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35828;?#32654; > 天?#24179;?#32483; > 第十五章 平庸之才
    突厥兵卒封锁了定襄城四门,城内突?#39318;迦说?#38598;结在快速的进行着,好在虽然在定襄定居了好多年,但突厥人最是野?#38405;?#39535;,祖宗的?#25991;?#20256;统并未丢掉,大多时候他们只是将定襄当作一个可以遮风挡雨躲避强敌掠夺杀戮的城堡,却绝对不将这里当做家。

    对于突厥人来说,牛羊在哪里,毡帐就在哪里。

    他们逐水草而居,在他们的基因里,没有家的传承与向往……

    天色刚刚透亮,突厥人便在军队?#30446;?#31649;、组织之下迅速集结,驱赶着自己的牛羊,冒着渐渐小了许多的风雪,开始向着朔州迁徙。

    所有?#35828;?#34892;动都很迅速,他们对于定襄城并未有太多的留恋,更清楚一旦薛延?#24248;?#22478;,定襄城沦陷便是迟早的事情,这些年在大唐的庇护之下过惯了逍遥惬意无人敢惹的生活,谁愿意成为薛延陀的奴隶?

    突厥?#35828;?#26021;候更是沿着北、西两个方向撒出去几十里,消灭可能遇到的所有薛延陀斥候,务必给族?#35828;?#36801;徙争取更多的时间。

    万一被薛延陀察觉,骑兵倾巢而来,突厥人就将面对一场惨痛的灾难……

    向奥射设、康苏密等人尽皆派出去组织族人撤退,阿史那思摩自己则跑到赵德言居住的小院子。

    ……

    “万一唐军守将不准我们突厥人入城怎么办?#20426;?br />
    阿史那思摩如坐针毡,直至此刻,他才察觉到这个致命的隐患。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马邑城发生的事情,房俊的右屯卫被阻挡在雁门关不准北上,薛万彻的右武卫则被马邑城守将以粮秣不足为由拖在马邑城,无法出城赶往定襄与他汇合。

    那马邑城的守将?#28909;?#22914;?#35828;?#22823;包天,显然是确认了薛延陀不敢大举进攻,只带对峙一段时间之后薛延陀自己撤军,“保卫边疆震慑敌胆”这样的功勋自然而然的?#31361;?#33853;到那个马邑城守将的头上。

    这等情形之下,突厥人进入马邑城是很有风险的,谁知道薛延陀人恼羞成怒之下会不会立即进攻马邑城,与大唐悍然开?#21073;?br />
    一旦开?#21073;却?#37027;位马邑城守将?#30446;?#23601;不是泼天的功勋了,“延误军情抗旨不尊祸患边疆”……哪一项罪名都足?#36234;?#20182;的脑袋砍个十回八回。

    那时候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任由突厥人被薛延陀袭杀劫掠,将所有的罪名都抛给擅启战?#35828;难?#24310;陀人……

    那个时候,突厥人就得在马邑城下的平原之上面对薛延陀人铁骑的冲锋……

    哪里还有一丝活路?

    赵德言换了一身寻常的汉人长衫,屋内燃着火盆,很是温暖,此刻正坐在软塌上品着阿史那思摩从长安带来的上品茶叶,有滋有味儿的呷着茶水,时不时眯着眼睛品味着舌底口腔的回甘,布满了老年斑的脸上一副享受至极的悠闲神情。

    “怪不得大汗不愿回到定襄,大唐风物,关中?#24808;藎?#30340;确是纵情享受之人世乐土,就连老朽这颗行将就木之心,亦对如今?#34987;?#38182;绣之大唐充满憧憬向往,原先只想着寻一处青山绿水之处作为埋骨之所,亦算是叶落归根魂归乡梓。如今,却又忍不住想要多活几天,领略一番关中豪迈,感受一番江南水韵……”

    看着赵德言摇头?#25991;?#19968;脸享受,阿史那思摩哭笑不得,心?#34987;?#29134;道:“您可就别大发感慨了,您老这身?#24248;?#24378;健着呢,再活个十年?#22235;?#27809;问题,待到此间事了,吾也不做这个劳什子的受气可汗,跟皇帝求一道圣旨,?#35835;?#36825;差事,回到长安当一个富家翁,届时陪着您关?#23567;⒅性?#27743;南、岭南跑,就算是跟着船队下南洋,也奉陪到?#20303;?#21482;是眼下这一关,您得给吾出?#34987;?#31574;,总要平安过去才行啊!”

