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35828;?#32654;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六章 无敌的火器
    “陛下,右武卫刚刚送抵捷报,房驸马率军在诺真水大破契苾可勒,数万薛延陀大军尽数歼灭,诺真水大捷!”

    大殿内瞬间一静,唯有内侍总管王德的余音在袅袅回荡。

    一众走到门口的大佬齐齐止?#21073;?#30475;着面色兴奋的王德,再看看“腾”的一下从书案之后站起的皇帝,纷纷面露惊诧。

    这怎么可能?

    武川镇距离诺真水足有三天以上的行程,兵卒由这两处地方将战报传回长安,要足足半?#29575;?#38388;,这其中难免有所延误,导致两拨传递战报的兵卒之间相差不足三天,或者超过三天。

    尤为重要的是,右屯卫在攻陷武川镇之后,即刻派人回京送抵战报,然后全军北上?#26041;?#34203;延陀军队,双方应该在诺真水一代遭遇,发生大?#21073;?#30001;此右屯卫大获全胜。应该是战斗刚刚结束,右武卫便赶?#21073;?#25152;以这份战报非是历经大战的右屯卫送达,而是清理战场的右武卫代替。

    这就是说,右屯卫攻陷武川镇之后全军北上,右武卫刚刚抵达武川镇,而当右武卫追着右屯卫的脚步抵达诺真水,右屯卫于薛延陀军队的战斗已然结束。

    由此推断,战斗的过程不超过半天……

    然后听听王德刚才喊的是?#35009;矗?br />
    “诺真水大破契苾可勒,数万薛延陀大军尽数歼灭”……

    半天的时间,将契苾可?#31456;?#39046;的数万薛延陀精兵,在旷野之上歼灭?

    娘咧!

    要不要这么扯淡?

    于是,一众大臣纷纷止?#21073;?#30475;着皇帝,面露惊异。

    李二陛下也心中一惊,他不是长于深宫的太平皇帝,当年亦曾跃马挺槊疆场杀敌,如今大唐之疆域有一半都是他率领着天策府的众将打下来的,文治武功,丝毫不逊色于古之圣王,焉能不通战阵之事?

    与诸位大臣所想一般,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糊弄他这个皇帝,谎报军功……

    但是转念一想,这两份战报一前一后,一个是房俊所发,一个是薛万彻所发,这两人哪一个是谎报军功之人?都不像。若说规规矩矩做官,这两人没一个沾边,都是嚣张跋扈趾高气扬,横行霸道?#24656;?#26080;人的棒槌!

    但是李二陛下敢确认,这两人对于他这个皇帝的忠心和敬服,比之那些看上去文绉绉懂规矩的臣子强出去不止一筹。

    这两个棒槌闹腾起来?#35009;?#20107;儿都敢干,但唯独不会做出“欺君罔上”这种事来。

    嗯,他很?#34892;?#24515;……

    想到这里,李二陛下难掩振奋,连忙道“斥候何在?#20426;?br />
    王德道“就在殿外!”

    “宣!”

    “喏……”王德领命,起身快步走出去。

    李二陛下冲着站在门口止步的诸位大佬,笑着招招手“来来来,暂且坐下,都听听右屯卫的战果如何。”

    诸人自然不可能这个时候离开,心中又是惊奇又是兴奋,便纷纷走回自己的座位。李二陛下又吩咐左右的内侍,去沏?#30636;?#27700;端来精致的糕点,放在众人面前的案几之上。

    这会儿即便是对房俊甚为不爽的长孙无忌,也不会轻易出言?#25932;┦裁礎?br />
    先前只是稍稍质疑房俊贪功冒进,这没过半个时辰呢就传来了诺真水大捷的消息,谁知道那个棒槌会否再次弄出一个大新闻?哪怕心中想要将房俊一脚?#20154;潰?#20063;得等到确认了消息之后再做思?#20426;?br />
    稀里糊涂的便去踩人,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少顷,王德回来,身后跟着一个风尘?#25512;?#30340;校?#23613;?br />
    “末将右武卫校尉王文度,参见陛下!”

