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哥,那你家人还有可能联系上吗?”有一个人小心翼翼的问了程欢一句,可紧接着就被旁边的同伴拦住,暗示的摇摇头。

    这问题太扎心。能把孩子扔到这种地?#21073;?#31243;欢的父亲还能对他有?#35009;?#29233;?

    更何况,如果真能联系上,刚才程欢叫苏烨买药也不会摘了耳钉让他去金铺卖。他们和程欢住了一周了,也听他说过,那是米兰一个饰品大师的手作高定,据说全华国只有十个名额。拿到大城市挂奢侈品二手网站卖,没有个天价下不来。哪里是小金铺两克普通金子的价钱。

    可即便如此,能碰见金铺也是谢天谢地。同时也?#20204;煨页?#27426;进学校时闹得太疯,那帮人怕闹出人命不敢真的上手搜身,再加上耳钉很小,藏在头发下面所以才没有被抢走。否则他们现在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27426;?#31243;欢并没有过多关注他们的小心思,反而转头问苏烨,“还有多少钱?”

    “三百七十八。”

    有零有整,可他?#20146;?#36275;有七个人,眼下这个小仓库不能?#20040;?#36824;带着一个病人,这点钱根本不足以他们逃到最近的H省会。

    “程哥,咱们怎么办??#26412;?#36807;方才的变故,这帮少年下意识把程欢当成主?#22675;恰?br />
    “药还有?#29238;保俊?br />
    “还有一副。”苏烨碰了碰身边的药包,心里的忐忑更重。弟弟的病不知道?#35009;?#26102;候还能好,这药也不知道能吃多久。小两百一副药,他现在手里的钱是程欢弄得,如果程欢不想供了可怎么办?

    程欢也同样皱起眉。钱?#36824;唬?#20809;是今天就至少要吃三副药。眼下苏韶只是暂且稳住了病情,想要完全治愈怕是最近一阵子这药都是不能停的。

    “和我去药店,至少要再抓四副药。”

    “钱可能?#36824;?#20102;。”

    “去了在想法子。”

    苏烨看了一眼程欢的耳垂没言语。那里,原本带着耳钉的地方光?#21644;?#30340;。至于另外一边的,藏在头发里,他也看的不是很清楚。可就算程欢还能卖掉一?#27426;?#38025;?#35009;?#26377;?#35009;?#29992;。光是他弟弟的病,就能把大家?#20384;?#27515;。

    ?#27426;?#31243;欢却像是感觉不到一样,带着苏烨一路往药铺走。在路过金铺的时候,程欢果然把另外一?#27426;?#38025;摘下来也按照之前金子的价格卖掉。

    “?#22836;?#25165;的是一对?”金铺老板拿在手里看了半晌。

    “嗯。”程欢点头。

    老板不着痕迹的打量他。

    方才苏?#20146;?#20102;之后,那老板就发现这耳钉的牌子十分眼熟,再一查,竟然是个小有名气的奢侈品。当然了,他看不出是高定,要不然肯定不敢直接收。原本以为苏烨是偷来的,现在看到程欢,却又生出另外一种想法。

    即便脸色不好,?#36335;?#20063;十分狼狈凌乱,可却依然掩盖不了程欢的精致的好模样。?#27426;?#24038;半边脸有多精致,右脸脸侧那倒长长的伤口看着就就有多可怖。

    ?#19978;?#20102;,倒像是个落难的公子哥。

    “爸,你说会不会……”那老板的儿子有一些猜测。他们这是距离那个地方最近的小县城。程欢一副贵公子的模样却一分钱没有,还真的挺让人怀疑的。

    “别多说话。”老板皱了皱眉,默不作声的给程欢拿了钱。比方才的多一些。

    程欢也?#27426;?#38382;,?#36824;?#20043;后直接带人就走。

    ?#27426;?#32769;板儿子却觉得不妥,在人走了之后对老板说道,“爸,他们要真是从那地方逃出来的,你给他们钱做?#35009;矗俊?br />
    “那个学校就是造孽的地方。能活着出来?#20848;埔裁?#26377;家了,一千块钱而已。你别管!”老板说完,将程欢那对耳钉放起来。

    真是好东西,?#19978;?#22826;扎手,卖不出去。

    而程欢那头脚步?#35009;?#26377;停,拿着钱先买了药之后,转头就去农贸市场雇了一辆专门拉牲畜进城的卡车。

    那司机十分憨厚,还真信了程欢那句?#20843;?#26379;友去省会治病”的说法,直接让他们把人抬上了后座。

    应该万无一失了吧。

    卡车后?#36842;?#37324;,七个人坐在一起,心里都十分忐忑。可更多的还是充满希望。因为他们明白,只要能顺利离开小县城的地界,到了省城,就可以彻底逃脱戒毒学校的追捕。

    他们的手,还?#23545;?#20280;不到这么长。

    ?#27426;?#22312;路过小县城唯一的火车站的时候,一个眼尖的少年却发现那里正徘徊着几个十分眼熟的身影。

    “是教官!”他一下子蹲下了身体,开始瑟瑟发抖。“他们是要把咱?#20146;?#22238;去的吗?”

