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会出人命的!”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不逃就好了,快回去,我们快回去!”

    “程欢,你他妈就是个废物!?#35009;?#26377;钱人家的小少爷,我弟弟要被你害死了!”

    嘈杂的吵闹一刻不停的传进程欢的耳朵,撕心裂肺的哭声里透出的绝望和彷徨几乎要把人的心撕开了再揉碎。

    程欢被人推搡着,后背重重的靠上了墙壁,剧烈的疼痛让他呛咳了几声。接着他睁开眼,却只看见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脸色青白却喘息剧烈的少年。

    急性心力衰竭,必须立刻?#26412;齲?br />
    程欢是个很有名的战地医生,面对病人他本能的想要上前,却被守在床前的高个子少年一把推开。

    “滚!”

    又是一个趔趄,程欢手脚乏力,一个没站稳狼狈的摔到在地上。紧接着,一?#25991;?#29983;的记忆陡然涌入脑海。他终于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不是他熟悉的世界,这个壳子也不是他的,而是他绑定共享系统后穿越的第一个任务世界。

    勉?#30475;?#22320;上站起来,无力的手脚和混沌的脑子让他的思考能力变得极其缓慢,可这种无法抵抗的状态,却非常适合他快速接受原身的记忆以及这个世界的剧情。

    只能说,不是每一个作死的极品都是自己想死的。

    这个世界是由一本渣攻贱受狗血虐文搭建而成的世界,结?#21482;?#26159;BE。

    整个故事围绕着一个?#24515;?#26195;的会所“少爷”展开。?#19978;?#31243;欢穿越的这个原身,既不是渣攻齐未明,也不是?#35009;?#28145;情男配,而是里面导致聂晓?#25512;?#26410;明虐?#24213;?#32456;失败的同名极品炮灰。

    最终死无全尸的那种。

    而更坑爹的还是齐未明和原身之间的关系。他和原身竟然是豪门?#25512;?#20961;中医家庭彼此抱错的孩子。

    原身应该出身平凡,却意外在豪门娇宠长大。一直到他二十岁生日那天早晨第一次见到齐未明,噩梦开启了。

    “看见了吧!这个才是舅舅的亲儿子,你就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一直看程欢不顺眼的表弟想了个法子,让原身见了齐未明一眼。然后还不?#20154;从?#36807;来,两个突然出现的彪?#26410;?#27721;就把他抓上了去戒毒学校的?#24213;印?br />
    “我爸不会同意的!”原身拼命挣扎喊得嘶声力竭。

    “得了吧!亲子鉴定最多一周出来,你觉得舅舅还会在意你吗?”

    货车车门就此关上,随着阳光一起被隔绝的,是属于原身的最后一丝希望。

    记忆里的阴暗让程欢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而不远处几个除了恐慌就只剩下崩溃的少年更是让他本能觉得悲哀。

    还有?#35009;?#20250;比被家人舍弃更让人绝望?

    这几个少年都是原身在戒毒学校里认识的同学,也是拼了命和原身一起从戒毒学校逃出来的同伴。

    戒毒学校,听着像是能够帮助人走向正道的好地方。可?#23548;?#19978;进去了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阴暗。

    和科学戒毒根本搭不上边,所谓的药物干涉更是连正规生产批号都没?#23567;?#26368;可怕的是吃过那种药之后的感觉。就像是整个人都完全放空了,情绪、思维、甚至感情都变得苍白空洞。

    至于其他辅助戒毒的方法更是惨无?#35828;?#21040;了极点。毒丨瘾发作的会被绑起来扔到小黑屋里关起来,一关就是好几天,除了提供一碗粒米可见的白粥维持生命,剩下的就?#35009;?#37117;没有了。可一旦?#31455;?#21435;戒断?#20174;Γ?#20986;来之后?#21364;?#20182;们的,就是无尽的劳作。

    ?#27036;?#21531;子有?#35009;?#27963;着的意义?你们就是蛀虫,就是捡剩饭都浪费食物的贱种!”所有教官嘴里,这些被放到戒毒学校的孩子根本就不配为人,只是随意凌虐的畜生。他们甚至来了兴致,还会把人扒光了扔到操场里?#21171;?#35770;足,看哪一个孩子的肋骨更分明一些。

