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程欢却像是一点感受不到一样,慢慢悠悠的扇着手里的扇子等那药熬好。

    生死攸关的时候,这就?#25237;?#20992;子拉肉没有区别。老店长和店员全都死死的盯着程欢的手,感觉程欢那手里?#36879;?#25343;着把匕首,一下一下剐着他们心尖上的肉。

    “灌下去!”程欢把药碗递给阿姨。

    “?#32654;眨 ?#38463;姨赶紧小心翼翼的把闺女抱住,把药吹凉喂进去。

    而程欢当一副药喂进去之后,就直?#24736;?#26469;了,同时把手里?#26149;?#30340;方子放在柜台。“这方子你照着开七天的药,孩子先不要动,七天之后,带着来找我复查。”

    说完,程欢站起身,示意苏烨他们回去了。而被放开的店长和店员却全都忍不住看向屋里父亲抱着的小女孩,却意外发现,在那碗药灌下去之后,小孩不仅不抽搐了,就连脸色和嘴唇上的青白都变得好了很多。

    “妈,我想尿尿。”她小小声的喊着自己的母亲,虽然气息不稳,但说出的话?#26149;?#28165;楚。

    这是真的好转了。

    那店员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之前他打听得那么清楚了,这孩子下了病危,省城这头根本没法治。可程欢却给?#28982;?#20102;,还说七天后找他复诊。

    难不成程欢是?#35009;?#31070;医?心里这么想着,店员还真一不小心念叨出口了。

    ?#21592;?#20803;益听见,理所应当的回复了一句,“当然了啊!我们程哥可厉害!”

    “你就帮我吹吧!”程欢伸手糊了元益后脑勺一把,然后走到老店长面前,“对不住,方才事情太紧急了。”

    “胆子太大!”老店长是真的吓出一身汗。

    ?#27426;?#31243;欢却回答了他一句话,“医者父?#24863;模?#25937;人如?#28982;稹!?br />
    品了品程欢这几句话,老店长抬头看他,“你真的是大夫吧!”

    程欢笑了笑,想起原身混日子混来的那张从医资格证,“是大夫,有从医资格证那种。”

    说完,他指了指药方下医生签名,“不过是燕京那头的医院,可查,不会给您添麻烦。”然后就真的带苏烨他们离开了。

    那老板半晌没说话,最后拍了拍店员的肩膀,“你总是看他不顺眼,现在怎么样?”

    “是我错了。”那店员十分愧?#21361;?#30475;着程欢背影的眼神充满了敬重。

    程欢最后的话让他感触颇深。他虽然不是大夫,可却是从事医药相关。他不能保证下一次再有类似的事情他到底是选择?#21592;#?#36824;是选择拼一把救人。但是他佩服程?#37117;?#26377;救人的勇气,又有救人的能力。

    医者?#24066;?#36825;四个字,说出来简单,?#19978;?#20570;到真的太难。

    药店这边还有后续的善后要做,而程欢那头也在回去小旅馆的路上。

    又一次亲眼看到程欢救人,元益?#29238;?#37117;非常兴奋。一路上都在感叹程欢?#32654;?#23475;,同时这次救人,也给他们心里添了一点不一样的感觉。与其说是佩服,不如说崇拜。

    “程哥,你说我以后能当大夫吗?”元益凑到程欢身边问他。

    “可以啊,不过要先考上医学院。”程欢看了元益一眼,突然想起来之前他们聊天的时候元益提过一嘴,说自己学习很好,被抓来的时候,其实已经收到重点高中录取了。

    “想念书了?”程欢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考虑一下教育问题。

    可元益却立刻?#30446;冢?#21571;,?#35009;?#26377;,就随便一说。我总是想一出是一出,程哥你别放在心上。”

    元益说完,赶紧示意别的兄弟帮忙,话题很快就从念书转到了别的地方。可话题是转了,这帮少年们的?#37027;?#21364;是真的受到了影响。

    上学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也不能再给程欢添麻烦了。

    他们都有前科,档案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即便他们里面有人是被陷害的那又如?#21361;?#19981;管他们以前怎么样,在进了戒毒学校之后,都已经脏得不?#23567;?br />
    更何况,换位思考,谁家?#39029;?#20250;愿意自家孩子和有吸毒前科的瘾君子在一起上学?