    “该怎么办?”

    一时间众人又有点慌张。?#27426;?#31243;欢?#26149;?#24555;稳定了他们的情绪,“别怕,他们不会想到咱们是坐卡车走。”

    “?#35009;?#24847;思?”

    “咱们有七个人又没有?#35009;?#38065;,正常人的思维里,你觉得咱们应该怎么逃跑?最便宜的方案是?#35009;矗俊?br />
    “火车或者大客车?”

    “对,火车票从这里到省城每个人只要二十五块钱,客车稍微贵一点是五十。虽然身上没有钱,?#19978;?#22478;人也算多,但凡找到机会抢一?#28982;?#32773;偷一比都有可能凑到这些钱。所以他们拦截多半是在火车站和客?#33487;?#36825;两个地方拦截。”

    “那高速路口……”

    “不会的。他们就是个上面有关系的戒毒学校,做不到一手遮天。火车站和客?#33487;?#23601;已经很出格了。最多会在距离高速路口最近的客车站点拦截一下,咱?#20146;?#30340;是货车,他们又不是交警没有权利搜查,也多半想不到咱们能弄到这么多钱。只要大家不慌,多半不会引起注意”

    程欢的解释让车上几个少年都冷静了不少。可即便如此,忐忑的?#37027;?#20063;不是那么容易平复。

    ?#36824;?#24456;快,路上的细节就证明了程欢猜测。果不其然,这些人就在高速路口最近的那个公?#24576;?#31449;拦截。甚至一些?#31859;?#40657;车的小型面包车?#24598;?#19979;问了问。借口更是找得很好。

    “我们学校的学生意外丢了,这当老师的?#35009;?#27861;和?#39029;?#20132;代啊!”

    “青春期的孩子不好管啊。”

    可去他妈的青春期孩子不好管!想到在里面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在看看满身的伤口,有一个算一个都恨不得一嘴巴抽在他们脸上去。

    ?#27426;?#35841;也不?#25671;?#22240;为一旦被抓回去,后果不?#21543;?#24819;,他们为了逃出来付出多大的代价?更何况他们面前还躺着一个刚从生死线?#20384;?#22238;来的。

    “再忍忍,等离开这咱们就揭开这个戒毒学校的真面目。”程欢小声的安慰着几个少年。

    “嗯。”他们狠狠地点头应下,眼睛恨得通红。可心里却十分清楚,程欢说的?#36824;?#37117;是美梦。这和当初的网瘾学校不一样,那些网瘾学校的很多人都只是学习不好,不是大众意义上的优秀罢了。可即便如此,这些所谓?#36824;?#20248;秀的人里面甚至有真正的计算机天才,电竞高手,那都是未来的人才。

    ?#27426;?#20182;们却不是,五毒俱全,在外人眼里就是无可救药的垃圾。真闹大了没准还要被反打脸,骂一句?#27036;?#21531;子去死!”“丑人多作怪,恶心!”

    甚至偏激的,没准觉得那戒毒学校是在做好事,帮助清理社会蛀虫。

    可即便如此,眼下的他们也只能紧紧抱住这个名为“必定能够复仇”的美梦。哪怕卑微到?#22235;?#22303;里,也要继续活着。

    程欢深吸一口气,心里堵得难受。

    就戒毒学校这件事,他根本无法准确评判到底是谁更可怜。

    错了就是错了,自然有法律判定。可戒毒学校的?#21483;?#21364;并不可取。重点是,根据系统给出的背景介绍,被送进学校里的那些多半是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其中有百?#31181;?#19971;十根本就不是?#35009;?#30270;君子,而是?#27426;?#24847;陷害或者?#29260;?br />
    而和他一起逃出来的这几个基本上都是这种情况,所以他们才会?#36234;?#27602;学校有这么大的恨意。因为他们当中有三个,根本就是进入戒毒学校之后才染上的毒丨瘾!

    戒毒学校才是染上毒瘾的真正源头,那些所谓砸锅卖铁送孩子来这里求未来的?#39029;?#20204;,是有多么可悲且可笑?

    从客?#33487;?#21040;出高速路口,一共只有短短五?#31181;?#30340;路程,可却像是过了一辈子。?#34987;?#36710;开出高速路口的瞬间,几乎所有少年的心里都松了口气。

    又过了半个小时,确定了不会有人追?#20384;?#20043;后,终于有人直起身子抬头往后面看了看。

    空荡荡的公路上,县城也好,高速路口也好,都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小点。

    他们终于逃出来了!