    就这样几乎毁灭尊严的戒毒方?#21073;?#33021;够成功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十有八丨九都疯了。可绝大多数?#39029;?#24182;不在意,毕竟变成神经病,总比腐蚀毒品之后死了强。

    可原身却是真正的无妄之灾,他根本就没有吸毒,那次之所以会被检验出来,完全是喝醉了被人哄骗才误吃了摇丨头丨丸。

    一个娇养大的小少爷,又长得漂亮精致,送进去的瞬间就知道会发生?#35009;礎?br />
    程欢下意识伸手摸上右脸,一道丑陋的疤痕从眼尾横跨到下颌。这是原身进学校第一天砸碎了盘子亲手给自己留下的痕迹。他宁愿死,也不受这份侮辱。

    ?#19978;?#30340;是,并没有人在意他的生死,只是怕闹大了不好交差罢了。

    所以原身逃了。

    他汇合了同寝室的几个刺头,其中有一个是在舞厅看场子的小混混苏烨,能打的很。加上原身还算有脑子,拼了命最后还是逃跑成功。

    可如果真的这么顺利那该有多好?

    在逃跑时,为了保护原身,苏烨弟弟苏韶的后背被电棍敲?#23567;?#19968;开始苏烨背着他还没觉得,可?#26085;?#21040;可以藏身的落脚地之后,就发现苏韶已经不行了。

    电击引起了急性心力衰竭,谁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可偏偏此时满口答应只要逃出学校就有人救援的原身却无法联系上程父。因为此时的程父正在国外陪刚刚认祖归宗的齐未明听一个学术报告。

    一?#21898;?#22823;孩子,守着一个濒死的病人,最后的结局不?#36828;?#21947;。

    原世界里,为了保住苏韶的性命,最后他们不得不回到戒毒学校,可苏韶因为延误了最好的?#26412;仁被?#19981;治而亡。至于?#21364;?#20182;们的也不是安慰,而是更加可怖的凌丨虐。

    苏烨疯了,其他几个没疯,也因为承受不住凌丨虐绝望自杀。所以等程父从国外回来发现事情不对把原身救回来的时候,原身的性格已经变得偏激而敏?#23567;?br />
    他对两位父亲?#25512;?#26410;明都充满了怨恨,至于被救之后受到的纵容和关?#24120;?#20063;全然当做虚伪的补偿。回去之后,更是为了报复各种?#25512;?#26410;明作对。

    当然了,关于工作他也做不了?#35009;矗?#21487;感情上却能横插一脚。

    最后活生生把两位父亲气死,拆散了齐未明和聂晓。可以说是书里最臭名昭著的极品男配,人人喊打。

    ?#27426;?#31243;欢却并不觉得。抱错不是原身能够决定,他恨聂晓也是事出有因。

    他逃离戒毒学校时给程父拨出的救命电话就是因为聂晓才会被错过。那时候,聂晓正跪在程父的面前,声泪俱下的恳求程父,一?#26412;?#32544;程父松口,?#24066;?#20182;陪在齐未明身边。导致程父没有机会拿出?#21482;?#38169;过求救电话,最终酿成苦果。

    的确,在聂晓的视角,他并非有意,也的确因为原身失去了自己?#38750;?#19968;生的爱情。可从原身的视角,聂晓却不可原谅。就因为他,原身失去身为人的资格,而混混的弟弟更是丢了命!

    可比起聂晓,更让人恶心的是背着程父送原身进戒毒学校的表哥,还有这所仗着“戒毒”为所欲为的戒毒学校!