    所以他们不能再做不切实际的梦。现在能像个人一样站着活着已经是奢侈,学校那种地?#21073;?#20182;们不配!

    可和他们的?#21592;?#24819;法不同,程欢心里却?#32842;?#30528;另外一种打算。

    程?#37117;?#24471;燕京那头有专门收容特殊类型学生的私立学校。学费是贵一些,但是环境和教学质量并不差。这?#29238;?#23567;的岁数也差?#27426;啵?#20498;是可以一起送进去念书。

    实在不行,说明情况找那种合适的老师在家里学也可以。至于钱这个问题,程欢根本并不担心。

    一行人心里都装着事儿,后半段路程就显得有点清冷。但是等进到小旅店之后,又很快放?#19978;?#26469;。

    他们一进门,就闻到了排骨的香气。再抬头一看,苏韶正守在院子里,慢条斯理的看着面前的那锅药?#25490;?#39592;汤。

    见他们回来,赶紧招手喊他们吃饭。

    “今天的汤炖得好,程哥?#37327;?#20102;,一会要多喝一碗。”苏韶熟练的蹭到程欢身边要了一个抱抱,结果却被苏烨拎着脖领子给拽开。

    “让程哥歇会,可折腾好半天呢!”

    “那程哥快去换衣服,回来汤就好了!”苏韶赶紧催着程欢去休息,顺便叫苏烨他们去拿碗?#24613;?#24320;饭。而原本有点低落的其他人也因此重新恢复了精神。

    自从手头宽裕了之后,程?#37117;?#20046;每天都给他们做点药膳。程欢说他们身体都亏?#32654;?#23475;,好吃不好吃,也要当药?#36234;?#21435;。要不然等老了该难受。

    可程欢配好的药?#26049;?#20040;会不好?#38405;兀?#21738;怕是苦的?#36234;?#21435;都感觉甜。

    因此这头苏烨?#25512;?#20182;?#29238;?#20063;赶紧收?#30333;?#23376;端碗拿筷子,程欢换好了衣服没事儿干,就站在?#32771;?#38376;口看他们忙活。小旅馆的老板娘正好出来,看程欢在就好奇打听了几句方才救人的事儿。

    程?#37117;?#21333;和她说了一遍。

    “程儿你这本事比医?#35946;?#22823;夫都厉害了。”

    程欢没言语,但是眼神却不由自主落在?#27515;?#26495;娘身后的电视上。上面正好插播了一条新闻,说是程?#29616;?#33647;投资了华国医科大学的研究项目,好像和抗癌有关。

    “你说这医术好的怎么都姓程呢?听说负责这个项目的就是程?#29616;?#33647;新?#19968;?#26469;的大少爷……”老板娘絮絮叨叨的和程欢说着八卦。

    程欢面上听着认真,心里却在?#32842;?#21518;面的安排。这条新闻一出来,就代表着齐未明那边的医学报告会已经开完。齐未明手里新药预想初步得到了?#21040;?#32943;定,这才有资金不够程?#29616;?#33647;投资的后续。

    原世界里,程父是在这条新闻播出后的两周回到的燕京发现原身不见。不过那?#21361;?#21407;身人还在戒毒学校,那表弟自然有恃无恐,?#20945;?#20182;能找到人,原身又是个五毒俱全的,送去教育反而能讨好程父。

    ?#19978;?#22312;不一样,程欢跑了。从程父作为许愿人许下的愿望来看,他对原身是爱着的。所以,这一次程父回来之后,只要找不到他,第一个要查的就是表弟和戒毒学校。

    为了避免惹火烧身,表弟那头肯定已经心急如焚,拼了命的要把程欢找到。而戒毒学校那头,恐怕承担的压力也一样不小。

    毕竟程欢是不是程家少爷,从来都不看血缘关?#25285;?#32780;是看程父是不是拿他当亲生儿子。

    程欢算计着时间和手里的钱,觉得是时候离开省城了。只是下一步去哪,他还得在仔细规划。

    程欢这头心里有事儿,就难免有点心不在焉。苏烨见他神情?#27426;裕感?#22320;问?#27515;?#26495;娘一句,很快也听到了程家的消息。

    程欢是程家少爷这件事他们其实都知道,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铤而走险的答应和原身一起逃跑。可冲着这新?#25293;?#23481;,和他们逃出来之后程?#35835;?#31995;不上程家的这些细节,苏烨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个程家古古怪怪的。

    他回去把这件事?#25512;?#20182;五个人说了。

    苏韶脑子快,“那个新?#19968;?#26469;的不会是私生子吧!”

