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35828;?#32654;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四章 这么容易?
    少顷,一个一身戎装的校尉在内侍带领之下,大步走入殿内,见到李二陛下端坐在书案之后,便单膝跪地,施行军礼,大声道“末将右屯卫校尉,奉大帅之命,回京送抵战报。”

    李二陛下抬抬手“免礼!将战报呈?#20384;礎!?br />
    “喏!”

    那校尉起身,自怀中掏出一个竹筒,拧开盖子,将一卷信笺从中取出,双手将其高举过头。

    自有内侍上前接过,先是查看封口的火漆,验明确实未曾被人开启,这才小步走到书案之前,呈递给李二陛下。

    李二陛下又验看了一遍火漆,然后从桌案上拿起一柄小巧的银刀,挑开火漆,开启信封,将内里的信笺取了出来,细细观阅。

    殿内一众大佬尽?#38405;?#20809;炯炯,眼神在李二陛下以及他手中那封信笺来回巡梭,试图能够通过李二陛下的神情观察处信笺之内容。

    长孙无忌颇为纠结。

    房俊抵达马邑,顷刻之间边将马邑守将宇文法擒拿?#39318;錚?#25276;送回京,使得关陇贵族在北疆军队的影响力瞬间?#25269;?#26368;低,意欲凭借薛延陀寇边之事攫取功勋的图谋成了奢望。

    按理,他应当愿意见到房俊损兵折将,铩羽而归。

    若是能够阵亡漠北,恐怕他能够高?#35828;?#28385;饮三杯!

    这个屡次怼他的棒?#21576;?#22312;是太?#20013;模?#31096;害没了,自然心怀大畅……

    然而,他未尝不希望房俊能够大发神威,一举攻陷武川镇。

    作为北魏六镇的后代,继承了六镇精华的关陇贵族之领袖,数代人无数次的谋求从?#22238;?#20154;手中夺回六镇。而出身与武川的长孙?#24076;?#26356;是对于故土心心念念,做梦都想着回师阴山之北,光复祖宗埋骨之地!

    结果?#22238;嗜说?#38452;山牙帐被李靖奇袭,庞大的東?#22238;?#27735;国烟消瓦解,未等关陇贵族怂恿李二陛下兵出白道将武川镇一并光复,便?#24576;?#21183;而起的薛延陀人捡了个大便宜,盘踞武川镇,派?#35009;?#23558;重兵把守。

    考虑到当时西?#22238;?#23545;于西域的威胁,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眼睁睁?#30446;?#30528;薛延陀人占据武川,堵住?#22235;?#21271;的通道。

    若是武川镇能够重新归于关陇贵族掌控,只怕六镇之子孙,死亦欢颜。

    所以长孙无忌一会儿盼着房俊折戟沉沙兵败漠北,一会儿?#20013;?#29983;奢望,想着唐军能够攻克武川镇……?#25104;仙?#33394;变幻,?#25105;?#19981;定。

    其他?#35828;?#26159;没有长孙无忌如此之多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担心。

    武川镇城高墙厚,有薛延陀汗国的契苾部精兵屯驻,镇守之将又是薛延陀的名将契苾可勒,说一句“固若金汤”亦不为过。房俊率领右屯卫仓促北上,这武川镇就是横亘在面前的一块磐石,即便能够攻克,亦?#31080;?#25439;失惨重,哪里还有余力直捣漠北?

    房俊这小子固然惊才绝艳,才是不世出的奇才,但到底年幼识浅,过于冲动。

    只看到?#22235;?#21271;空虚可以横扫龙城的?#34987;?#21364;没有考虑漠北第一屏障的武川镇,其实豆腐渣一样形同虚设?

    损兵折将不说,由此破坏了大唐与薛延陀之间的默契,导致大唐不敢全力攻略高句丽,这才是最大的罪过……

    任凭?#23454;?#22914;何袒护宠爱,这番罪责,却是无论如?#25105;?#36867;不掉。

    当然,若是能够攻陷武川镇,占据薛延陀在漠北的门户咽喉,?#31080;?#33021;够将功折罪,算不上大败亏输,?#20040;?#33021;有一个转圜的余地……

    良久,李二陛下才将信笺放下,然后?#38405;?#20365;说道?#26696;?#35832;位传阅一下。”

    “喏!”

    内侍小步上前,拿起信笺,然后递给为首的李绩。

    众人都看着李绩,只见他观阅着信笺,然后眼珠子一下子瞪圆……众人愈发惊奇,难道战报之中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可即便是房俊攻陷了武川镇,也用不着这般吃惊吧?