    “共享系统正式启动,载入共享许愿者。一共三名,许愿者1,原身,希望保住同伴性命,彻底颠覆戒毒学校,变成一个?#20040;?#22827;,孝顺两位父亲。如果可以,这辈子都不想在看见聂晓,更不想和他扯上关系。许愿者2,程父,希望原身能够变好,平安?#24598;幀?#35768;愿者3,齐父,希望能够帮助到原身,不要在错过以后的父子缘分。”

    随着系?#31243;?#31034;音,程欢这个世界的任务随之开启。

    他快速的整理了一下任务内容,立刻心里有了成算。

    原世界里,所有的悲剧都从苏韶的死开始,那么这一次,他干脆直接将悲剧源头斩断。

    这么想着,程欢站起身,快步走到苏韶面前。

    “你又想做?#35009;矗俊?#24351;弟濒死,苏烨已经失去理智。看见程欢就想揍他,觉得如果不是替程欢挡那一电棍,苏韶根本不会出事。

    ?#27426;?#36825;一次,程欢却远?#20154;?#28904;还强悍,“让开!别耽误我救人。”

    “?#35009;矗俊彼?#28904;十分惊讶,因为他从来不知道程欢竟然会医术。可程欢已经蹲下来仔细检查苏韶的情况。

    和他之前判断的一样,急性心力衰竭。?#27426;?#21040;底还是耽误的时间太长。此?#24444;?#38902;四肢冰凉,面色灰败,嘴唇还有指甲都泛起青?#20185;?#31243;欢伸手感受了一下鼻息,十?#30452;?#20919;。

    如果在医?#28023;?#36825;种情况可以直接下病危了。

    “你到底会不会看??#24444;?#28904;是真着急。程?#37117;?#26597;手法看起?#26149;?#19987;业,可他突然想起来,他们没有药啊!他以前看过别人?#26412;齲?#19981;仅是药物,器材也都很全。?#27426;?#20182;们现在?#35009;?#37117;没?#23567;?br />
    程欢依旧冷静,“去抓药!”

    “没有钱。?#24444;?#28904;更绝望了。

    可程欢好像并不在乎,他已经念出了药?#21073;?#25105;写下来,你找到中药?#24656;?#21518;,必须一个字不差的念给那些人听。”

    “附子两百克,干姜六十克,炙?#20160;?#20845;十克,高丽?#31283;?#21313;克,山萸净肉六十克,生龙牡粉、活磁石各三十克,麝香零点五克。另外,买一个?#20183;坑?#30340;砂锅,还有一套针灸用的银针,以及消毒用品。”

    没有?#21073;?#31243;欢干脆?#35835;?#19968;件衣服,从仓库最角落里的?#31080;释怖?#32763;出来一个还勉强能写字的?#20179;楸市荊?#23558;自己说的这些详细的记录下来,免?#27809;?#28151;忘记。

    这是程欢唯一能想到的救人方式。

    心力衰竭病人的抢救策略一般讲求8个字?#30333;?#21560;、吗、尿、轮、管、强、碱”。

    ?#27426;?#30524;下程欢他们在的地方是个小县城,医院的话,他们这个身份是不能去的。

    戒毒学校和当地不少机构都有关系,一旦住进去走漏风声很有可能就会被发现并且抓回。而急性心力衰竭需要的西药是不可能在普通药房买?#21073;?#37027;么西医的方式就被掐死了。

    不过幸好,程欢在?#36136;?#19990;界里本身是?#24656;?#21307;起家,他方才开的方子,就是中医针对急性心力衰竭的?#26412;?#33647;方。

    与此同时,程欢拨开脸侧的头发,从耳朵上扯下?#24187;?#32819;钉递给苏烨,“跑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街角处有一个收金器的店,你拿去卖了,然后买我说的东西回来。”

    “这……”

    “快去!”

    “好。?#24444;?#28904;顾不上别的,直接跑了出去。而程欢这头,也开始了对苏韶的?#26412;取?br />
    “过来帮忙!”程欢招呼其他的人。

    一般情况下,针对急性心衰患者,有条件的需要马上吸氧,?#27426;?#30524;下他们没有条件,但是程欢有别的法子减缓心脏负担。

    ?#20843;?#24320;他的领扣、腰带。把人扶着坐起来。”

    “这,这行吗?”

