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齐未明好奇的点进去,都没打开声音,就立刻严肃了神情,变得格外认真起来。

    这小大夫?#32654;?#23475;!一手?#26412;?#20570;得沉稳且精准,一看就是有真功夫的。

    齐未明把进度条拉?#35282;?#38754;,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齐未明也是会中医的。齐父本身就是中医馆的老大夫,所以齐未明从小?#25237;?#28641;目染。?#19978;?#30340;是,齐未明虽然勤奋,但在中医上的天赋不高,后来还是大学接触了西医之后,才意外发现自己的天赋优势。不过即便如此,他扎实的中医基础也依然给他带来了不少好处。

    行家看门道,齐未明看程欢的方子,自然能看出更多的内容。在看程欢精致的模样和身上公子哥的腔调,总觉得他有点眼熟。

    “未明哥,吃饭了。”门外,聂晓扎着围裙喊他。他看齐未明一直盯着手机不言语,就好奇凑过去看了一眼。可齐未明敏感的收起了手机。

    “不该你看的别瞎看!”齐未明冷声说了一句,顺势出去吃饭。然而屋里的聂晓却委屈红了眼圈。

    程欢长相太招眼,他一下子就记住了,在对比自己,更加显得他小家子气又十分丑陋,心里?#36879;?#38590;受了。

    聂晓想着,眼眶里的泪水摇摇欲坠。客厅里的齐未明看见,眉?#20998;?#30340;更紧。忍不住质问了一句,“聂晓你活干完了吗?怎么磨磨蹭蹭还不走?要我请你出门?”

    “走,我这就走。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知道给别人添麻烦就心里有点数!”

    “对不起,实在是太对不起了。”聂晓慌慌张张的夺门而出。直到跑出老远,跑到一个没人的地?#21073;?#20182;才忍不住按住了胸口,低声呜咽起来。

    路人看见了,都觉得他哭得有点可怜。

    然而齐未明却只觉得这个聂晓神经病。

    齐未明和聂晓早几年哪会就认识。聂晓的父亲是齐父的病人,之前找齐父看病,齐家看他家穷都没收钱。

    结果齐未明这头一出国,聂晓竟然莫名其妙的?#36879;?#26469;了。可出国机票多贵呢?聂晓有这钱怎么不给父亲先治病?

    然而这话齐未明在机场就问过了,聂晓却说他把自己卖给一个?#35009;?#20250;所当少爷,父亲的药钱已经有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齐未明倒?#35009;?#26377;瞧不起聂晓?#35009;础?#23601;觉得你都找到法子,就?#32654;投?#36824;钱呗。

    可万万没想?#21073;?#36825;聂晓的骚操作一套接着一套,竟然莫名其妙的跑去和程父哭诉,随后程父看在齐未明的份上,又借钱给他赎身,答应让聂晓给自己收拾屋子做饭作为还债。

    所以大家都这么善良了了,这个聂晓到底还有?#35009;?#21487;不满的?#21051;?#22825;过来干活都一副哭丧着?#22330;?br />
    齐未明顿?#26412;?#24471;食欲全无,放下筷子又把之前程欢的视频打开看了一遍。只觉得人和人真是天壤之别,他看那视?#36947;?#30340;小大夫比自己还小几岁的样子,人家都能?#20154;?#25206;伤了。

    啧,看看这方子开的,比那些老大夫都不想让!

    齐未明板着脸把程欢的药方记录下来,打算等明天程父过来的时候给他看看。他觉得程欢很厉害,如果可以,他很想把程欢拉到自己的新药研究小组里。他们现在缺少一个对中医?#20302;?#20102;解深入的人,他觉得程欢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19978;?#30340;是,此时的齐未明还并不知道,他欣赏的程欢,就是和他抱错的那个二世主。传言里最不学无术五毒俱全那一个。

    至于这会还在C城的程欢也同样看到了网上的视频。

    “程哥,咱们是不是得走了?”苏烨赶紧询问程欢,心里却埋怨那个店员有毛病,好端端的干嘛把程哥的视频放到网上。

    倒是程欢还挺淡定,安抚了他们几句,“对,咱们是要走了,不过不用担?#27169;?#21681;们到省城那头到C城都用了两天,他们至少要明天中午才能找来。”

    “万一?#35009;此?#20154;飞机?”

    “不会的,”程欢失笑,“?#36136;道?#21738;有那么多有私人飞机的大?#23567;?#36825;年头燕京一个停车位一年都好几万,你说弄个私人飞机场得多少钱?有钱人的确有,可戒毒学校和我那个表弟绝对不是这种有钱人。”

    “那咱们?#35009;?#26102;候走?”

    “明天一早,元益你去问问你妈和宁宁,愿不愿意和咱们一起去燕京。”

    “会不会太麻烦?”元益有点担心。

    “不带走才是真麻烦。留你在这就是活靶子,只带你走万一戒毒学校那边有人找来了怎么办?”