    这校尉年岁不大,身形消瘦,但脸上的风尘疲累却难掩其中之勃勃英气,浓眉如刀,气度俨然。

    李二陛下仔细端详一番,问道“太原王氏子弟?#20426;?br />
    校尉肃容答道“陛下睿智,先祖信威将军尊业公。”

    “信威将军尊业公……”李二陛下沉吟一会儿,才起来这是谁。

    南梁右卫将军、衡州刺史王神念,那是太原王氏之先祖。已故侍中王珪的祖父王僧辩,便是王神念之次子,?#36865;?#29579;神念的长子叫做王尊业,曾官至信威将军,想来便是这王文度的先祖。

    虽然在如今的由王僧辩传下来的太原王氏门中属于旁支,却也是正儿八经的太原王氏子弟。

    ?#23433;?#38169;,?#20848;?#23376;弟,可以驰兵塞外出生入死,不辱令祖之威名,着?#30340;?#24471;。”

    李二陛下夸赞一句,神情看着甚是欣?#20426;?br />
    褒奖、简拔似王文度这等旁支却有才能的?#20848;?#23376;弟,是他一贯最爱干的事情……

    王文度激动道“多谢陛下夸赞!身为大唐军人,忠君报国,万死不辞!”

    毫无疑问,有皇帝这么一句话,不仅使得他往后在?#26131;?#20043;中地位?#24178;送?#26356;是顺风顺水,步步高升指日可待。

    李二陛下满意颔首,这才说道“战报何在?#20426;?br />
    王文度自怀中取出竹筒,交给王德。

    王德将其?#34892;?#31546;取出,双手呈递给李二陛下,李二陛下再一次用小巧的银刀挑开火漆,?#36214;?#35266;阅。

    一双剑眉便舞动起来……

    良久,李二陛下放下?#31181;行?#31546;,长长的吁出口气,神情振奋,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打得好!”

    然后才命王德将信笺交给大家穿越。

    大殿上窸窸窣窣的穿越着信笺的声音,看完了人尽皆一脸振奋,与身边的人相互低声交谈。

    等到大家都看完,李二陛下面露微笑,问道“诸位爱卿,对此有何看法?#20426;?br />
    李绩凝眉问道“非是微臣质疑这份战报,但是数万薛延陀大军如此轻易的被右屯卫屠?#25964;?#23613;……实在是不可思议。火器当真有如此骇人之威力么?微臣想要询?#25910;?#20301;校尉,可否知晓当时战斗之详情?#20426;?br />
    不仅是他,即便是李二陛下,已有一些不敢置信的意味。

    他自然之道火器厉害,更知道房俊一心一意的研发火器、改良火器之上投入巨大,城南那个?#21476;?#23616;几乎就是?#27809;?#28548;澄的金子堆起来的,整个大唐最好的工匠,最好的铁料,几乎将匠人的地位提升至与士子官员相等的极高待遇,一旦宣扬出去必定震惊整个天下。

    然而战报之上描述的战斗之过程,依旧?#32654;?#20108;陛下难以置信。

    若是火器当真如?#36865;?#21147;,从今而后,骁勇善战的胡族铁骑在手持火器的唐军面前,岂非如待宰羔羊一般孱弱不堪?

    甚至不止如此,即便是寻常的?#20808;?#22919;孺,能够掌握火器,依旧可以给予胡人重创!

    火器操作简单,威力强大,谁都可以操作……

    李二陛下便和蔼的对王文度说道“尔乃是右武卫之校尉,想必未曾参与这场战斗,可知其中详情?#20426;?br />
    王文度恭谨答道“末将虽然未曾亲身参与,但是战后便赶至战场,与留下来处置敌人尸首的右屯卫兵卒一起清理战场,其中更有房驸马留下?#20174;?#21566;交流的参军,这份捷报便是吾?#35748;晗干?#35758;整理之后,由吾代替右屯卫呈递给陛下,故而其中经过,知之甚详。”

    于是,便在大殿之上,将他从右屯卫兵卒口中听闻的战斗经过,详细的复述一遍。

    众人听得心神巨震!

    几乎所有人都意识?#21073;?#25110;许从诺真水的这一仗开始,战争的形式已然发生了天翻地覆之变化。以往?#21202;?#30340;战马突袭、两军相逢勇者胜,在火器肆虐面前,便犹如火药炸毁城墙一般土崩瓦解。

    再勇猛的军队,亦不可能用血肉之躯去阻挡火器的进击,在火药面前,恐?#29575;兰?#20877;无固若金汤、坚若磐石之城池。

    如果火器扩散,天下各国尽皆装备,那么决定战争胜负的将不再只是兵卒的素质、将军的谋略,而更加趋向军队的数?#20426;?#21518;勤的补给、以及帝国人口的基数。

    某种程度来说,只要人口数?#30475;?#21040;足?#38405;?#21387;周边各国的水平、国土有着足够的战?#23472;?#28145;,那么在装备了火器之后,就是无敌的。

    而现在,普天之下,唯有大唐拥有火器的制造技术,大唐的人口更是冠绝诸国,岂不是说只要将火器发展下去,大唐就将举世无敌?

    那么更为重要的事情便出现了。

    当外敌再也无需忌惮,就必须将目光放在自己的身边,提防内部的暗潮翻涌了……

    。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