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宁宁!”正巧看到这一幕,元益立刻扑了上去,他怕来不及,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女孩的身体下面。

    骨头磕在水泥台阶上,发出一声闷响。元益感觉整个后背都没有知觉了,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可依然固执的把女孩护在怀里。

    天知道他刚才有多害怕,那是他的亲生妹妹!

    小女孩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至于推人的小男孩?#24808;?#35782;到闯祸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是哪家的?”元益感觉后背都不是自己的了,但却固执的不放这群小男孩走。

    他并不打算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所以他要挨家挨户的找他们?#39029;ぁ?#19968;群人欺负他妹妹一个女孩子,嘴里不干不净,这是看着他不在家,他妈和他妹妹孤儿寡母两个没有凭仗呢!

    那小孩也吓坏了,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管我是哪家的!他是毒贩子的妹妹,我就可以打她,我这是为民除害!”

    “你在说一遍?谁告诉你元宁是毒贩子的妹妹?”元益火气腾?#25512;?#26469;了。

    那边不远处正和别的街坊聊天的小男孩的姥姥听见了,也跟?#25490;?#36807;来,看外孙哭了,第一反应就是要给外孙讨公道。

    “大家评评理啊!怎么有这?#26149;?#24515;肠的东西?#30933;?#30475;看你们都多大了,欺负几个刚念小学的孩子,你们还要不要点脸?”

    元宁最听不了这个,立刻反驳道,“你胡说?#35828;溃?#26159;他们?#21364;?#25105;的,我和我哥哥都受伤了!”

    那老太太这才注意到还站不起来的元益,一下子认出了他的身份,“呦!元益这是放出来了啊!怪不得丫头片子也有本事挑事儿了!?#35009;?#37117;别说了,破案了!我孙子打毒贩子这是为民除害呢!”

    “你!”元宁气得够呛,可周围街坊的话却更让她的心凉了半截。

    “还真是元益,政府怎么能把他放出来呢??#36879;们?#27609;!”

    “就是,这样的?#35828;?#24213;为?#35009;?#20303;在咱们小区里?我?#22266;?#35828;?#32972;?#20803;益他爸死的蹊跷,说不定,都是这小子为了骗抚恤金……”

    “我也听说过,还有人说元益和他那个后妈不干不净呢,你看他这么护着这丫头片子。”

    “你,你们……”元宁张着嘴,半天不知道?#20040;?#21738;里解释。可面前这些大人又怎么可能听一个孩子的争辩?

    更何况,他们心里认定了元益不好,那元益的存在就罪该万死!

    他们可是最和谐懂法的小区,没有联名却街道抗议,要求元益一家搬离。元家人就应该跪下来感恩戴德了。

    元宁气?#27809;?#36523;发抖。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自从哥哥走后,她和母亲只要在外面,听到的就是这样的冷嘲热讽。

    可事实上呢?

    他们其中有谁看见过哥哥吸丨毒?又有谁亲?#25191;?#21733;哥手里买到过毒丨品?分明?#35009;?#37117;没有,可他们却全都信誓旦旦的给哥哥定了罪,然后说哥哥罪该万死!

    凭?#35009;矗?br />
    他们有?#35009;?#36164;格?

    ?#35009;?#26102;候评判一个人是否有罪的依据不再是法律,而是路人的众口铄金?

    自从元益被抓走后,元宁跟着母亲看了很多法?#19978;?#20851;的?#30772;眨?#20854;中没有一条华国律法说她们有罪,?#19978;?#36825;些东西在街坊邻里的市井流言里,根本不值一提。

    “你们,你们凭?#35009;?#36825;么欺负我们?#31354;?#22825;底下就没有王法了吗?”元宁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稚嫩的嗓音充满了怨恨和不甘。如果她手里有刀,她恨不得一刀一刀捅死他们,再给他们偿命。

    在场的人顿时都有点害怕,那老太太更是哭着嚷嚷道,“杀人啦!毒贩子家的丫头片子要杀人啦!”

