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35828;?#32654; > 木叶之次元卡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甜不甜?
    今晚没再走,唯一,橘井娲,还有小优,陪着橘良太郎,橘木纯子一起,在橘?#39029;?#20102;晚饭。

    对橘井娲,对小优,橘良太郎都是笑脸相迎,那笑容止不住,唯独是对唯一,橘良太郎没?#35009;春?#33080;色,多半是因为唯一还记挂着雏田,不肯收心,单单的只爱橘井娲。

    没关系,反正此前唯一也不?#19981;?#20182;,要是忽然间变的亲密,亲近了,那反而会让唯一觉得别扭。

    除了橘良太郎以外,橘木纯子是真心的?#19981;?#30528;唯一,唯一知道,这个?#19981;?#26159;爱屋及乌,因为橘井娲?#19981;?#22905;,所以,连带着,橘木纯子也?#19981;?#22905;,这里面,不乏有橘木纯?#26377;?#22320;好,温柔的因素在。

    不管是听说的还是见到的,唯一就没见橘木纯子有生气或者是动怒的时候,要?#27425;?#26580;微笑,要么面色贤静,安稳,能让橘井娲的妈妈,早荷伢子放心的把自己最爱的男人托付过去,足可见得,橘木纯子是深得早荷伢子的信任。

    晚饭吃完,橘良太郎没了踪影,唯一猜测应该是去办事了,极大?#30446;?#33021;还是她的事,而橘良太郎的离开,气氛变的缓和,这是唯一的主观意识,貌似对橘井娲,橘木纯子,小优来说,没啥变化,嘛,毕竟橘良太郎只是对唯一没有好脸色而已。

    应橘井娲的要求,橘木纯子?#39029;?#20197;前的日记,有她的,也有早荷伢子的,当做是在讲故事,将早荷伢子的事,说给橘井娲听。

    唯一借机想要离开一会儿,被橘井娲抓着不放;“反正你就是要去见她!再没别的事了!不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陪在我身边!”橘井娲自己抓着不松手,还拾掇上小优。

    腿被小优抱着,旁边的橘木纯子还笑盈盈?#30446;?#30528;,唯一那个尴尬啊,只好留下,陪橘井娲一起,听橘木纯子讲述橘井娲的母亲,早荷伢子的故事。

    直说到十点半,眼看时间不早,橘木纯子暂时中断,剩下的留到之后再说。

    唯一,橘井娲,相继洗漱好,躺到床上,不是池塘底下,是橘木纯子吩咐下人,专门准备,?#32654;?#20316;为橘井娲新房的小院,大床的旁边还有个小床,小优就在那上面睡觉。

    在唯一这个位置,靠近窗边,不关窗,不拉窗帘的情况下,侧头就能看到外面的夜空,此时她就直勾勾的盯着外面的天空看。

    “没想?#21073;?#20107;情会这么顺利,过程是蛮提心吊胆的,但,结果居然会这样,真是想不到。”唯一。

    “我早就说了吧,父亲是对我好,爱着我的,你非不信,还讨厌他,一直在说他坏话,现在知道我是正确的没?”橘井娲。

    ?#20843;?#20063;?#25237;阅?#28385;是疼爱,对我可完全是另外一副嘴脸,我反正是接受不了。”唯一。

    “那还不是因为你花心吗?有了我不够,还惦记着那个?#19968;錚?#31449;在我的立场上,父亲当然会生气啊!”橘井娲。

    “变成这样究竟是谁的错?你没想过!”唯一无语,橘良太郎也就罢了,那个一心为女儿着想的父亲,涉及到女儿的事情就完全失去了理智,无论有理没理,全都站在女儿那边,橘井娲是最没立场说这些的;“要不是你忽然控制我,引发出这么多事,哪里会变成这样,我?#19981;兜木?#26159;雏田,是你自己横插一脚进来,怪我喽?”

    橘井娲鼓起脸蛋,捏着拳头,很不高兴,翻身,分开腿骑坐在唯一身上,又马上趴下,一个热情似火的吻甩出。

    “现在呢?”

    “啊?”唯一意外,发懵,思维有点乱。

    “现在!有没有一点?#19981;?#25105;?”橘井娲涨红着脸道,说完不等唯一回答,也不给唯一喘息,换气的机会,继续低下头,令人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的火热一吻。

    “?#19981;?#25105;了没?”

    “感觉怎么样?”

    “甜不甜?我平?#26412;?#24120;吃糖果,嘴里应该很甜吧?”

    每一次热吻结束,橘井娲就会说一句话,完后继续,重复着这样的步骤,唯一差点窒息,精神,思维,身体,心脏,所有的所有,统一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妈妈又再欺负爸爸!”这样一句突如其来的话,打破了这越来越旖旎的气氛。

    唯一瞬间?#29992;?#31163;中清醒,推开趴在身上的橘井娲,扭头看去,不知道?#35009;?#26102;候已经醒?#35828;?#23567;优,泪眼婆娑的坐在自己床上,着急到哭了。

    天大地大,小优最大,一把推开橘井娲,唯一翻身下床,几步去到小优那边,抱起小优。

    橘井娲用手捶头,后悔的要死,好不容易就快要攻略下唯一,怎么?#25512;?#20559;出现这样的意外呢,早知道这样,说?#35009;?#37117;要另外准备间房,和小优分开。

    “妈妈坏!欺负爸爸!呜呜呜!?#36793;煅首牛?#23567;优哭着道。

    ?#20843;?#22351;啊!你个小捣蛋鬼!你才是最坏的好吗!”?#37027;?#19981;爽,橘井娲反驳道。

    “哇啊啊!坏妈妈!坏妈妈!”小优哭的更厉害了,唯一怎么都哄不好。

    “你真是够了!她还是孩子,你较?#35009;?#30495;嘛!真的是,今晚你自己睡,我带小优出去转转!”

    “哎!?#35009;矗?#19981;要啊,让她一个人哭嘛!哭着哭着就习惯了,就因为你这么宠她,她才会任性成这样的!被你惯坏了!”橘井娲。

    ?#20843;?#26159;我女儿,宠她有?#35009;?#19981;对嘛?反倒是你,一点当妈妈的自觉都没有,吃女儿的醋也就算了,还为这种事跟她大声说话!”

    “我那只是随口回了句,又不是在骂她!”橘井娲冤枉道。

    ?#20843;?#21738;里分得清楚这些,你声音大,就以为你是在骂,总而言之,就这样!”说罢,唯一披了件外衣,简单整理好被橘井娲弄乱的衣服,抱着小优出到外面,留下橘井娲自己坐在床上发愣。

    好半响,橘井娲气恼的抓过一旁的枕头,用力?#21453;潁弧?#21487;恶!小孩子真麻?#24120; ?br />
    橘井?#26149;?#22920;妈早荷伢子很像,是为了所爱的人,?#35009;?#20107;都做得出来,唯一和橘良太郎不同,唯一不像橘良太郎爱早荷伢子那种的爱着橘井娲,这属于橘井娲单方面的在发光发热,所以这里面的辛苦就要多得多。

    那又怎么样呢?谁让橘井娲?#19981;?#19978;了唯一,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21073;?#26159;酸是甜,乃至于或苦,橘井娲都必须要承受。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二八杠106口诀 北京快中彩中奖 六场半全场复式投注 赛马会平特一肖 上海福彩 福彩3d开奖结果 037期平特一尾 2元彩票网排五走势图 nba比分直播007 河内5分彩官网查询 011期二肖中特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组最大遗漏 平码3中3不变网站 浙江福彩 31选7综合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