    “别废话,快!?#26412;?#21629;就是和阎王抢时间,程欢的语气也变得急迫起来。其他几个少年被他的气?#26222;?#20303;,也赶紧照做。

    程欢没闲着,留着一个扶着苏韶,让剩?#24405;?#20010;人?#21450;?#33136;带解下来。

    “把他的四肢用腰带结扎上,每一肢体结扎5?#31181;櫻?#28982;后放松5?#31181;印?#31435;刻!”

    与此同时,程欢找到穴位。阳溪、天荣主胸满不能息。没有针灸用的银针,程欢只能用指压?#33848;?#20195;替。

    “程哥,能救活吗??#29384;?#30528;混混弟弟的少年看着程?#37117;?#20046;要哭出来。他抱着人,更能清楚的感受到怀里同伴体温的下降。

    这是人命啊!他是真的害怕。

    程欢抬头看了一眼,却并不能给出真切的回答。能做的都做了,他在等。?#20154;?#28904;拿着药回来。

    时间一分?#24187;?#36807;去,就在众人都快被这种紧迫感?#21697;?#20102;的时候,苏烨终于回来了。

    “买到了!现在怎么办?”

    “生火煎药,开水武火急煎!快!煎多少就送过来多少!”生怕苏烨?#24187;?#30333;,程欢又多解释了一句,“武火就是大火!”

    “是!?#24444;?#28904;立刻答应,赶紧点火生炉子煎药。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苏韶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刚刚平复了一些的喘息又变得更家剧烈了起来。

    “挺住,挺住啊!”手里扇着炉火的扇子摇得飞快,苏烨看着弟弟心都快碎了。

    “起开!”程欢看不下去,干脆自己接过来。

    苦涩的药味?#33268;?#22312;小小的仓库里,如果是平时,一定会呛得人想要骂街。?#27426;?#29616;在,这股子药味,在众人眼里却是能够保命救人的仙丹。

    第一?#25105;?#21890;进去的时候,苏韶已经不会吞咽了。脸上布满了死气。

    会死的吧!所有人都这么觉得。苏烨更是红了眼。

    接替程?#37117;?#33647;的少年脸色惨白,动作都变?#27809;?#26800;起来。他们从被送到戒毒学校的那一天起,就知道自己被家里抛弃了。如今逃出来也是一无所有,要是连同伴都保不住性命,他也不知道最后他们会变得如何。

    绝望一点一点在狭窄的空间里?#33268;?#24320;来,可程欢却一直十分冷?#30149;?br />
    当第二碗药灌了进去,苏韶的呼吸依?#24187;?#26377;变得平稳。

    第三碗药,第四碗……

    ?#27426;?#24403;第五碗药喂进去的时候,苏韶的脸色竟然奇迹般的好转了起来。

    这……这是缓过来了?

    苏烨举着药碗的手都开始不停的颤抖。与此同时,程欢那头也给银针消毒,解开衣服之后,在缓解心衰的穴道上插上银针。

    喘息渐渐的平复下来,苏韶虽然还没?#34892;眩?#20294;是脸色已经不在难看得像是个死人。

    “成了。”最后一根银针落下,程欢转头看着苏烨放松的笑了笑。

    “我弟弟活了??#24444;偵呛?#29408;地捏了自己大腿一把。疼?#32654;?#23475;,不是做梦,可应该高兴的事儿他却直接哭了出来。

    而剩下的几个少年,也都懵了一样的站在原地,过了好半?#21361;?#25165;全都咧开嘴笑了。

    “活了!活了!”

    “太好了,呜呜呜,活了……”

    一直过了很久,他们才渐渐冷静下来。与此同时,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们面对。

    只是脱离危险,人还没有清醒。重点是,他们现在可以说是戒毒学校的“逃犯”。随时都会有被抓回去的危险。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内蒙古快三下载 包租婆中特资料大全 加拿大28走势图 - 查询 足球论坛推荐高手 网络有什么挣钱的门路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的 山西十一选五基本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浙江体彩6+1第18140期 体彩顶呱刮运8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 湖北快3数据 广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中彩网 3d出号规律 人与电脑单机下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