    “那我这就去。”元益赶紧去找他妈和妹妹。

    一开始,元益母亲还不想走,后来元益把自己是逃出来的事儿说了一遍之后,元益他妈立刻改变了注意。先是把自己家的房子房本委托给弟弟弟媳妇,接着?#37027;?#25214;了律师,把元益的六十万拿出来。?#24613;?#21644;元益一起走。

    “程哥,给。”元益拿到存着,第一件事就是把钱交给程欢。他知道程欢手?#26041;簦?#27491;是需要钱的时候。

    结果却被程欢推了回来,“收好了,这你是父亲留给你的。哥还养得起你。”

    “可……”可你不是我亲哥。后面半句话,元益说不出口,但道理却是这个道理。他不是那种没良心的人,他怕自己给程欢添麻烦。

    程?#24230;?#20102;揉他的头发,“一笔一笔都给你记着呢!等你以后挣钱还我。”

    元益张了张嘴,想说?#35009;矗?#26368;后伸手抱住了程欢。把头靠在了程欢的肩膀上。

    “哥,我这辈子跟定你了。我会努力挣钱的。”

    “先好好念书,不是要当大夫?”摸了摸元益的头,程欢转头去忙活别的。可在大门口遇见了站在哪里的苏韶。

    “怎么了?”

    “不怎?#30784;!?#33487;韶摇摇头,盯着程欢看了一会才像刚才元益那样抱住程欢,一字一句的在程欢耳边认真说道,“程哥,这辈子,我的命都是你的。”说完苏韶就跑开了。

    程欢先是一愣,接着就明白了苏韶那句话。这些孩子……

    程欢叹了口气。就是因为他们一个两个都是知恩图报的好孩子,程欢才越来越放不下他们。哪怕一开始,程欢出手照顾只是因为任务,可在接触过程中,这些半大孩子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程欢的模样,程欢也是真心?#19981;?#20182;们。

    很多时候,救赎这两个字是相互的。

    站了一会,程欢收敛思绪,然后赶紧叫其他人收拾东西。他们行踪暴露,不能在这边多留,得想法子立刻往燕京走和那些过来围堵他们的打个时间差。可即便如此,在临走之前,程欢还是单独?#20005;?#30460;叫了出来。

    之前他们商量去燕京的时候,其他人都很果断,只有向盼有一瞬间的犹豫。程欢便觉得他心里藏着事儿。

    再加上向盼平时沉默寡言,是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也很少说自己的过去,程欢对他?#36879;?#19981;是那么了解。但是他却意外看到过两次向盼自己一个人躲起来?#20302;?#21741;的场景。

    这么看,到不像是个没有家的,反而像是有?#35009;?#39038;虑所以不能回去。这么想着,程欢找到向盼。

    “这次走了可能五六年都不会离开燕京了,你真的不回家看一眼吗?”

    “我……”向盼犹豫半晌,最后还是摇摇头。

    “为?#35009;矗亢透?#35828;说?”

    向盼沉默了半晌,有点哆嗦的开口,“那我说了,程哥你别赶我回去。”

    “?#35009;?#24847;思?”

    “我……我和元子烨子他们不一样,我不是被陷害的或者被骗的,我,我是自己碰上那玩意的。”

    “你是自愿的?”

    “也不是完全自愿。一开始是被骗,后来就是我自己作死。”向盼艰难的把自己的事情对着程欢和盘托出。

    出乎程欢的意料,向盼的老家竟然也在C城。

    不过和元益不同,向盼家庭条件不错,?#20381;?#26159;个开饭馆的,倒是有?#29238;?#38065;。向盼的父?#35813;Γ?#19968;天到晚不着家。向盼小时候是贴?#27169;?#30693;道心疼?#33268;?#24037;作?#37327;唷?#21487;等到叛逆期时,就开始心里不平衡了。

    “挣钱挣钱挣钱!给我开个?#39029;?#20250;就这么难吗?我考了全校第?#24187;?#21602;!”初一第一次期末考试,向?#25991;?#30528;成绩单在学校从下午五点等到了晚上十点半,最后只等来了?#20381;?#30340;保姆。

    “然后我就爆发了,觉得他们越不在乎我,我就要越要让他?#19988;?#20026;我着急。”

    “逃课、上网、去蹦迪、熬夜ktv唱歌,能干的我都干了。他?#33108;?#26469;的?#38382;?#32456;于多了,?#19978;?#21482;有骂。之后我恨急眼了,干脆就?#35009;?#37117;碰。在迪厅,我喝醉了,酒里被下了药,就……”

    “我一开始是害怕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沉迷了。再后来,为了花钱买粉,我还偷过?#20381;?#30340;钱?#25237;?#35199;。”

    “我?#33268;?#21457;现了,去戒毒所又怕我留下案底,就把我送进去戒毒学校了。”

    “我是自己活该。”向盼说着说着,抬头胆怯的看了程欢一眼,“程哥,程哥我知道错了,你别嫌弃我。”

    程欢一言不发,向盼心里怕的不行,他慌忙的拉住程欢的衣袖,?#28909;?#24471;站不住,几乎要给程欢跪下,语气更是带着绝望的哭音,“程哥,我肯定听话,我再也不会了。你别撵我走,你要是不要我,我……我真的没有地方去了。”

    “我已经没有家了。”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福彩3d组选选号技巧 金尊会国际开户网站 江苏11选5中奖助手 威廉希尔规律 青海快三预测 白小姐传密66期 福彩15选5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时时时开奖结果 甘肃快3今天开奖果 老版宝来娱乐棋牌 竞彩全攻略txt下载 南粤风采26选5查询 nba2konline怎么鬼跳 cad软件手机版 极速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