    赵德言叹了口气,怒其不争道:“你呀你?#21073;?#23567;时候看着聪明伶俐,却不想只是些小聪明,大事临头就束手无策,这心性如何成大事?#20426;?br />
    阿史那思摩也叹气:“吾就这性子,自家知自家事,哪里是成就大事的?#29287;希?#21566;?#35009;?#37027;个野心,就想着这辈子快活的过,也就知足了。可总归不能眼看着族人就被薛延陀和唐军挤在中间,碾为齑粉吧?若当真那般,心头难安,其罪难赎哇!”

    若非圣意难违,这个劳什子的東突厥可汗,他才?#24651;?#35201;!

    现在的突厥算是个?#35009;?#19996;西?

    人口不过七八万,兵卒不过三两万,除了马匹不?#20445;?#20853;?#23567;?#30002;具样样缺乏,?#26088;?#22312;大唐与薛延陀之间,但凡两方有一个风?#25377;?#21160;,定襄城都是首当其冲,稍有不慎,便是碾为齑粉之结局。

    哪里比得上在长安肆意逍遥来?#30446;?#27963;?

    赵德言摇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20848;?#21448;有谁能够算无遗策?事情越大,牵扯的人越多,自然变数也就越大。薛延陀大举来犯,自然是盯上?#22235;?#21335;白?#26469;?#20043;外的这一块水草丰美之地,无论大唐如何取舍,和亲与否,薛延陀不达目的绝对不?#20185;?#32610;?#24066;藎?#21542;则无功而返,如何向那些依附于薛延陀的铁勒诸部交待?要知道,寒冬时节悍然出兵,各个部族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所以,突厥?#24656;?#30041;在定襄,唯有死路一条,更何况,老朽已然向大度设身边的人发出了消息,以大度设的贪婪愚蠢,此刻必然已经做好准备倾巢而出,要么直?#24248;?#25171;定襄,无惧大唐的援军,要么借道恶阳岭,从定襄与马邑城之间插入,抄了定襄城的后路。若是?#32610;擼?#22823;汗还可以?#24187;?#32452;织兵卒抵抗,?#24187;?#20174;容将族人撤走,若是后者,每耽搁一刻,便多陷入绝境一分,一旦大度设率领铁骑抄了定襄城的后路,唐军就算想要来援?#24598;?#19981;了,大汗可就插翅难飞了。”

    阿史那思摩犹豫道:“这个……先生的分析,晚辈自然是赞同的,只是那马邑城的守将敢于将朝廷派来的两只部队尽皆拦阻,显然算准了薛延陀不敢悍然开?#21073;?#25925;此才准备抢攻。即便现在薛延陀铁了心的要吞掉突厥,那马邑城守将怕是也不相信啊!晚辈守靠定襄,依仗城高墙厚或许尚有一战之力,若是在原野之上被薛延陀追上,那就是十死无生……”

    赵德言看着一脸纠结的阿史那思摩,心底暗叹一声。

    昔日突?#26159;?#30427;之时,族中豪杰层出不穷,无论是启民可汗亦或是处罗可汗、颉利可汗,那可都是雄心万丈果决狠辣的角色,可是现在看看眼前的阿史那思摩,左右权衡犹豫不决,哪里有一点果敢刚烈的模样?

    当真是黄鼠狼下崽子,一窝不如一窝了……

    只是自己想着临死之前,再为大唐剪除一个强敌,使得自己的复仇之路愈发圆满一些,也不得不忍受阿史那思摩的愚钝犹豫。

    “老朽一生颠沛流离,三十岁之后便不曾踏入长城之内的故土,但是对于大唐现如今之状况,却也颇有了解。一个帝国在最强盛之时,必然是上行下效、令出法随,?#35009;?#20107;都得有个规矩。那马邑城的守将固然胆大包天意欲阻挠朝廷的援军支援定襄,但是能够被皇帝派?#24598;?#21040;北疆安稳?#36136;?#30340;将领,又岂是无能之辈,任其拿捏?老朽之?#34987;?#22266;然是为了将薛延陀领入歧途,趁其王庭未稳之时爆发与大唐之战争,使得大唐可以剪除一大强敌,但却是突厥唯一的生机。至于事情最后成败,就看唐军的主帅是否有足够的胆量以?#32610;?#25511;?#36136;?#30340;眼光。”

    听他这么一说,阿史那思摩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唐军眼下的主将是谁?

    论爵位,薛万彻最高,但这人就是个浑人,有勇无谋的典范,冲锋陷阵是把好手,运筹帷幄却是白给。

    而身负虎符节旄的统帅,是房俊……

    记住?#21482;?#29256;网址:m.

    第十五章平庸之才(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新疆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浙江风彩七乐彩走势图 天津11选5手机走势图 新疆11选5走势 今日大乐透买什么号码是多少钱 赌场大亨 北京pk105码5期全天不挂公式 乐彩网江苏快三 360足彩 乐透中奖规则 捕鱼游戏带真钱的 20选5说明 22选五胆拖计算器 河南快三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