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这一句话,满屋子的人都懵了。尤其是元益那个婶子,觉得程欢可能就是个神经病。

    至于屋里的其他人,看着元益婶子身边那个活蹦乱跳比?#35009;?#37117;健康的小男孩,也觉得程欢这话说的没头没脑。

    这皮猴子还能急症?假的吧!

    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最后还是元益率先打破了沉默。

    “应该不会,程哥医术很好,我们能回来都是程哥靠医术养我们。”

    ?#27426;?#20803;益婶子却直接气笑了,“可别是个骗钱的!”

    “程哥不会!”元益刚想反驳,就被程欢拦住了,“我说的都是真的,这孩子不仅马上就快有重症,并且你现在就要开始预防他突然性抽搐。但是如果立刻开始治疗,依照我的方子,应该有个三天就能治好。”

    预防抽搐?还重症?元益婶子就差直接开嘲讽了。

    只能说实在太巧,她方才出门就是带两个孩子去医院给小儿子复查。她挂的是儿科专家门诊,又是同时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要是真?#27426;?#21170;儿当时人家大夫就说了。

    ?#27426;?#29616;在一个主?#25105;?#24072;都说没事儿,程欢这个不知?#26469;?#21738;里冒出来的小青年张口就说她儿子有病,这可不就是骗人的?

    可程欢这边人多,元益婶子也有点发憷。示意两个孩子进屋,然后自己往厨房走,摔摔打打的?#24613;?#20570;饭。

    “这么多人,也不知道要吃多少饭,家里就这么点肉和菜,早干嘛去了!”

    “你婶子这是在骂咱们?”亮子皱眉,觉得元益婶子这语气也太那?#35009;?#20102;。

    倒是元益母亲笑着摇摇头,“就是叨?#35835;?#21477;,刀子嘴豆腐心。家里这么困难,这两年他婶子?#35009;?#23569;过我和宁宁一口饭。你看宁宁衣服旧,大娃?#25237;?#23043;也一样没?#34892;乱?#26381;。家里日子不好过呢。”

    “哎。”元益也多少知道情况,跟着叹了口气,“都是我不好。”

    “以后咱们好好报答你叔和你婶子。”

    程欢听着他们聊天,?#35009;?#30333;了这里面的事儿,干脆和元益说,“你叔还没回来,家里都是女人和小孩,咱们都在这吃饭不方便。元子你去和你婶子说一声,咱们今天先回去。等明天都收拾好了在过来接?#25077;?#22920;还有你妹,顺便请你叔婶一?#39029;?#39277;。”

    “行!”虽然舍不得分开,可元益?#35009;?#30333;情况的确不?#24066;懟?#21448;哄了元宁几句,元益就到厨?#31354;?#23158;子。

    “婶儿,我和我朋友先走了,明天再来。”

    “嗯。”元益婶子冷淡的应了一句,转头看元益快要走出厨房门,又把他叫了回来。

    “怎么了?”

    “拿去打车,然后在买身合适的衣服,别弄得?#25512;?#19984;一样!”说完就不怎么?#22836;?#30340;甩甩手,示意元益可以走了。

    元益看了看手里不算太薄的一沓钱,心里也有点泛酸,“婶儿……”

    “行了行了,赶紧走!看见这么多人就闹腾!”元益婶子重重的剁了两下?#35828;叮?#32972;对着元益的脸上,眼圈也有点泛红。

    这孩子怎么就瘦成这样?#22235;兀?br />
    ?#27426;?#26368;后元益走的时候,还是把钱留给?#22235;?#20146;,同时留下了他们写着现在住处的纸条。

    “阿姨,如果晚上大娃突然病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你方才说的是真的?”

    “对。”程欢点头,“那孩子弄不好今天晚上就发病,我知道元益他婶子不信,所?#38405;?#21644;宁宁千万多注意点。”

    “这……”元益他妈和元宁面面相觑,都觉得程欢这个说的太玄乎?#35828;恪?#22240;为大娃真不像是有病,现在还在屋里蹦跶呢!

