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是这?#36136;?#20505;?原本还热闹的氛围一下子就变?#32654;?#20957;,众人纷纷把碗放下去看元益。

    元益自己也很毫无准备。

    元益是戒毒学校里毒瘾最小的那一批。他一开始是因为使用吗啡阵痛才会在血检中被误诊。虽然进去之后也的的?#21857;啡?#19978;了毒瘾,但并不严重。

    再加上他本身就是极其厌恶毒丨品的,所以除了一开始的几次会有戒断反应,后面毒瘾几乎就没有发作过。可不知道为?#35009;矗?#20250;在现在这个时候。

    “程哥……?#22791;?#21589;了几声,元益满脸惊恐的看着程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可紧接着从身体深处爆发的痛苦就让他难以自控的摔倒在地上。

    “先抱他进屋!”程欢反应很快。

    对于吸毒者来说,最难熬的不仅仅是对毒丨品的心瘾,还有难熬的戒断反应。仅是肌肉疼痛抽筋还有胃肠痉挛就够人?#24187;巍?br />
    元益紧绷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砰砰砰的心跳更是快的吓人,可他连张开嘴喘息都不敢,生怕一开口就是痛苦的呻丨吟。

    “没事吧!”这会是饭点,和程欢他们同屋的几个打工的也已经回来了。他们见元益脸色难看的吓人,都关切的问了几句。

    毕竟程欢这几个看着就像是大孩子,又带着病人,他们也算是照顾。可没想?#21073;?#36825;才一天,竟然又病了一个。

    “不要紧,我就是胃疼。”元益勉强回答。而其他人看到他这么忍耐,心里也难受的不?#23567;?#24680;不得?#21307;?#27602;学校那帮畜生拼命!

    他们都懂,不只是元益,就包括他们自己也有顾忌。他们睡的是大通铺,这屋子里除了他们七个还有另外五个人。元益不出声,大家可能会觉得他是病了。如果出声,一旦有讨要的意思,等待他们的就不一定是?#35009;?#32467;局了。

    好不容易逃出来,程哥又想到了挣钱的法子,眼看着日子就好起来了,说?#35009;?#20063;不能放弃。

    能挺住,我一定能挺住!元益死死的咬住嘴?#21073;?#36523;体蜷成一团。好像这样就能减缓身体上的疼痛。

    可这?#36824;?#26159;自我欺骗。疼痛非但没有减缓,反而变得更加剧烈。

    “程哥,怎么办。”苏烨眉头皱的死紧。

    “不要紧。”程欢让其他人先冷静下来,然后给元益?#24597;觥!?#33487;烨,去抓药!”

    “好。”

    程欢赶紧拿笔把要用的药物写下来。

    一般常用的戒□□物□□,阿片酊、右丙氧芬,环唑星、丁丙诺非这几种,但是程欢却没有办法叫人去买。因为这些药名都太出名了,但凡和医生这两字沾边,就知道是做?#35009;?#30340;。

    而程欢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怕被人发现。?#36824;?#22909;在戒毒不是只有西医一条路子,中医也同样有应对的法子。

    程欢很快敲定了自己需要的药材,“川芍、?#31243;佟?#32652;活、延胡索、附子……洋金花,就买这几样。”

    “买多少?”

    “每样三百克,不要在一家买。快去!”程欢在?#36136;?#19990;界里曾经参与过一个金三角卧底回来的老兵的戒毒过程。具体要用?#35009;?#33647;,他?#20154;?#37117;清楚。可即便如此,程欢不敢赌,他怕有熟悉中医的看出这方子是?#32654;?#20570;?#35009;?#30340;。

    按照原世界的时间线,程父还有一个月才能回国,在这一个月里,程欢他们不能有半点差错。毕竟那个送他进戒毒学校的表弟可还在呢!

    想必这会燕京那头已经得到他失踪的具体消息,再加上他们这帮人根本见不得光。一旦被抓住,就包括程欢他自己,血检都是通过不了的。所以程欢才叫苏烨分开抓药。未雨绸缪。

    苏烨也激灵,出门就做了改装。并?#19968;?#21435;了和他们买药膳原料时完全不同的另外两家中药铺。

    苏烨跑得快,等抓药回来的时候,程欢这头已经给元益施针完毕了。疼痛稍微得到了控制,可更加难受的肠胃反应也随之来临。

    元益的胃里早就吐空了,再呕出来的都是苦涩的胆汁。被子也裹不住,满头满脸都是难受的?#39038;?br />
    “去煎药。”接过苏烨?#27809;?#26469;的药包,程欢顺手就从里面挑出需要的分量。那头炉子已经生好,药很快下了进去。

    “再忍忍,马上药就好了。”

    “程哥,我没事。”元益咧了裂嘴,朝着程欢露出一个难看的笑。

    “好孩子。”程欢摸了摸他的头,心里说不出是?#35009;?#28363;?#19969;?br />
    药很快好了,苏烨扶着元益起来,程欢把药吹凉了一口一口喂他。

