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激荡年华 > 第95章 是个能当领导的人
    煽情之前要先发钱,纯煽情的一律归类为耍流氓!

    温晓光从怀里口袋变出几个红包出来。

    有一个薄的,和三个比较厚的。

    薄一点的是刘大学生的,他把红包递过去,“来,拿着。”

    这憨憨小姑娘颇?#34892;?#21463;宠若惊,“我这?#22993;?#21040;一个月呢……”

    温晓光发笑,大学生就是单纯啊,拿钱还有不好意思的。

    这要放个老油条,他还嫌你给的少呢。

    “不是工资,是奖金,不多,拿着吧。这段时间辛苦了。”

    看小温总不似作假,刘洁嘿嘿的接了过来,“那我拿着?#32781;?#35874;谢小温总,我以后一定更认真工作!”

    果然,激励人心的是钱啊。

    另外的三封,比较厚,将近三万块。

    “来吧,刘总,还跟我?#25512;?#22043;?#31354;?#26159;你的份。”温晓光跟她更熟,?#19981;?#23569;了客套。

    刘以琦对他这一手还是意外的,原以为只是喝酒吃饭呢。

    她嘿嘿笑了笑,“那,谢老板赏赐咯?”

    温晓光放到她面前,本来分红不必这么早,不过他们的生意?#21152;?#30340;资金倒不急,而且……他知道刘以琦要没钱了。

    一旁的温晓晓两个食指扭捏着,小嘴巴笑嘻嘻,都没好意思看自己的弟弟,想着一会儿说两句一家人之类的话?#25512;?#19968;下,让这两人知道知道我当姐的风范。

    “好,那接下来,我就说两句。”温晓光?#35835;?#25238;衣服,怀里看起来已经空了。

    “哎哎哎,?#35009;?#23601;说两句?#32781;?#28201;晓晓本来娇羞的笑,现在立马不见?#32781;?#22905;戳了戳弟弟的胳膊肘,“我的呢?”

    温晓光一愣,“?#35009;?#20320;的?”

    “红包啊,人家都有,就我没有?”

    “你的回家算啊。”

    “我知道回家算,但你?#28909;蛔急?#20102;红包,那也不能三个人就?#24613;?#20004;个吧?”

    温晓光:……

    刘以琦和刘洁全都噗嗤发笑。

    “那?#35009;矗?#21507;口猪耳朵压压惊。”

    还真没有,温晓晓瞪他一眼,小声说:“回家收拾你。”

    就不在其他人面前堕了他的面子了。

    温晓光把她桌下伸过来的脚拿开,揉了揉鼻子正色说:“我说两句,然后咱们举个杯。”

    “?#34892;?#30340;话就不说了都在钱里,我们这个小网店在大家的助力下终于是初具规模?#32781;似?#20063;好,实力也罢,总之咱们挣了钱,重要的是要继续挣钱,如何才能继续挣钱?”

    “只有拥有死亡感的人才能避免死亡。以前我不懂,现在身临其境,我越来越明白,那些老板们的战战兢兢。”

    刘以琦和刘洁听着都是面容一肃,尤其刘洁,平时看这个17岁的孩子平易近人的模样,却没想到这样的早熟。

    “这是个伟大的时代,一个伟大的品牌可以在一瞬间打造而成,这也是一个拙劣的时代,无数未知的风险令每个人不寒而栗,希望我们勇往直前,不忘初心。举杯吧。”

    四只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的砰声。

    刘洁?#24576;?#21917;酒,此时一口而闷,放下杯子时讲道:“小温总讲的真好。”

    温晓晓双手撑着下巴,带着些许崇拜看着自己的弟弟,傻呵呵的笑着。

    “今天是庆祝一个月的好日子,我不?#30340;?#20123;让你们睡不着觉的话?#32781;?#36824;是说些好事儿。”

    这样的场合刘洁放松不好,她吃了口菜问道:“小温总,我能问问你,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东西会火的吗?”

    刘以琦说:“不是知道它会火,是我们让它火的。来,姐姐敬你一杯。”

    温晓光想到她之前的‘豪言’。

    他这身体酒量是一般的。

    他本人也不?#19981;?#21917;酒,不是?#35009;?#25277;烟喝酒有害健康之类的,关键是但从口味?#20384;?#35828;……酒也不好喝啊,

    但是第一杯得喝。

    “你干?#32781;?#25105;随意。”温晓光豪气冲天。

    刘以琦:???

    她仰头喝了干净,好在温晓光只是开玩笑的,一点啤酒还是能喝掉的。

    “你这个酒得敞开喝啊。跟你说个事儿,”刘以琦放下杯子,“我们与美服合作了好几次,买了上万个抱枕?#32781;?#37027;边打了好几次电话,说要请我的老板吃饭。”

    “请?#39029;?#39277;?”温晓光?#34892;?#24847;外。

    “你还是高中生,不太理解,在外头做生意,饭局很多,因为大家都想交朋友,我们付钱,他们出货,从单纯的商?#30634;侠?#35828;这是一?#25105;?#32463;结束的交易,但在我们这片土地,这次交易刚刚开始。”

    “?#35009;?#24847;思?”温晓晓问。

    温晓光大概明白?#32781;?#27809;?#35009;?#24847;思,这就是所谓的社交。”

    刘以琦一拍桌子,点头,“就是这个理,除了生产、销售,喝酒也是生意人的必备本领之一。”

    温晓光知道,但没感受过。

    “还好,我们是买美服东西的,不是卖美服东西的。”

    “这倒也是,”刘以琦讲着,“不然我早就去跟他们喝起来了。”

    温晓晓略有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刘洁则问:“一定要喝吗?他?#21069;?#25265;枕生产好,我们自然会买的。”

    “那是从我们的角度看,对于人家来说,肯定是担心的。”刘以琦笑笑,眼里满是‘你这个单纯的小姑娘’、

    “为?#35009;矗俊?br />
    “想想你小温总之前说的话,”

    只有有死亡感的人才能避免死亡。

    温晓光边吃边说道:“他们会想,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其他的竞争对手就会采取行动,喝酒、找熟人、或者干脆给回扣,只有有一家使用一个法子成功?#32781;?#20182;们的订单?#25237;?#20102;。”

    刘以琦补充说:“所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那怎么说老板,你去吗?”

    “去。”温晓光淡淡道。

    温晓晓忙讲:“晓光,你不说我们不用吗?”

    “如果想眼下活的好,可以不去,如果想未来还活的好,就得去。”他有自己的想法和下一步的打算。

    羡州有大量便宜的服装,说不定,他就会利用得到。

    刘以琦眨了眨眼,“说句实在话,老板,我小?#39047;?#20102;。”

    温晓光大概习惯?#32781;?#20182;这个年纪,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以为你会怵,所以其实一直没和你讲过……”

    她是真的没想?#21073;?#27605;竟说起来这也只是个孩子,放在哪个家庭也不会让他出面主?#36136;裁?#20107;的。

    怵?

    温晓光倒理解不来这一点,还有人能吃了他?#24576;傘?br />
    “以前的不说就算?#32781;?#25105;?#35009;?#26102;间?#30475;?#37117;去,以后?#34892;?#22330;?#20808;?#26524;有必要我就去一去。”

    刘以琦忽然庆幸,还好当初没把他当个孩子忽略了。

    他啊,是个能当领导的人。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