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烨下意识从口袋里把剩下的钱拿出来,翻来覆去数了好几遍,都只剩下三百二十三块六。

    他们一共有七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药不能断的病人。没有身份证无法找工作。重点是,三百多块钱,就连找个民宿租单间的钱都?#36824;弧?#32780;且不仅是住宿,还有食物。

    他们从昨天到现在已经足足一天一宿没有吃东西了。一个年纪最小的少年肚子突然应景的叫了一声。

    ?#21834;?#23567;孩脸皮薄,一下子就红了脸。原本还觉?#20204;?#20917;危急的其他人都绷不住笑了出来。

    “没事儿,别不好意思,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大家也都饿了。”程欢一边笑,一边安抚了小孩一句。

    “走,甭管别的,咱们先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收拾收拾吃饭。”他简单的把剩余的钱精打细算的一遍,对于之后的安排,他心里也多少有了打算。

    只是具体的还要等安顿下来之后再说。

    ——————————————

    虽然是省城,可也只是个三线城?#23567;?#33487;烨是在市井间混迹过的,程欢?#36824;?#25552;醒了一句,他就?#20174;?#36807;来,很快就在远郊这头打听到了一个既便宜又能让他们这么多人同时住下又不显得扎眼的地方。

    是一家?#36234;?#25151;改造的小旅店。平房大通铺一个人二十块钱一宿。一般手头拮据进城打工的人都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程?#37117;?#20010;手里钱不多,这样的地方反而最合适?#36824;?#21487;即便如此,七个人七个床位就是一百四。苏烨把钱给出去的时候感觉像是在割肉。

    接着,程欢叫他去附近给大家买点简单的?#20849;耍?#19968;人一个馒头,一点咸菜,外加一碗小米粥,这一下十五块钱又出去了。

    ?#36824;?#30701;短几分钟,他们手里的钱就花掉了一半。而程欢?#35009;?#26377;?#35009;?#33021;够再卖出去换钱的东西了。苏韶的药还有今天最后一天的,明天要怎么办?他们住在哪里?苏烨皱着眉翻来覆去的琢磨,甚至连工地搬砖都考虑过了。

    然而程欢却在大家?#21450;?#39039;好之后,把他单独找了出来。

    “咱们俩去街上转转。”

    “嗯,是得去转转。”苏烨也十分赞同。总得想法子先找个工作,要不然这一大帮人连吃饭都成问题。

    然而在街上找了一圈,苏烨的心也跟着彻底沉了下去。

    从头开始远?#20154;?#33041;补的要困难许多,工地搬砖都不用他这种没有工作经验的,最后农贸市场那头卸货的倒是说可以雇佣,可却要求他们留下身份证?#20174;?#20214;作为聘用备注。

    这可以说是最常规的管理模?#21073;?#28982;而对于苏烨他们来说,却难比登天。

    苏烨?#32426;分?#30340;死紧。程欢也一直没说话,只是带着苏烨沿着街道两边转悠,后面还找人打听了附近上班族坐车去城里的车站。

    最后,程欢在车站那头站着,盯着班车站牌上的时刻表像是在思考着?#35009;礎?#21487;苏烨的心却一路沉了下去。

    “如果你想进城,明天可以带着其他人先走,剩下的钱我给你。至于我和苏韶我们会自?#21512;?#21150;法。”

    苏烨不是不知好歹的。这一路上他算是看出来了。程欢冷静且有头脑,还有一手好医术,如果自己从省城走,回去燕京根本就是小意思。至于剩下的几个兄弟,虽然不如程欢,可眼下已经没有危险,又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哪怕是要饭也能活着。唯一麻烦的只有他和苏韶。

    苏韶的病,到底是?#20384;邸?br />
    然而程欢却叹了口气,“之前不是和你说了吗?哥有办法。”

    “可……”

    “相信我。”抓住苏烨的手腕,程欢带着他往回走也不多解释。一边走,一边还拿话逗他,“会砍价儿吗?”