    “不应该。就算是私生子直接抛弃程哥也?#27426;?#21834;!程哥这么有能耐。”

    “我也觉得?#27426;裕?#20320;们记得程哥那耳钉不。全华国就十个名额,程哥能拿到肯定很受宠了!”

    “会不会程哥不是程家人?”元益想起棒子剧里常见的场?#29100;?#26159;两家孩子抱错的那种。

    不会这么?#36153;?#21543;……

    六个人面面相觑,可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接着心里就替程欢委屈起来。

    “这帮眼瞎的!程哥这?#26149;茫?#20182;们不要咱们要。”元益嗓门也大,这话刚嚷嚷出一半,程欢就从外面进来了。

    这?#24405;父?#20154;都懵住了。

    “说我?#35009;?#21602;?”程欢还真没听到他们之前的话。

    苏韶反应很快,立刻就凑过去抱住程欢蹭蹭,“元子?#30340;?#36825;?#26149;?#20197;后要认你当亲哥呢!我们不同意,说程哥是大家的。”

    ?#29100;?#32993;闹吧你!?#27604;?#20102;苏韶头发一把,程?#35835;?#19978;的笑意格外温柔。小孩最近养的精细,娃娃脸大眼睛,怎么看怎么可爱。程欢忍不住又捏?#22235;螅?#24471;,这下苏韶直接长在身上了。

    程欢也不在意,就带着苏韶往?#30333;擼?#21644;大家说他接下来的打算。

    “钱凑得差?#27426;?#20102;,我?#32842;?#30528;这两天就离开。我打算最后去燕京,在这之前我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打算回家的?要是有,我送你们回去。”

    “元子是肯定要回去看看的,毕竟妈妈和妹妹都在,要是那头不成,你就带上你妈和你妹妹跟我一起去燕京。你们剩下的呢?”

    “程哥去哪我和我哥就去哪。”苏韶第一个表态。

    “我和亮子家里没有人了,程哥我们俩也跟着你。”

    “我……”最后叫向盼的少年犹豫了一下,“我也跟着程哥。”

    “行,那咱们收拾收拾,把手里这批药材卖掉,咱们就出发去元子家!”

    “嗯!”?#29238;?#20154;都变得兴奋了起来。而接下来的几天,程欢也安排的井井有条。和所有老顾客说要离开的事儿,又去给煎饼摊阿姨家的小闺女复诊,同时和中药房的老板也提前告了别。

    今天是程欢最后一天出摊,大家都舍不得他们所以格外热闹。等到收摊的时候,周围的叔叔阿姨们更是给程欢他们送了不少特产。程欢也给他们回了一些合适的调理用的药膳方子。

    回去路上,苏烨比平时?#32842;?#20102;一些。

    ?#21543;?#19981;得?”

    “嗯。”苏烨在程欢面前已经直率了许多。

    “那等咱们以后安定下来,就经常回来看看。”

    “都听你的。”苏烨难得乖顺,程欢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

    ?#27426;?#23601;在程欢打算在说些?#35009;?#30340;时候,身后带着恶意的目光引起了他的注意。而苏烨也一样敏感的变得警惕起来。

    “程哥,你觉不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们?”

    “是有人,恐怕还是熟人。”

    “怎么办?”

    “和我来。”

    程欢边说着,边不着痕迹的带着苏烨换了条人少的小路。?#20154;?#20204;进了巷子之后,果不其然,下?#24187;耄?#21518;面跟着的?#29238;?#20154;?#36879;?#30528;冲了进来。为首那张熟悉脸正好是戒毒学校的教官。

    “好小子,可叫我找到了,跑的还特么挺远啊!”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河北时时彩技巧大全 胜平负足彩计算器 我想做斗地主房卡代理 918游戏通比牛牛 大赢家真钱21点 七乐彩走势图500w 湖南快乐十分电视图 为什么都说北京单场坑 天津快乐10分钟 欢乐斗地主官网 福建体彩11选五 澳门凯旋门470网站 新快3客服 福建36选7玩法介绍 竞彩篮球大小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