    可她还没嚷嚷完,就?#24576;?#27426;一句话给噎了回去,“这人心要是黑了,的?#22346;?#19981;长。”

    “你是毒贩子的狐朋狗友?”

    “不用给我扣帽子。?#32972;?#27426;上下打?#31354;?#32769;太太,“元益是我弟弟,也是我带他回来的。我?#35856;?#27426;,是燕京程氏中医院急诊科的住院医师。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去程氏中医院官网查找,看上面是不是有我的照片。”

    “就算你不是毒贩子,你?#25237;?#36137;子在一起也不是?#35009;春?#20154;。”

    可程欢却笑了,“老太太你懂法吗?《华国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九条的规定,任何公民都可以责令侵权人停?#39592;?#23475;、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我先问你,你有?#35009;?#35777;据证明元益有过贩丨毒经历?如果没有,请你道歉,否则元益一家可以根据既有事实去法院告你。”

    “告我?全小区都在说,你要告全小区?”

    “当然可以!只要你们污蔑,我们就可以告你们!更何况,今天这个情况,我们不仅可以去法院起诉你们,我们还可以正大光明的报警抓你们!”

    程欢扶起元益,掀开他后背的?#36335;?#19978;面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格外刺眼。

    “元益是成年人,如果?#24576;?#20803;宁,根据元宁的身高体重,但凡后脑这一下磕实诚了,命能不能保住谁也说不准。而这是你孙子推的。?#32972;?#27426;说完,转头问元宁,“宁宁,我问你,他们是不是经常一起欺负你?”

    “对!他们在学校里?#25512;?#36127;我,?#35946;?#25105;的作业本,还在我书包里撒尿。上次他们用球打我的头,差点打到眼睛。”

    “他们敢!”元益嗓子都变调了,下意思检查元宁的身体。可刚撸起袖子,元宁胳膊上面的青青紫紫就让元益的?#27597;?#38024;扎?#22235;?#26679;疼。

    触目惊心。

    周围这些围观的街坊也都不由自主的倒抽一口凉气,在看老太太和小男孩,眼神就有点不大对劲了。

    不?#19981;?#24402;不?#19981;叮?#20294;常年虐打一个小女孩,这品性也是真够坏的。

    老太太一下子?#31361;?#20102;,刚想开口说?#35009;矗?#23601;?#24576;?#27426;给堵了回去。

    “老太太,我问问你,你孙子天天带人虐打宁宁,这次的推人是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觉?#38391;?#36890;的虐打?#20011;?#19981;够刺激了,还想来点更厉害的,例如见血?”

    “我是不是可以?#20384;?#24576;疑,你孙子故意把宁宁往台阶上推,就是想看见她死在这?”

    “这算不算谋杀?”

    “你……你……你胡说?#35828;溃 ?#32769;太太一下子?#31361;?#20102;,拼命想要替孙子解释,但是却?#35009;?#35805;都说不出来。偏偏周围街坊却像是都信了程欢这话一样,全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36335;?#35270;线里都写满了杀人犯这三个字。

    小男孩吓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嘴里嚷嚷着“我没有杀人。”但是根本没有人听他们解释,就像?#32972;?#20182;不肯听元宁的解释一样。

    程欢冷眼看着,对这祖孙俩说道,“?#20146;?#29616;在的感觉,你们骂元益、骂元宁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的感觉,甚至比你们还要难受数十倍、数百倍。因为你们的的确确校园暴力了元宁,可元益却从来没有犯过罪!”

    老太太吓坏了,带着孙子立刻就跑。剩下看热闹的,也都觉得程欢不好惹,跟着想要离开。

    可程欢却扬声说了一句话,“一周后,所有污蔑过元益的,我会叫律师亲手把律师函?#25512;?#35785;书交到各位的手上!”