    “会。”苏烨不知所措。他做好了最坏的?#24613;福?#32467;果程欢却叫自?#21512;?#20449;他。活了十?#22235;輳?#33487;烨从来都是靠自己。掌心的温暖慢慢传遍全身,苏烨低下头,掩饰自己发红的眼圈。

    然而程欢却大大方方带着他进了中药店。

    程欢买的东西很杂,每一种的分量却不多,都是苏烨没有听过的中药。?#33267;?#24635;总大概买了二十多样。

    像这种城郊的小中药房还真的很难来一个一次性买这么多种药材的买家。而?#39029;?#27426;看着就是懂行,提到药材说的面面俱到。

    “你是学中医的?”老板好奇的问了程欢一句。

    “算是。”程欢点头,?#23433;还?#36825;次是想做个小买卖。要是能成,回头还得麻烦老板多照?#27515;?#39038;客了。”

    程欢?#35009;?#30610;着,直接说了自己的打算。他要做药膳生意。如果能做起来,以后进货量不会太小。

    这其实就是个空头支票,柜台称药的店?#26412;?#24471;程欢可能是有毛病。药膳这东西头几年没少有人折腾。可药就是药,味道不好就是不好。

    就?#30340;?#20123;个滋补汤,加了中药之后味道都是古古怪怪的,许多人都是?#20960;?#26032;?#30465;?#21035;的不说,且看省城头两年需要预约才有位置的药膳馆,现在不少都已经关门了。

    更何况,程欢年纪不大,穿衣打扮也是破破糟糟,怎么可能有钱弄这个?

    这么想着,那店员脸上就露出一点不屑的样子。

    程欢倒是没在意,反而那老店长不怎么高兴,等程欢走了之后,直接把他叫到后面。

    “你对客人这是?#35009;?#24577;度?”

    “不是我态度……”那店员也委屈,“就他们那样的要是能做起来药膳,我都能成首富。”

    “能成不能成是人家的事儿!咱们这是开药店的,人家是没给钱,还是挑事儿说药材不好了?不分?#37117;?#37117;是客,你这态度就不行!”

    那店员不敢反驳,但是心里却觉?#32654;?#26495;想太多,转头?#36879;?#26379;友吐槽,“他们这买卖要是能做成,我直播生吞黄莲十斤。”

    然而另外一边,程欢和苏烨在离开中药铺之后,便往农贸市场那头去。程欢还有别的材料要买。

    “药膳这个得开店吧?咱们?#35009;?#38065;租铺子啊!”苏烨忍不住开口询?#30465;?br />
    在苏烨印象里,药膳多数都在那种有模有样的饭店里。至于一直说的?#35009;?#20445;健功效,其实也很少有人表示真的立刻奏效,都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所以他很想知道程欢打算怎么办。

    “我们不卖菜,只卖汤水。见过流动奶茶店吗?咱们?#24598;?#19968;个类似的。”

    “可会有人买吗?”苏烨觉得程欢这打算恐怕够呛,药膳和奶茶到底不一样,味道上也是天大地别。然而程欢似乎胸有成竹,转头又去买了几个砂锅和一些鸡肉猪心之类的,还有一次性纸杯。算了算,手里的钱还剩下六十。

    行不行就是他了!苏烨拎着东西,明白他们这是背水一?#20581;?#27605;竟没有别的法子。而程欢回去后,又和老板花了十块钱,租了一?#26223;?#36710;。然后就在院子里收拾起来。

    “程哥,这个是干?#35009;?#30340;?”

    “程哥,这个是?#35009;?#33647;?”

    都是十几岁的大孩子,这会轻松了之后,也都变?#27809;?#27900;起来。看到程欢回来就都围了过来。

    程欢也耐心,一个一个问题的回答。等到了后面,他见几个小的总是忍不住把眼神落在肉上也忍不住笑了。

    戒毒学校伙食不好,进去多久,就是多久没有吃过肉。原身只待了一周,可其他几个却是很久没尝到过肉?#35835;恕?br />
    程欢忍不住给了?#20449;担?#31561;明天挣了钱,哥给你们买肉吃。”

    “不用了,肉留着卖钱就好,咱们还得给苏韶买药呢!程哥我们给你帮忙。”

    这几个少年都是手脚利落的,一会就全都弄好了。就是那个板车有点尴尬。

    苏烨虽然年龄不大,可直男就是直?#26657;?#21738;怕是小直?#26657;?#37027;个审美也是不堪入目。至于程欢自己,他大学?#36842;?#37027;会就进了军队,穿惯了军装后面又跟着去?#33487;?#22330;,审美就停留在实用好用就行,所以这头苏烨弄好了板车,程欢虽然看着觉得不太对,可也说不出哪里不好。

    苏烨:会不会有点丑?

