?#23545;?#36305;了,他也不知道去?#22235;摹?br />
    “姑父你也知道我哥的脾气,不是我不拉着他,是根本拉不住。再加上这事儿……”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委屈了程程。我这周就准备回国,你?#35748;?#27861;子找到你哥在那,我回去哄他。”

    挂?#35828;?#35805;,看到身边的齐未明,程父又不知道要怎么说,程欢是他一点一点看着长大的,可齐未明是他的亲儿子。

    最后在简单解释了之后,齐未明也陷入了沉默,看程父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

    “那我爸那头知道他吗?”

    “可能也不知道。但是我又把电话给他。”程父以为齐未明是因为程欢的关系多心,可万万没想?#21073;?#40784;未明关注的重点,根本就不在这里。

    “可他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所以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齐未明说完这句话,一向只有医学的心里突然开始难受。

    他也是当事人,乍一听?#38454;?#24049;被抱错,家不是家,父亲不是亲生父亲,整个人都是懵住的。可两个爸爸都在他身边养父依旧疼爱,生父也是尽力弥补。不断的陪着,劝道着,他就连报告会这么大的事儿都没有被耽误。可此时的程欢又有?#35009;矗?br />
    他一个?#35828;?#22810;难受?

    程父听出齐未明的言外之意,低着头不言语。

    齐未明盯着程父半晌不知道说?#35009;礎?#31243;父?#25512;?#29238;都是为了他好,他没有办法指责,只能换了个话题,“?#21069;鄭?#31243;欢明显会看病,到底是谁说他是二世主的?”

    “就,他就总出去闯祸……”程父说到这,也隐约觉得不对。程欢闯祸,他闯?#35009;?#31096;了??#38498;?#23254;赌抽,程欢也就吃?#38498;?#21917;,嫖姑娘这种没有,程欢虽然纨绔,但母亲没的早,反而最尊重女性。至于赌毒,这孩子还真没沾过。顶多夜不归宿去唱歌打个游戏,还有大学挂科?放到?#20999;?#20108;世主圈子里,程欢还真不算?#35009;礎?br />
    所以他怎么觉得程欢总是闯祸?

    齐未明简直不知道该对他说?#35009;矗?#36827;一步给他分析,“如果这个视频是真的,恐怕程家有蹊跷。中医不是几年就能学会的。他这么熟练,多半从小?#25237;?#28641;目染,并?#19968;?#35201;有极高的天赋。”

    “天赋……”程父琢磨着这两个字,突然恍然大悟。

    程欢三岁的时候就能背下来整套千金方了。一直到十二岁他母亲走之前,程欢一直跟在他外公身边。程欢外公是原来的中医圣手。还说要把自己的本事都传给程欢,可后来程欢母亲走了,程欢就不?#34892;?#36259;了。

    “学医有?#35009;从茫?#20154;总是要死的。爸咱们家是做药的,外公是圣手,可妈妈不还是走了?我才不要学医!我最讨厌学医了!”哭的快晕过去的小少年,看着一屋子医术狠狠地抹了一把脸,然后干脆利落的放了一把火,把所有的书都烧了。

    从那之后,程欢不再捧着医书看,报考医学院,还是程父拿着棍子逼着他报的。所以程父才一?#26412;?#24471;程欢在医学上一窍不通。

    ?#38712;?#20204;最好立刻回去。”齐未明敏感的觉得这里面有点问题,包括程父提到的程欢表弟。

    程父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叫人定最近的机票回国。可最近旅游高峰,最后机票定在了三天后的晚上。可即便如此,齐未明和程父还是立刻回去收拾了东西。

    与此同时,程父又给自己的属下和家里的管家都打?#35828;?#35805;,?#20852;?#20204;去?#39029;?#27426;。视频在C城,就从C城开始找。

    而此时正在齐未明住处帮忙收拾屋子的聂晓看见,赶紧拉住齐未明,“未明哥,你不要我了吗?”

    以为齐未明要丢下他一个人回国,聂晓满眼都是眼泪。

    齐未明被他哭的莫名其妙,十分不?#22836;常?#20320;当然要跟着回去,你还得在我家打工六十年呢,你忘了?”

    这人心里真的是一点逼数没有,欠着这么多钱,怎么还想着逃跑?

    齐未明一本真经的和程父说了自己的猜测。程?#36171;?#40664;了半晌,决定还是不把当初聂晓和自己哭诉的话告诉齐未明了。至于这个聂晓,回国之后?#36879;?#38548;开。

    而程欢嘛……程父又看了一眼视频,心情越发复?#21360;?#20182;对不起这个孩子。

    而另外一边,在?#25512;?#26410;明他们分开之后,顾景元那头也叫人去查了程欢。

    “头儿,你查个小孩子干?#35009;矗俊?br />
    “我觉得他医术不错,兴许能给老爷子看看。”

    “程?#23545;?#20040;可能会医术?”那属下也对燕京圈子也是门清儿。

    “说不准,他是他外公带大的。那可是国宝级圣手。”

    “也是,那就去查查。”