    可很多时候,这人不就能太铁齿,是夜,元益婶子家。

    刚刚哄着两个孩子睡下的元益婶子还不能休息,她还要给丈夫做饭。丈夫最近工地那头加班加点,回来的都很晚,辛苦了一天,晚饭必须要吃饱,元益婶子也不敢怠慢。可她今天却真的是很累很累了。

    全职太太这四个字,其实和大家脑补中只要待在家里躺着享福的轻松感完全不同,反而是十分劳累且辛苦的。

    别的不说,就仅仅是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就足以让人精疲力尽。更何况她还要照顾元益的母亲和妹妹,抗住街坊邻里的谣言,婶子还要站出?#26149;?#20803;益舅舅打交锋。再加上家里那些琐碎的事情,以及亲戚和双方父母,元益婶子?#21051;?#37117;是从早晨一睁眼就开始忙,一直忙到半夜,根本没?#34892;?#33050;的时候。

    因此,哪怕眼下锅里还熬着汤,元益婶子也坐在边上昏昏欲睡。

    元益的叔叔下班回来看见妻子累成这样,也十分心疼。?#37027;?#21898;她叫他上?#33756;?br />
    “不成,还有你的衣服没洗呢!我要是不洗,嫂子明天一早就得洗。她那身体你也知道……”元益婶子摇头,起来关火给丈夫盛饭。嘴里念念叨叨说着今天发生的大小事情。

    “元益回来了。”

    “真的?”元益他叔惊讶的直接站了起来。这两年,他和元益他妈没少想法子把人捞出来,都石沉大海,结果现在元益竟然自己回来了?

    “真的,还带着一帮小朋友,瞅着都不像是好惹的。其中当头的那个挺有意思,好像姓程。开口就说咱们家大娃今天会得急症。你说他是不是故意要钱?”

    “元益跟着回来可别是被他威胁了。”元益他叔听完也跟着皱眉,“那你给钱了吗?”

    “本来不想给。你挣钱这么辛苦,两个孩子现在哪哪都要钱,以后宁宁没准要在咱们?#39029;?#23233;,当叔婶的怎么可能一点嫁妆不给?所以我哪里?#34915;一ā?#21487;最后想了想,我还是给元益拿了三千,那孩子看着太苦了。你没看见,身上穿的衣服还不如你在工地那一身。”元益婶子也叹气。不是她锱铢必较,真的是生活所迫。柴?#23376;?#30416;,孩子教育,甚至父母日后养老看病的提前积攒,哪里不?#20204;?#21602;?

    “就怕那个姓程的人不行,你给元益?#20204;?#23601;是害他了。?#36824;?#20063;说不准,兴许咱们想多?#22235;兀 ?#36825;边两人正说这话,突然就被屋里元宁的声音打断了。

    “叔,婶儿!你们快来!大娃生病了!”元宁声音还?#25015;?#38745;,可屋里的二娃却直接吓哭了。

    “怎么了?”元益婶?#26377;?#37324;一沉,赶紧往里走,结果一进去,就看到大儿子在床上抽搐的厉害,来回翻滚。勉强抱起来,却发现孩子已经不能走路了。

    “这,这可怎么办?”元益婶子一下就惊住了。

    倒是元益他叔还稍微冷静一些,“走!快去看大夫!”

    “对对对,看大夫。”把小儿子托付给元益母亲,元益的叔婶抱着大儿子就往外走。

    偏偏屋漏又逢雨,急诊排队人多,等叫号?#20848;?#35201;叫到一个小时了。

    “要不去市?#34892;?#30340;儿研所?”

    “那也不跟趟了!大娃这情况……”话说到这,元益婶子突然想到白天程欢说的那句话,“元益那个朋友!走!咱们去找他!”

    “可以吗?#30475;?#23043;这样子是需要?#26412;?#21543;!中医院怎么?#26412;齲俊?br />
    “甭管了,就?#28909;?#37027;吧!?#34987;?#37324;的孩子状况越来越不好,元益婶子急的火烧火燎,恨不得时光倒流,锤死之前的自己。

    之前程欢就有提醒过她,偏她不信。

    路上的时间总是格外漫长,幸好程欢住的距离医院这头不远,楼下就是家中药房。元益叔婶只用了十分钟就抱着孩子到了。

    “小程大夫,您给我们家大娃看看!”车刚停下,元益叔婶就抱着孩子下了车。

    程欢一看,果然是白天他说的那个孩子,倒是一点没着急,“是痫候,不要紧,咱们去抓药。”

    他边说着,边带着两人进了中药房。

    痫候这个病症是反复发作性神志异常的病症,按照现在的话说,就是突然失去意识,甚至不省人事,?#24656;?#25277;搐,口吐白沫,等等,但是苏醒之后又和常人无异。在中医眼里,不算是?#35009;?#22823;毛病。程欢直接用了一个古?#20581;?#22686;损续命汤。

    麻?#30130;什藎?#26690;心,葛根……?#33267;?#24635;总二十多味药材,都是比较常见的药材。

    “这就行吗?”

