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出事了?程欢和苏烨对视一眼,都觉得事情有点不大对劲。

    紧接着,大门就被撞开了。出来的正是煎饼摊的阿姨。

    “你起开!别当误我救闺女!”阿姨态度凶狠,抱着怀里的女儿哭得满脸是泪,后面跟着出来的丈夫也一样眼圈通红。

    “丽芳,那也是我亲闺女啊!能救我不救吗?不先回来凑?#35282;?#24590;么去医院吗!”

    “凑钱凑钱,那你也不能把闺女抱回来!”

    “那咱俩都回来了,你是想让闺女一个人死在医院?”男人也疯了,两人口不择言的争吵,一直到走出院门,才看到外面站着这么多人,顿?#26412;?#25077;住了。

    可不过?#24187;耄?#37027;阿姨就回过神来,朝着程欢跑了过去。

    “程儿,你看看你妹妹,还有救吗?”阿姨也是没有办法,病急乱投医。

    ?#27426;?#20182;丈夫却一把抢过孩子,只觉?#38376;?#20154;疯了。

    程欢太年轻,虽然有点贵公子的腔调,可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夫。再加上他身后的板车和脸上被头发挡住的疤,都让人觉得挺别扭。

    可这些阿姨?#20154;?#28165;楚,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程儿,你看看你妹妹?他们,他们都说没救了。”

    “您先别急。”程欢赶紧起身过一去看。可不过一眼就也跟着皱起眉。

    这孩子状况已经糟糕到了极点。气息微弱,冷汗淋漓,面色萎靡枯黄,唇色更是憋得发青。而最让人觉得?#24187;?#30340;,还是她的脖子,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随着父亲的动作就像是断?#22235;?#26679;左右摇晃。

    “孩子叫?#35009;矗俊?br />
    “翠翠。”

    “翠翠!翠翠!”程欢叫了她两声,发现那女孩还有应答,可睁开的眼里眼神格外空洞,手脚还时不时抽搐。

    有点麻烦。程欢伸手号脉。?#27426;?#26049;边的苏烨却已经脸色发?#20303;?br />
    “要不程哥咱们还是送医院?”苏烨十分警惕,他混得多了知道这种事不好插手。这小女孩一看就是快不行了。程欢不管,谁也不会说?#35009;矗?#21487;万一管了没救回来,那就是程欢的不是了。

    这么想着,苏烨心里?#30452;?#24471;十分紧张。

    可程欢没有搭理他,而是先问?#22235;?#38463;姨几句,“这孩子病了几天了?用了?#35009;?#33647;?具体病症是?#35009;矗俊?br />
    一路求医,这问题已经回答很多次了。阿姨回答的十分迅速。“十?#28904;?#30340;半夜两点,翠翠突然哭了起来,接着手脚就开始抽筋,身体就张开的和弓一样,还不停的翻白眼。”

    “我一看这娃不行了,?#36879;?#32039;送去旁边的小诊所,但是?#35009;?#26377;查出来?#35009;?#38382;题。后来到了早晨就不药而愈了。我们就以为没事了,就把翠翠抱回去。结果三天之后,病症又复发了。诊所的大夫怀疑会不会是破伤风,但是没有伤口,就又说可能是脑袋有问题,叫我赶紧去省城。可去了省城,住院了三天,闺女?#35009;?#26377;?#35009;春?#36716;,反而更严重了。还给下了病危,说治不好了,叫我们给娃?#24613;?#21518;事。”

    程欢一边听他说,一边号脉,过了?#30473;?#20998;钟才问?#35828;?#20108;句话,“翠翠是不是出生后母乳不足,并且一直体弱多病?”