    顾景元的人原本就擅长侦查,不过一会就把能查到的都查到了。

    “头儿,你说对了,程欢恐怕比咱们想的还要厉害。就是程家这事儿做得太操蛋。”那人一脸愤怒的将自己调查出来的东西交给顾景元。

    顾景元翻开一看,也跟着皱起眉头。

    那文件夹首页上一张偷拍的照片上,程欢右半边脸藏在头发上的伤口,从眼尾到下颌,触目惊心。

    在往后一看,他终于明白为?#35009;?#36825;帮属下都压不住火。他现在也一样。

    “头儿,咱们去抄了这帮王?#35828;埃 ?br />
    ?#38712;?#31561;等,等程欢回燕京再说。之前的视频就是他放出去的,肯定还有后手。咱们先不动,把人盯好了。”顾景元?#24895;?#19979;去,“跑了大半个月,这几个孩子?#20848;?#37117;惊了,千万小心,别在给吓着,都护着点。

    “嗯,放心吧。”那属下应下之后就下去安排,可过了一会又觉得不对,“头儿,你说这程欢回来不会直接和程家握手?#38498;?#21543;!我听上午那意思,齐未明好像还想叫程欢跟他研究新药?”

    “怎么可能?”顾景元难得逗了一句,他找了一个一次性?#22870;?#22312;里面倒了半杯水,然后将?#22870;?#28857;燃了。

    “看这个。”

    “这啥意思?”

    “很多事儿不是过去了,就没有痕迹。杯子的确还有半个,水?#35009;?#25746;出来,可你看见这桌布了吗?坏了就是坏了,回不去了。”

    属下品了品顾景元这句话,心里大致有了猜想。

    而华国那边,程欢他们也终于顺利到了燕京。一下车,看着面前的满目?#34987;?#20960;个小的都有点懵。

    “程哥,咱们以后就在这吗?”

    到底两年没出来了,之前省城和C城那头还好。?#19978;?#22312;站在完全陌生的燕京,那种与周围格格不入的距离感,?#36879;?#35753;人觉得不知所措。就连元益的母亲也有点担忧。

    “没事儿,跟我走。”程欢叫了辆车,根据原身的记忆,直接找到了一栋位于京郊的别墅。

    那是原身临走前买的地?#21073;?#25294;包就能入住。

    之前和程?#36171;?#20102;一架,原身打算过了生日就搬出来。再加上这地方不是用的程家的钱买的,而是原身自己的钱,程欢用起来也顺理成章。

    说来可笑,原身一辈子就?#20197;?#36825;么一次,中了张彩票,买了栋别墅。程欢叹了口气,带着人往门口走。门锁是刷指纹,倒是省事了不少。

    “程哥你的房子?”

    “嗯。”程欢给众人分配了一下。

    “阿姨和宁宁各自住一间,元子和盼盼住在宁宁隔壁,烨子和韶韶住一楼最东边的屋子,亮子和小鱼住西边的,我住一楼正中间的屋子。”

    “这,这不好吧!”二楼一看就是主人住的地?#21073;?#20803;益的母亲觉得不合?#30465;!?#32780;且宁宁很小,我怕她晚上害怕。”

    “没关系,女孩正得娇着养呢,在大一点也?#36879;?#26377;自己的小秘密了。”程欢顺手把宁宁抱起来,“而且年纪在小我们也都是男人,平时也吵吵闹闹的,不?#22870;恪?#30460;盼岁数小也安静,让他陪着元益守着你们娘俩,万一家里进来人了,有男孩在身边也安全。”

    程欢安排完,然后拿着?#22870;适?#24847;其他人下来。

    “你们各自身份证都记得吗?给我报出来,还有学籍原地址这些能想起来多少和我说多少。”

    “程哥这是要做?#35009;矗俊?br />
    补“办身份证,要不然以后你们出去都不?#22870;悖?#25143;口问题也得解决一下,总不能当黑户吧!”程欢没有立刻把上学的事儿说出来,毕?#22815;?#27809;有确定,他打算到时候给几个小的一个惊?#30149;?br />
    ?#20154;?#20204;写完了,程欢对?#20390;?#35828;道,?#21150;?#23376;亮子和小鱼跟我走一趟,韶韶和盼盼看家,元子你照顾好你母亲还有几个小的,冰箱里有菜,你们自己做饭。哥今天可能要晚回来一点,别等我。”

    “程哥你要去做?#35009;矗俊?br />
    “去见个熟人,?#39029;?#23376;。”

    可算是到燕京了,后续的计划也能一一实?#23567;?#26356;何况,他那个好表弟不是一直在找他?是该好好算算账了。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河南11选5技巧 三公三张牌是20叫什么 nba直播腾讯无插件 qq欢乐升级刷分 《彩票助赢软件》官网 天九棋牌官网 百胜国际娱乐重庆时时彩是否真实 黑龙江省11选五手机版 三d福彩开奖号试机号 2019年网络赚钱赚疯了的平台 北京快三实时开奖和值 p3试机号走试图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必中84注组六 双色球专家预测号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