    这服药又酸又苦又涩。元益几乎喝的第一口就要呕出来。可他很快就忍住了。等一碗药灌下去,元益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惨?#20303;?br />
    “难受你就吐出来。”程欢大概知道元益是?#35009;?#24863;觉,赶紧把他抱起来拍了拍背。

    “浪费……”元益忍了半天,才吐出这么句话来。他们就是?#20384;郟?#20986;来之后一路都靠程欢养,又靠程欢照顾。程欢挣钱不容易,这药贵着呢,他说?#35009;?#20063;不能吐出来。

    程?#26029;?#26159;?#35835;?#19968;下,接着心里?#36879;?#34987;狠狠掐了一把那么疼。?#36234;?#27602;学校的恨意也更上一层楼。

    原世界里,这六个少年,除了疯了的苏烨以外,一个都没活下来。如果没有和元益他们相处过,程欢或许只是遗憾,?#19978;?#22312;相处过后,他是真的……

    长出一口气,程欢把元益抱在怀里。他有节奏的按摩着元益后背的穴道,帮他减轻身体的负担。一直过了许久,戒断反应结束,精疲力尽的元益这才陷入?#20102;?#31243;欢把人放下叫他们给元益找身干净?#36335;?#25442;了。

    元益出了许多汗,原本的被子?#30171;?#21333;也浸湿了,程欢干脆让他睡在自己的位置。自己打算守一宿。

    其他几个听到了都觉得不成。“程哥你明天还得去街上,这边我们守着就?#23567;!?br />
    “就是,就是,如果有事儿我们第一时间?#34892;?#20320;。”

    程欢一想也是,干脆顺了他们的意思?#19978;隆?#36825;两天他也很累,几乎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苏烨看他累得够呛,小心翼翼的把被子给掖了掖。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程欢醒了,他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元益的情况,结果却发现应该守着元益的苏烨睡着了,倒是苏韶靠在边上一直看着。

    “胸口闷睡不着?”程欢惦记着苏韶的心脏。

    “没有,我就是醒了正好看他一会。大家都挺累的,我白天还能睡。”苏韶小声和程欢解释。

    程欢没有反?#25285;?#21487;到底还是先给他号了脉,见没有?#35009;?#21464;化这才放心。

    然后程欢又给元益号过一次脉,确定没事儿了才悄无声息的出了门。昨天白天上街摆摊就都累得够呛,晚上元益又折腾,几个小的担惊受怕也是休息的不好。程欢琢磨着让他们多睡一会,自己到院子里收拾今天要用的药材。

    ?#36824;?#22312;这之前,他先得把元益和苏韶的药准备好。

    程欢这边忙活着,可?#36824;?#19968;会,房间的门就开了,是苏韶走了出来。

    “去屋里躺着,外面凉。”

    “我穿了外套呢!”苏韶裹着苏烨的厚外套,一步一步挪到程欢身边。他个头?#20154;?#28904;小了很多,这么一弄,?#36879;?#21482;圆滚滚的小?#36136;?#20284;的。

    程欢看他穿得厚?#35009;?#38459;止他,招手让他在自己身边坐好。苏韶刚十五,这岁数的小少年正是爱玩爱跑的时候。程欢还记得苏烨说过,苏韶以前念书那会还参加过足球队,跑的也特别快。

    只是?#19978;?#20102;,心脏受损,哪怕好好调养着,以后再想要做这么剧烈的运动也不太合适。

    可苏韶却像是并不在意一样看着程欢忙活。对于他来说,能活着已经是老天保佑,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他现在就想这?#26149;?#31243;欢一起呆一会。

    修长的?#31181;?#25670;弄?#21589;?#31361;突的药材,谁能想到就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却一次又一次救了他们的命,又给他们带来了生存的希望?苏韶认真地看着,过了好长时间才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程哥真厉害。”可又过了一会,他却才小心翼翼的问了另外一个问题,“程哥,你这么厉害为?#35009;?#35201;一直带着我们?”

    苏韶虽然年纪小,但却十分敏?#26657;?#25152;以比起其他人要更在意这件事。可程欢却?#27425;?#20102;他一句,“你那时候为?#35009;?#24110;我挡着电棍?”

    苏韶被问的一愣,半晌才嘟囔了一句,“咱们是一块的……”

    “我也一样。”程欢说完,就继续手里的活。?#19978;亂幻?#32972;上一沉,就被苏韶扑住了。

    “程哥……”

    “干嘛?#31354;?#20040;大了还撒娇?”程欢笑着逗他。

    苏韶却并不像苏烨那么别扭,反而顺势亲昵的蹭了蹭程欢的侧脸。“嗯,程哥哄哄我。”

    大病初愈的小少年,软着嗓子的模样就像是?#29031;?#21040;家的小奶狗,程欢的心也软得不行,转头学着苏韶方才的样子回蹭了一下,换来苏韶一个满足的笑容。

    而刚刚起来的苏烨就站在门口看着,不自觉的就红了眼。

    “这是你俩亲哥?”同屋的见他们?#26143;?#22909;,好奇的问了一句。

    苏烨抿抿?#21073;?#27604;亲哥还?#20303;!?br />
    最后这一天,程欢和苏烨出门的时间比之前还晚一点。

    而且因为昨天元益出事儿,程欢就把人都留下看家,只带着苏烨走。板车本来拉起来就不容易,上面又有很多东西。快到的时候,苏烨额头上都是汗。

    “辛苦了。”程欢给他擦了一把,顺手放了一块糖在他嘴里。

    突如其来的甜味让苏烨吓了一跳,等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对上程欢带着笑得眼。“再来一口?”