    “对对对!”听到程欢号了脉?#35009;?#26816;查都没做就知道闺女出生后缺奶水,原本绝望的阿姨顿时生出一丝希望。

    ?#27426;?#20854;他人却都吓了一跳,觉得程欢这也有点太神了。反而苏烨心放下来不少。他跟程欢久了,也了解程欢的情况,程欢能看出来,那就是能治。

    果不其然,程欢直接就写下了药方和需要抓的药。

    “不是大毛病,”程欢一边写,一边给阿姨解?#20572;?#32736;翠是先天不足,又后天失调,引起的脾肾两虚。肾主骨生髓,脑为髓海,肾虚精怯不能作抢。脾主四肢,脾气虚弱不达四肢,所以现在会有这样的症状。而她第一次病发于子夜,正是营卫不固,暴感寒邪,所以才会频频抽搐不止。”

    “那,那该怎么办?”程欢这话说的过于学术,阿姨夫妻俩听得云深雾绕。

    “峻补气血,以救暴脱。”程欢说完,也写完了药方。

    “苏烨去抓药,高丽参粉5克,,先把呼吸衰竭拉回来,想法子止住痉挛。后面另抓这服药,这是治本的药方。”

    “我这就去!”苏烨动作很快,立刻往药店跑。

    这边距离中药店不太远。可偏偏这一次,中药店老板在看到药方之后,却并没有立刻把苏烨要的药拿给他。

    开了这么多年的中药房,老板也算是有点见识。苏烨这药方一出来,他就大概猜到了这是吊命用的药方。

    可程欢一个卖药膳的,到底是遇见了?#35009;?#20154;要开这种方子。

    “到底怎么回事?”

    “救人!”苏烨急着说了一遍,偏巧这时,之前看程欢不顺眼的那店员跑进来,直接把他的话打断了。

    “不行,不能给他!”

    “程哥?#30340;?#25937;!”

    “放屁!我有亲戚是省城儿研所的,那小女孩三?#28904;?#23601;下了病危,没可能活了,你们想死别拉上我们,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

    老店长听完,也觉得事情不简单,让苏烨回去劝程欢别掺和。

    这就相住了,可偏偏这里距离其他药店太远,要是过去,怕耽误了小女孩?#26412;取?#33487;烨皱眉,赶紧先往回跑。他得和程欢说一声。

    “那孩子?#35009;?#30149;?”老店长看他走了,赶紧问店员。

    “可能是脑子的事儿,省城那头就没查出来!程?#37117;?#30452;脑子有病,连这种事儿都?#21307;?#30528;!”

    店长听完他的复述也胆?#21483;?#24778;。脑子的病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程欢第一副吊命的药方他看得懂,可后面治病治本的方子他就看?#27426;?#20102;。

    那孩子是省城医院都治不好的,只有去燕京那头的儿研所,还要花大价钱才可以。这?#36136;?#20505;,他这药开不开都两难。

    这边店长还在犹豫,可苏烨已经跑回去了。

    “程哥,药开不出来。”

    “为?#35009;矗?#38065;不够吗?”阿姨已经快哭了。就苏烨跑出去这几分钟,孩子的抽搐就变得越来越严重,眼看着进气多出气少,是真的不能再拖了。她急的恨不得给面前的人跪下。

    而程欢却立刻猜到了苏烨拿不回药的缘故,多半是老板怕担上责任。可救人要紧,程欢这么想着,一拉那阿姨胳膊,“抱上孩子和我走一趟。”

    这孩子已经不能再耽误了,程欢决定自己去找老店长谈,最起码要把吊命的药方开出来。

    夫妻俩抱着孩子跟在他后面。苏烨原本跟在程欢后面,可走着走着就停下脚?#21073;?#24448;自家住的地方跑。

    那个店员他还有印象,最早第一次去卖药的时候看他们不顺眼,他怕程欢吃亏,打算把自己人都喊上。

    苏烨脚程快,又离得很近,不过一会就跑到了。

    “程哥有麻烦了,都跟我走!”苏烨进了院子就是一嗓子。

    里面元益几个听见,全都跟?#25490;?#20986;来。

    “去药店!苏韶你看?#25671;!?#20803;益已经没事儿了,但是苏韶的心脏不行,苏烨生怕吓着他,还是把他留下了。

    而此时程欢那头也到了中药房。

    “求求您,您给开了药吧!”阿姨抱着孩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那老店长看着叹了口气,“我给您打120,这药不能?#39029;裕 ?br />
    “我们就是从医院回来的?#21073;?#21307;院已经救不了了。”