    众人脸色全都变了,不?#20197;?#30475;程欢,皆一哄而散。

    程欢没叫人追,而是先把元益扶起来。

    “程哥,元子怎么样?”看元益伤成这样,其他几个少年都着急的不?#23567;?br />
    他们这几个人里头,除了苏韶就属元益身体最不好。

    之前在戒毒学校那会,元益性子?#36879;眨?#21448;是被陷害才进去,在教官眼里就是个刺头,三天两头给他特殊照顾,身体早就亏得不?#23567;?#23601;且看程欢这阵子给几个小孩这么补,就包括苏烨都跟着长高了不少,只有元益和苏韶的体重却连一两?#33267;?#37117;没加。

    程欢皱眉检查元益的伤势,发现没伤着骨头,也跟着松了口气。

    “不要紧,?#28982;?#21435;了我给你擦药。”

    “嗯,谢?#24576;?#21733;。”元益后背?#23396;?#30528;,有点使不上劲儿,可抱着小女孩的手还是没松。而程欢也终于有时间打量一眼这孩子。

    头发很短,?#36127;?#36148;着耳根和假小?#29992;皇裁?#21306;别,身上的?#36335;?#20063;是不?#20185;?#30340;?#20973;桑?#21644;元益念叨的那个小公主完全不同。

    元益也是满连心疼的哄着元宁叫人,“宁宁,和几个哥哥问好。”

    然而元宁却憋着嘴?#35828;?#20803;益怀里哭了。

    “哥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小丫头哭的元益心都碎了,最后没办法把她抱起来。直到哄了半天,元宁才控制住情绪,把?#20381;?#30340;事儿和元益说了一遍。

    元益出事儿后,元益的后妈一直在想法子找他。可戒毒学校那头根本不理会,开口就是要钱。元益后妈没有办法,只能不断的托人去救元益。至于之前元益父亲的抚恤金更是全都藏起来了。坚持?#30340;?#26159;元益的,不让别人动一分。

    元益后妈的哥哥钱没拿?#21073;?#36824;?#22266;?#20102;两万,可见心里是多么的崩溃,最后想了个法子,要逼元益后妈改嫁。

    后来元益后妈想了个法子,去了叔叔家。

    “你也知道,叔叔是厉害的,妈妈不出来,舅舅就没有办法。后来妈妈把钱放在律师哪里,写了遗嘱,说只能给哥哥,如果哥哥有意外,这钱就全部捐出去。”

    “那你们这些年……”

    “我们挺好的,只是想你。”元宁又哭了,但她却坚持着没有抱怨一句。她知道元益回来不容易,只要哥哥还在,以前的苦也都不算?#35009;礎?br />
    “宁宁……”元益抱着元宁,心里更加难受。

    外面不是说话的地?#21073;?#31243;欢劝了元益一句,“?#28909;?#30475;看你妈。”

    “嗯。”元益点头,然后赶紧让元宁带路,?#28909;?#25214;母亲。

    母子俩见面又是哭的不行,元益挑着里面的事儿给说了一点,后妈听完气得恨不得和戒毒学校的人拼命。拉着元益的手,一遍一遍摸着他的脸。

    然而就在这时,大门处传来开门的声响,再一看,是元益的婶子带着元益两个堂弟回来了。她一看到?#20381;?#36825;么多人,立刻就皱起眉头。

    “我说嫂子,咱们家地方小,您和宁宁住在这都很挤,把外人往?#20381;?#24102;之前?#20040;?#35201;和我们主人说一声吧!”

    元益刚想要解释,?#22836;?#29616;程欢十分在意的盯着稍微大一点的那个孩子一直看。

    “怎么了程哥?”

    “这孩子马上?#31361;?#24471;很严重的病,需要开药。”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nba体彩网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聖地巡礼 金龙娱乐送彩金 专家杀号山东11选5 广西快乐十分私赌 黑黑龙江11选5杀号技巧 360彩票广东11选5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号码 全套包吹是什么意思 36选7中奖规则及奖金 福彩3d走势图综合走势 广西快乐10分开奖 850游戏10000炮改1炮 马会内部五肖五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