    “放心吧。”程欢安慰了她一句,然后就带着两人去抓药。

    有了上次在省郊的插曲,程欢这次有了经验,提前在网上把自己的从医资格证下载下来,以便药房留作备案。

    可这次抓药倒是顺利,但是熬药上却出了岔子。

    “不好意思,我父亲回老家了,我就是个带班的,您说的这个方子我没见过,不知道怎么熬煮。?#22791;?#36131;抓药的女孩十分不好意思。

    程欢叹气,“右十二味哎?#20303;?#20197;水6升,煮麻黄去上沫,纳诸药,煮取1升2合,分4服,1日令尽,少取汗,得?#25346;?#31881;粉之。这是《千金?#20581;?#37324;的内容。”

    “是这样啊……”女孩低声应了一句,然后赶紧去熬药。

    果不其然,等药熬好了灌下去,?#36824;?#21313;分钟,大娃的抽搐就缓解了,但看起来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样子。

    “要三天左右,别着急了。”程欢又给大娃把了一次脉。

    元益婶子忍不住问他,“程大夫,昨天下午您怎么知道我家大娃病了?”

    “因为当时已经有了发病征?#20303;?#30446;瞳子卒大黑于常,身热小便难,弄舌摇头,这都是痫候初期的症状。”

    ?#29100;?#28982;是这样,实在是太?#34892;?#20320;了。”

    “不用谢我,多谢你这两年你帮他照?#22235;?#20146;和妹妹。剩下的事儿我们就?#36824;?#20102;,?#28909;?#21103;药吃完,你自己带着孩子去医院复查就?#23567;!?br />
    “好好好。”元益叔婶对视一眼,都觉得程欢和古代说的那种神医没有?#35009;?#21306;别。至于那个女孩,更是一直盯着程欢,两眼发亮。

    孩子脱离危险,程欢送走了元益的叔婶,自己也回去睡觉了。对于程欢来说,这?#36824;?#26159;最普通的一个小举措。可万万没想?#21073;?#20182;却因为这次的事情在中医圈出了名。

    那天中药房给程欢抓药的女孩自己就是中医院的学生。程欢用药?#26412;?#30340;时候,她忍不住拍了个视频给程欢用药的过程录了来,然后放到了校园网上。

    “中医果然最帅了!”她原本的想法就是感叹一下,虽然现在西医应用的更多,但是中医也依旧没有被人遗忘。看!谁说中医都是老大夫的,这小大夫如?#22235;?#36731;,手段还这么老道。

    ?#27426;?#21313;分意外地是,这视频竟然在校园网上火了。尤其是听到程欢后面?#27835;?#23401;子病情那一?#21361;?#19981;少中医系的学生都不?#32423;?#21516;的喊起了六六六。

    “太神了,这么早就能发现?#22235;摺?#21681;们中医讲究望闻?#26159;校?#21487;很多人都觉得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何必还要用如此原始的方法?现在打脸了吧!”

    “这方子用得?#35009;睿?#27809;有删减的增损续命汤,乍一看是照本宣科,但那孩子岁数小,反而是最恰到?#20040;?#30340;!”

    “而且他真的?#20040;?#23481;啊。一点都不带慌张的。”

    很快,这段视频?#30452;?#20154;?#26377;?#22253;网上下载下来,顺势给传到了微博。

    中医这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微博上有一个?#29616;?#26159;省城二院的老大夫突然转发评论说,这开方子的手段很熟悉,好像和上?#25991;?#20010;病危的案例很相似。

    接着他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知道的那个案例,正是程欢之前在省城救得那个小女孩。

    这下程欢可真火了,不少?#29616;?#21307;都对他这两个方子赞叹不已。可凡事有好就有?#24608;?br />
    程欢在圈子里小小的扬名了一把,?#27426;?#31243;欢的那个表弟,也?#27809;?#30830;定了程欢的?#24674;謾?br />
    “去追!务必把人抓回来!?#26412;?#31163;程父回国的时间越来越近,表弟恨不得自己亲身上阵,直接把程欢抓回来。

    ?#27426;?#27492;时的国外也并不消停。刚刚认祖归宗的齐未明凑巧刷起了微博,看到了首页校友转发的程欢的救人视?#24608;?/div>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3d数字彩票投注通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 鬼麻将秘籍 克里斯汀·康奈利 网络挣钱的 广东11选5总和大小规律 湖南快乐十分漏三 上海基诺 贵州11选5规则 上海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杀号 双色球开奖结果 五星独胆经验技巧大全 中国竞彩足球平台 金煌娱乐平台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