    程欢:能用就好吧!

    然而房东正好?#39277;?#30475;见之后忍不住笑了,“你们倒是弄得好看点啊!不是要做药膳的买卖?#31354;?#26495;车跟拉砖头一样看着就让人没胃口。岁数瞅着都不大,怎么就不参考一下那些网红奶茶店?#35009;?#30340;啊!”

    所以网红奶茶店是?#35009;矗?#31243;?#37117;?#20010;面面相觑。程欢是真的不知道,原身?#19988;?#37324;?#35009;?#26377;这个概念。至于剩下的几个在戒毒学校住了好几年,也有点和社会脱节,所以还真不清楚。

    最后房东看不下去,给他们找了几个图片。苏烨凑过去一看,上面一片粉嫩,顿?#26412;?#25077;逼了。倒是另外一个年纪小叫元益的接过来琢磨了一会和程欢说,“程哥,这个我能试试,但是得有材料。”

    “行!你和你苏烨哥去买。”

    这下可好,买卖没开始做,钱?#21482;?#20986;去不少。装饰板车的材料买回来,原本的六十也就剩十块了,还够他们明天早晨一人一个馒头的。

    “这个能卖出去吧!”看着院子里元益带着其他几个小的弄那个板车,苏烨心里七上八下的。

    “放心,肯定没问题。”

    “嗯。”看程欢心里有数,苏烨心里也踏实了一点,但难免担忧。程?#37117;?#20182;一直皱?#36857;?#24525;不住就想逗逗他。

    伸手捏了他脸颊一下,程欢盯着苏烨,“快笑笑,小?#32423;?#28857;子怎么?#36879;?#32769;头子一样!”

    “!!!”苏烨鲜少和人有这么近的接触,直接就僵住了身体。

    可紧接着,程欢却突然把他抱在了怀里,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后?#24120;?#37073;重其事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放心吧,肯定能成。”然后程欢就把人放开,转头去看那边元益弄的怎么样。

    至于留在原地的苏烨却不由自主的红了耳朵。

    屋子里,苏韶这会恰巧醒着,看见自家哥哥这个?#20174;Γ?#20063;跟着挤眉弄眼。“程哥抱你你幸不幸福?”

    “可睡你的觉吧!”苏烨气得糊了他后脑勺一巴掌,然后把人塞进了被子里。可眼神却忍不住又落在了门外的程欢身上。

    这是除了?#25913;?#20043;外,第一次有人主动抱他。怎么可能不幸福?

    ————————————

    一夜时间转眼过去。第二天一早,程欢带着苏烨和元益推着板车出门,剩下的三个留下收拾东西,顺便照顾苏韶。

    他们自觉起的很早,然而到了车站之后。才发现买早点的地方早就人满为患。最后只能停在一个卖煎饼的阿姨旁边的角落里。那煎饼车还挺大,直接把板车当了个严严实实。这下好了,都不只是位置偏僻的问题,而是根本没人看得见。

    “程哥,咱们现在可怎么办?”元益十分担心。

    可程欢?#26149;?#28129;定,“没事儿,酒香不怕巷子深。”

    边说着,程欢边往砂锅里扔了一把黄莲和苦丁。也不知道他这一把下去是扔了多少,这头砂锅里水还没烧开,冲鼻子的苦味就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幸运武林开奖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结果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 元彩票网20选5 彩金娱乐 竞彩足球胜平负全部买 香港开奖结果现场直播i 北京11选5开奖 福建36选7怎么玩 好运快3是合法的吗 可以直接啪的小游戏 好运百万玩法 企鹅明星足球赛直播 九利国际娱乐 3d组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