    “那你找我买药?#35009;?#29992;。”老店长摇摇头。不是他不救,是真的没有办法。这孩子是头?#21487;?#32463;的问题,西医都没有?#35009;春?#21150;法,中医想要?#26412;?#22826;难了。

    大起大落,那阿姨的心顿?#26412;?#25481;落到谷?#20303;?#25602;着闺女低低的呜咽起来。偏这会那女孩竟然又一次抽搐了起来,这一次,比之前哪一次都剧?#25671;?br />
    “这得打120,不,不行,不得了了,章子你去开车,咱们这就把孩子送去医院。”

    老店长有点慌。他就是个开中药铺子的,生死这事儿他还真的没怎么经历过,这一下就乱了方寸。

    可就在这时,外面苏烨也带着人进来了。

    “程哥!”苏烨进门一嗓子,程欢?#27809;?#32469;过柜台进了放药柜的位置。

    “你疯了!”店员伸手就要拦住。可立刻就被苏烨抓住了脖领,从柜台里扔了出去。

    “你要做……?#35009;矗俊筆裁?#20004;个字被直接噎在喉咙里,旁边跟着的元益不知道?#35009;?#26102;候弄了个纸团,直接怼到了这个店员嘴里。

    而程欢那头也张罗起来,“苏烨,找别人看着这小子,顺便请店长在旁边坐坐。元益去把火升起来。”

    “都过来帮忙!”

    程欢自己抓了药。

    “这……程儿我闺女还有救吗?”

    “看着药炉子,应?#22969;?#38382;题。”程欢忙的不?#23567;?br />
    时间一点一点推移,?#27426;?#23601;煎药这么一会,孩子的抽搐却越来越厉害。精神也越来越不好,就连眼瞳也开始涣散。这是濒死的前?#20303;?br />
    阿姨和丈夫两人心都揪成了一团。

    “喂下去!”药终于熬好,程欢叫阿姨的丈夫压住孩子手脚,然后让阿姨给她喂药。

    可被挡在外面的店员和老店长看着已经快要疯了。

    “你在干?#35009;矗 ?br />
    “程欢你快出来!药不是?#39029;?#30340;。”

    “报警吧!这可怎么办,程欢要闯大祸了!”

    老大夫吓得浑身冰凉,旁边的店员更是脸色难看的够呛。

    ?#27426;?#20196;人诧异的是,二十分钟过去了,那孩子?#35895;怀?#25616;停了!不仅停了,连意识?#19981;?#22797;了清醒,看着父母小声的哭,喊着难受,喊着疼。

    “闺女……”这么多天了,第一次看到闺女这么清醒,阿姨顿?#26412;?#28608;动地不行,赶紧对程欢说,“程儿,程儿你看我闺女醒了。”

    “我知道。”程欢伸手再次号脉,沉默了一会之后,转头又开了一张方子。

    生?#21361;?#23665;萸肉,当归,高丽?#21361;?#38468;子……林林总总写了二十多种药名。

    他动作干错利落,这边写完方子,那头?#25512;?#36523;去抓药,几乎用不上十秒就抓好了。

    假的吧!那药房的店员整个人都懵了。在他的概念里,程欢就是个靠着嘴炮倒买倒卖的。现在竟然真的可以给人看病治疗?

    而?#39029;?#27426;这抓药也太随便?#35828;恪?#32769;店长看着心里也更慌了。

    中药有严格的定数和配比,一些?#21491;?#22810;年的老大夫或许也可以不用秤,直接用手估量,可程欢才几岁?

    一时间不管是店?#34987;?#26159;老店长,都觉得这是真的完了。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万博亚洲体育官网 时时彩平台招代理 老快3客户端 云南11选5走势图 6十1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预测一定牛 大满贯娱乐 江苏7位数17191开奖 百人牛牛有什么技巧赢钱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 彩票开奖查询排列5 河南农村婚礼视频 跟彩票托摊牌 极速快三稳赢技巧 网络扎金花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