    “不用,我又不是小孩。”苏烨硬邦邦的回复一句,接着可能觉得自己语气不好,又补了解释,“糖?#35009;?#30340;留着给苏韶和元益吧。他们俩都要吃药。”

    “他们俩要吃药,你的低血糖也得注意。”程欢说着,从口袋里抹了一小袋冰糖放在苏烨的口袋里。“回头给你买大白兔。”

    这是拿他当小孩子逗呢!苏烨别扭的别过头,耳朵一下子就红了。

    今天的生意比昨天要好,?#36824;?#19982;其说是他们药膳做得多好,不如说是程欢一手好医术。这年头的亚健康的上班族太多。身上一点小毛病去医院看也有点太大费周章,程欢这药?#24597;?#30340;?#36824;?#36824;?#34892;?#26524;。昨天不少人吃了之后都觉得挺好,?#24598;?#24847;花点时间照顾程欢的生意。同时也?#19981;?#21548;程欢念?#37117;?#21477;药经。

    这不才刚六点,程欢这边的摊位就排了不少人。最前头的是个神色阴郁的青年。

    “郁证也有很多种,精神压力大,抑郁倾向的确有可能,但也有可能是亚健康引起来的。现在工作这么忙,竞争这么大,亚健康已经是很常见的毛病了。”

    “啊!是这样啊!”青年挠?#22235;?#22836;,半信半疑。他也是听同事说的,说车站这头来了一个买药膳的小哥,?#24597;?#23601;能看出毛病,一身好本事。?#19978;?#22312;又觉得有点虚幻。

    程欢给他号了?#24597;觶?#21448;看了眼舌苔。

    “你最近是不是多?#24524;?#30097;,头晕神疲,?#32423;?#36824;会心悸,遇事胆怯不如以往果断。而?#19968;?#20250;失眠健忘。”

    的确是这样。全?#26657;?#38738;年连连点头。

    “心脾?#21483;欏!?#31243;欢慢条斯理的给他解释,同时包了一包龙眼给他。“回去之后和扁豆,白莲子,?#28363;牽?#31923;米一起熬粥,喝上几天会有缓和。作息尽量保持正常。要是还不成,你再来找我。”

    “啊,那?#23567;!?#38738;年结果药包走了。他后面的老大爷也赶紧上了一步。

    “程儿你昨天给我开的那个药包在来一包。”

    “阿姨用着还行?”

    “嗯,血压真的控制住了。”

    “成!?#36824;?#36825;次吃完您得让阿姨过来一趟,我在给她号?#24597;觶?#20415;于药物删减。”

    “好好好。”老大爷答应着,交了钱,拎着药包就走。而后面像他这样的,还有好几个。

    原本中医这东西对于老年人来说信服的力度就比西医更大,而程欢药包便宜且见效,这附近就算没事儿的大叔大妈?#24598;?#24847;来程欢这买杯茶饮,让他号?#24597;觥?br />
    就这样,?#36824;?#30701;短两周的时间,程欢这帮小的在车?#23616;?#22260;人们的眼里就变成了大宝贝!哪怕是这一片其他卖早点的摊主也都对程?#26029;不?#24471;不?#23567;?br />
    “我说程哥,你发现没有,旁边卖煎饼那阿姨好像好几天没来了。”这天他们正收摊,苏烨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

    程欢听他一说,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倒是旁边卖包子的大叔接了一句,“她家小闺女病了,带着去看病来着。”

    “?#35009;?#30149;啊?”

    “不知道,好像挺严重。我们不是都住在一片来着吗?昨天晚上我听他们两口子说是治还是不治了。还说去燕京来不及?#35009;?#30340;。”

    “那阿姨住哪?”程欢他们在这摆摊,那阿姨一直十分照顾,程欢琢磨着要不要过去看一眼。那大叔倒是痛快,立刻带着程欢往那边去。

    那阿姨住的地方距离车站不远,也就五?#31181;?#30340;路程。然而程欢他们刚走到院子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凄凉的哭?#21834;?br />
    “闺女!闺女啊!”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组三组六全包必中技巧 江苏今日11选5开奖结果查 现在什么app最赚零钱 中国足彩网网上购彩 双色球图表走势预测 福彩3d开奖号码 2开奖结果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 128棋牌秒兑换 284玩彩 江西时时彩开奖过程 排球技术 广东彩票中心营业时间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用特码杀数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