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盛世书香 > 第87章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等王妈妈带着人出来找,三公子已不知去向,经路边的下人提示,才追到西边的小院。

    但见平珒独自坐在廊下向阳处,苍白的小脸因日头而多了几分气色,可一见她们便满目惊恐。

    王妈妈进门就命奶娘抱走小公子,祝镕从屋檐下走出来,淡淡地问:?#30333;鍪裁矗俊?br />
    “小公子该吃药了,奴婢抱他回去吃药。”王妈妈如今也是忌惮祝镕的,成年的公子,个头儿高,学得一身功夫?#35828;茫?#22905;一个五十来岁的婆子怎会被放在眼里,避开祝镕的目光说道,“天气一热,飞?#38376;?#34411;都出来,小公子禁不住若被咬一口,整夜疼痒难受,又该睡不好了。”

    “争鸣,点上艾草,拿拂尘来,在珒儿身边仔细伺候着。”祝镕回身吩咐争鸣,说罢后,走到弟弟身边,他只淡淡看一眼,几个乳娘就不敢动手了,怯怯低头?#35828;?#19968;旁,又或偷眼看王妈妈。

    “三公子,您这……”王妈妈只能搬出大夫人,“您公务繁忙,难得在家一日,大夫人可不愿您累着,还是?#38376;?#23138;把小公子抱回去吧。”

    祝镕道:“自然要回去,夜里就回去,在我这里玩一天,不行吗?”

    王妈妈赔笑:“您这话说的,怎么不行呢,只是大夫人那儿担心,奴婢也不好交代……”

    祝镕伸手揉了揉弟弟的脑袋,漫不经心地说:“去回吧,照实说就是,母亲若是怕我累着,你告诉母?#31069;?#25105;不累。”

    这边的人还没退下,小厮们已经从厨房回来,捧着两大食盒的吃食,祝镕示意弟弟跟他走,平珒弱弱地站起来牵着兄长。

    “我们要用午饭了。”祝镕道,“王妈妈?#19981;?#21435;用饭吧,别饿着了。”

    “三……”不等王妈妈再开口,一大一小哥儿俩就已进门去。

    争鸣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拂尘,另一手举着燃起的艾草,满世界?#19968;櫻?#21475;?#24515;?#24565;有词,“?#24515;?#20204;咬小公子,?#24515;?#20204;敢咬,快滚,快滚……”

    王妈妈被扬起的烟尘迷了眼睛,骂了声:“小畜生……”带上人狼狈地走了。

    争鸣叉腰站在门前看,啐了一口:“老毒妇。”

    屋子里,平珒随哥哥在膳?#29436;?#22352;下,自己拿了筷子,捧着碗。

    但他长到十一岁,就没拿过几次筷子,两根棍子在手指间不听使?#21073;?#22841;不起菜来。

    祝镕自顾自吃着,任凭弟弟?#30446;?#23376;到处戳,平珒急了,放下筷子用手抓,但忽地心头一慌,收回手,怯怯地看着哥哥。

    “拿吧。”祝镕说,“刚不是洗过手了?”

    苍白的小脸上,立时有了笑容,抓起一只裹着汤汁儿的大虾仁,嘬了又嘬,放下又要拿第二只。

    祝镕问:“不吃虾肉?”

    平珒弱弱地说:“奶娘说我克化不动,不能吃虾肉。”

    祝镕道:“你在嘴里多嚼嚼,嚼烂了再往下咽,长一口牙做?#35009;从?#30340;?”他指着满桌的菜说,“没有你不能吃的东西,慢慢吃,嚼烂了咽下去,还等肠胃去替你克化?够不着就站起来,男孩子吃饭,不要扭扭捏捏。”

    “可是……这样?#36824;婢亍?#24351;弟早已被嫡母驯养得服服帖帖。

    “你糟蹋食物才?#36824;婢兀?#31561;你长高个子,长结实了,再学?#23138;亍!?#31069;镕毫不?#25512;?#22320;问,“再说了,你能不能活到学?#23138;?#30340;那天?”

    平珒可怜巴巴地望着兄长,他当然惧怕生死,眼睛里泪水打转。

    “不许哭。”祝镕冷着脸道,“吃饭你哭?#35009;矗?#24819;活下去吗,那就好好吃饭,将来?#28909;?#21733;还结实。”

    “唔。”男孩儿抹了眼泪,径直爬到椅子上,去抓他够不着的菜肴,祝镕别的?#35009;?#37117;不管,只要他仔细把食物嚼烂了才吞咽,一顿饭吃了平日里三四倍的时间,几样菜冷了又做新的来,到最后其实平珒也并没能吃多少,可是他吃高兴了,两边脸蛋子都见了血色。

    韵之闻风而来,闯进门就见弟弟站在屋檐下,傻乎乎地望着树梢上打架的鸟儿,祝镕兀自在书?#31354;?#29702;公文信函,她扒在门前说:“哥,我带平珒去清秋阁行吗?”

    祝镕抬起头:“别带他疯跑,别一下过猛了,慢慢来。”

    清秋阁里,三姑娘她们默书不好,被扶意罚抄,这会儿抄好了来给先生看,扶意严肃地说:“下回交代的功课再做不好,就要打手心了,老太太可是把戒尺都给我备下的,你们不是来闹着玩,不服我的,也就不必来了。”

    慧之蹭到身边,软软地撒娇,扶意道:“你们三个说好的,一起不做功课,和我作对吗?”