    “太好了!”几个少年激动地抱在一起。

    程欢看着他们傻笑,任由他们暂时发泄,而自己却始终忙碌的熬着药。

    苏烨弟弟的病还很麻?#24120;?#31243;欢当初配的那服药是根据《伤寒论》里的四逆汤类方、四逆汤衍生方、参附龙牡救逆汤还有张锡纯?#20384;?#22797;汤作为?#24944;迹?#21516;时破格重用附子,山萸肉和麝香定下的。

    其中附子剧毒,程欢破格重用也是一步险棋。

    不破不立,历代用伤寒?#21073;?#35745;量过轻,?#27426;?#21487;实际上,附子虽然剧毒,却为强心主将,其毒性正是起死回生药效的所在。

    《黄帝内经》有云,阳来则物生,阳去则物死。苏韶当时性命垂危,非破格重用附子这种纯阳之品大辛大热才能挽回。

    因此即便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也不能掉以轻心,这药必须一直喂着。这一夜,至少要用三副。

    果不其然,就像程欢推测的那样,当第三副药喂进去之后,苏韶终于睁开了眼。

    “苦……”他小小声的抱怨。

    可周围所有人却不?#32423;?#21516;的红了眼。

    “醒了醒了!你可要把我们吓死了!”

    “幸亏程哥懂医术,要不然你就?#24187;?#20102;。”

    “幸好没事儿,我和你说,咱们逃出来了!逃出来了!”

    苏韶刚醒,还?#34892;?#36831;钝,听着他们一句一句的,下意识转头看向程欢。

    程欢过?#26149;怕觶?#36824;要再吃两副药,等到了省城,我给你换方子,没事了。”

    苏韶眨眨眼,有点听?#24187;靼住?br />
    程欢伸手挡住了他的眼睛,“再睡一会。”

    “嗯。”掌心的温暖让人十?#33267;?#24565;,苏韶忍不住蹭了蹭,还想再说句?#35009;礎?br />
    程欢手上微微用?#35828;?#21147;气,“听话。”

    到底是刚醒,苏韶很快就睡着了。至于其他几个,在得知不需要守夜之后,也横七竖八的挤在一起睡着了。

    他们太累了。

    ?#27426;?#31243;欢却没?#34892;?#24687;的意思,依然十分警醒。而苏烨也一样。

    “谢谢你。”苏烨嗓音格外?#33073;疲?#21487;其中全是迷茫和彷徨。他的心思还在弟弟的病上。程欢说到了省会再给弟弟换药,可钱又在哪里?没有一技之长他们甚至连身份证都没?#23567;?br />
    苏烨其实挺小就出来干活了。他父母双亡,亲戚抢走了父?#25954;?#20135;,就不在管他们。一开始是吃百家饭,等稍微大?#35828;悖?#33487;韶靠着能打和能吃苦在歌厅给?#35828;?#25171;手,赚钱养活自己和弟弟。可后来父母留下的房子拆迁,这笔意外之财却换来了极品亲戚的觊觎。

    他和弟弟被送进戒毒学校的时候只有十六岁。在里面生不如死的过了两年。原本以为逃出来就能从头再来,?#19978;质?#21364;截然不同。

    小时候即便被撵出来,也?#20040;?#26377;热心肠的邻居给一口饱饭。但是现在却?#35009;?#37117;没?#23567;?#33487;韶还?#21152;?#37325;病。

    苏烨第一次觉?#27809;?#30528;这两个字这么艰难。

    程欢看在眼里,心里也有点不落忍。

    “别怕,哥有法子。”摸了摸他的头,程欢语气难得温和。

    苏烨从小就没了?#33268;瑁?#20146;戚都觉得他和弟弟是拖?#25512;浚?#27809;少受欺负。这是第一次有人说要?#20449;?#35201;帮他扛着天。就像是冰天雪地陡然落在掌心一盆热?#36857;?#36824;没感受到热度,就先烫得想要扔掉。

    那苏烨几乎第一时间就避开了程欢的手,粗声粗气的来了一句?#20843;?#24597;了?”

    到底还是孩子,程欢也顺着他,“嗯,你没怕。”

    “你这人……”苏烨一时语塞,干脆低头假装专心照?#35828;?#24351;,可心里的感觉却越发酸涩。

    程欢再次伸手安慰的摸了摸他的头,这次苏烨没有避开。

    一夜的时间就这么过去,当早晨来临的时候,他们也终于站在了省城农贸交易市场的门口。

    苏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虽然还很虚弱,但是已经能够站立了。

    “你们同伴这病还是很严重啊!快点?#39029;?#21435;看吧!?#34987;?#36710;进不了市?#34892;模?#21496;机就在这里和程?#37117;?#20010;人分开。

    而程欢一行人先是往大马路那头走,确定司机不会在关注他们之后陡然换了方向,进了一条没有?#35009;?#20154;注意的胡同。他们得先商量一下后面的安排。

    程欢想了一会,先问了苏烨“咱们还有多少钱?”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彩吧vip首页 财神捕鱼发发发捕鱼下载 天游路线检测 福彩3d试机号314历史开奖 任9玩法规则 足球指数.足彩指数 天齐网p3开机号 北京少儿国际象棋培训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伟德足球开户 澳门银河 yuan广东彩票网 黑龙江11选5定胆技巧 秒速飞艇历史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今天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