    这可是平素面瘫脸的李绩啊……

    一个个心痒难挠。

    李靖看过信笺,传给身边的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一手捋着胡须,一手结果信笺,一目十行,差点把自己的胡须给拽下来……

    信笺在诸位大佬手里转了一圈,最终又由内侍收回,静静的放在李二陛下面前的书案之上。

    殿内一片静?#25319;?br />
    看过战报之后,诸人心头唯有一个念头——怎么可能?

    右屯卫兵出白道,直抵武川镇城下,以火药破城,未及一个时?#21073;?#22865;苾可?#31456;?#39046;驻军?#21482;?#36867;遁,武川镇攻克。

    ……

    一个时?#21073;?br />
    那可是城高墙厚、有着数万薛延陀精兵以及漠北名将驻守的武川镇啊!

    在座皆是知兵事之人,多多少少也都指挥过军队,参与过攻守城池的战斗,心中默默盘算一番,愈发不可置?#25319;?br />
    就算唐军骁勇不畏死,蹬着云梯爬上武川镇的城?#21073;?#28982;后以绝对的实力将薛延陀守军击溃,最终将薛延陀彻底击溃十七弃城而逃,那怎么也得半天吧?这还是在薛延陀军队且战且?#35828;那?#20917;下,数万驻军面对人数甚至不如自己的唐军,怎么可能且战且退?

    必然死守啊!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23545;?#20998;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

    对于攻略城池,早有一套成熟的战略。

    简单来说,攻略城池与野战不同,起码要有比敌人多一倍的兵力,方有获胜之可能,否则无法将敌城围困,便将面对敌人不停的分兵突袭,不仅无法取胜,甚至有败亡之虞。

    兵力优势达到五倍以上,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而武川镇的守将乃是契苾可勒,历经战阵无数,即便城墙被火药炸毁,又焉能在面对人数不及自己的唐军之时,不战而退,?#21482;?#36867;遁?

    长孙无忌首先表示怀疑,他盯着那右屯卫的校尉,问道“战报上说右屯卫以火药破城,可敌军主力犹在,?#25105;?#19981;与右屯卫于城内死?#21073;?#21453;而甫一接?#21073;?#20415;弃城而逃??#24033;怀?#37027;数万薛延陀的守城精锐驻军,都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24576;桑俊?br />
    那校尉倒也不惧,面对这位大佬侃侃而谈“赵国公明鉴,非是薛延陀军不敢?#21073;?#32780;是火药破城之威势堪称天崩地裂,高达数长坚若磐石的城墙顷刻间倒塌倾颓,使得薛延陀军士气大跌,甚至有人宣称?#22235;?#22825;神之?#22836;#?#25925;而导致军?#35851;?#28291;毫无战意。当时若是不逃,纵然人数再多一倍,在我军面前,亦是战意全无的豚犬而已,尽可杀之!”

    长孙无忌顿了一下,没有追问。

    他亦是见识过火药之威力的,说是天崩地?#24310;行?#29572;乎,但开山裂石绝对可以!从未见识过这等威力又深信天神的薛延陀人,面对茫然不可测的天地之威,的确很大可能军?#35851;?#28291;。

    没了士气的军队,与牛羊无异。

    契苾可?#25484;?#22478;而逃的决策是正确的,不逃,难道等着被士气正旺的唐军斩尽?#26412;?#20040;?

    只是未曾想到房俊如此轻易的便攻克武川镇,这让长孙无忌很是郁闷。

    早知如此,特娘的老子就让宇文法率军直出白道,将武川镇炸他个底朝天!与收复武川镇相比,?#23454;?#30340;恼怒又算得了什么?

    火器之威,恐怖如斯……

    长孙无忌闭口无言,别人自然不会挑刺。

    事实上,?#22303;?#38271;孙无忌也不认为房俊那?#35828;ǜ一?#25253;军情……

    李二陛下沉声问道“眼下右屯卫所在?#26410;Γ俊?br />
    那校尉恭谨答道“启禀陛下,末将返回长安之时,大帅已然率军北上,向?#25490;?#30495;水的方向追着契苾可勒的数万溃军而去。”

    李二陛下默然不?#38121;?br />
    漠北不?#25102;?#21407;,固然山脉纵横,但是真正的险关要隘并不多,更多的地域还是可以长驱直入。过了武川镇这一道险关,最起码广袤的大碛就再无阻碍?#30446;?#25918;在右屯卫的面前,无可阻挡。

    说不得,真特娘的能被这棒槌一?#25151;?#39129;突进,直捣郁督军山……

    。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