    念书?#31449;?#26159;一件枯燥的事,扶意虽疼爱小姑娘们,可做起先生便要求?#32454;瘢?#22905;们难免日久就倦了,本以为偷个懒不打紧,谁知先生说一不二。

    映之?#20855;媯骸?#20108;姐姐怎么?#35009;?#37117;会。”

    扶意好生道:“你们二姐姐这么大时,跟着老太太念书,见天挨手心板子,只是在内?#35946;錚?#20320;们都看不见,外人也不知道。等外人看见她的时候,她就爬到树上去了,就以为老太太只会宠着二小姐。”

    说曹操曹操?#21073;?#38901;之站在门前,神神秘秘地说:“你们看,谁来了?”

    姑娘们好奇地看着门前,她闪过身子,平珒傻傻地立在后头,但比不得平日里苍白虚弱,一顿像样的饭菜吃下去,?#36335;?#26543;草逢甘霖般,茁壮明亮起来。

    姐姐们围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怎么把他带来了,韵之说是三哥哥领出来,带去小?#35946;?#21507;了午饭,但哥哥有公务要忙,他一个人傻傻在院子里看鸟儿打架,还不如过来坐会儿。

    映之?#22902;?#24351;弟,带他坐在自己的席上,摸了摸手问:“冷不冷?”

    韵之在一旁懒懒地说:“都五月天了,还捂着?”

    平珒好奇地打量书房里的陈设,他长这么大,因身体孱弱,不得念书,除了会背三字经和几首唐诗,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正经写过。

    从三哥哥教他摔药碗反抗,到今日跟出来饱饱吃一顿,小?#19968;?#36234;发明?#35270;?#25954;,对扶意说:?#25226;越?#22992;,我想写自己的名字,写哥哥姐姐们的名字。”

    韵之在边上嘲笑:“真是个傻?#19968;錚?#36825;么大了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儿。”

    被扶意和妹妹们一顿埋怨,众星捧月似的围着平珒,三姑娘把着弟弟的手,一笔一划写下他们各自的大名。

    慧之在一边说:“还有大嫂嫂和小侄儿们。”

    三姑娘便又带着弟弟,写下:闵初雪、祝怀枫,祝嫣然。

    韵之嚷嚷着叫来绯彤:“去请少夫人来,带上怀枫?#29609;?#28982;。”

    绯彤进门道:“二小姐,您?#19978;?#20572;吧,这几日二夫人脸上不好,少夫人没少挨?#25285;?#36824;敢带着孩子出门?”

    韵之知道,无非是为了四?#39318;?#22915;母子平安,母?#20180;?#37324;不知在。

    她反而很平静,没有因此格外高兴,像是真正长大了,明白躲过这一遭,还有下一劫,爹娘不达目的不会罢休,她要做好长远的打算。

    “就说老太太要见小重孙子。”韵之道,“你怎么那么笨,赶紧去。”

    巧的是,二夫人因两天不出门,担心在婆婆跟前失礼,吃了午饭就打发儿媳妇带孩子去请安,半道上就被绯彤遇上,一并带来清秋阁。

    两个小娃娃一进门就撒丫子到处跑,被姑姑们一人拎一个捉回来。

    清秋阁里,从没这么热闹过,少夫人稳重温柔,难得遇见平珒,怕他身子弱,一直守在边上,一面?#22836;?#24847;说说话。

    提起前日端午在宫里,又和闵初霖不?#24895;叮?#20294;是安国郡主出面赶走了她,少夫人叹道:“郡主帮谁也不会帮她,更何况她原就可恶。”

    韵之问道:“王妃娘娘当真与宰相府不和,我也只当是传闻。”

    少夫人说:“我从小没在家里见过她,倒是祖父祖母和我父?#31069;?#36898;年过节往纪州送礼,但纪州王府从没有回礼,?#32423;?#22993;母和王爷上京来,也是我们去王府拜访,不过冷冷地坐一回,就散了。”

    韵之问:“难道您家老太太,曾经虐待过继女?”

    少夫人说:“从前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家里有年纪的嬷嬷们,也从来不提当年事。”

    她说着,起身道:“不能光顾着玩耍,我要去内院请了安,母亲还等着我呢。韵儿,你们好好的,别玩闹,别给扶意添麻烦。”

    扶意亲自送少夫人到门前,两个小娃娃抓着她的手舍不得走,少夫人说:“要是将来,也能请你给我家嫣然教书就好了,可是等嫣然长大,扶意你?#33485;?#23601;做母亲了吧。”

    扶意嗔道:“原来大嫂嫂也爱不正经,不怪有韵之这个小姑,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福彩开奖视频现场直播在哪看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 吉林11选5复式玩法 天津快乐10分手机软件 高消费娱乐场所 互联网彩票销售 qq欢乐升级游戏下载 上海二八杠报牌器 彩票店 公路自行车赛平均时速 云南快乐十分杀号方法 500w彩票软件 电子游艺套利 福建体彩31选7出球顺序 幸运农场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