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我和老公是情敌 > 第115章 你妈妈或许,压根没逃!
    也许是刚才和吴一凡、库尔班家“决裂”后,我不想再失去任?#25105;?#20010;亲人;

    但也或许是,对案子有太多疑惑让我强迫自?#35946;?#26234;。毕竟逝者已逝,周洋就算再渣,也不能让他冤死;

    况且,他的“渣”都是从米振财口中得知的,鬼知道是不是事实!

    易筱意笑笑:“一凡如果不想,还折腾楼兰漠玉玺的线索干嘛?”

    我却有点懵:“这,这两者有关系吗?那东东毕竟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他难道不想得?#21073;俊?br />
    “拿到后还不是要上交给国家?别忘了,那是文物!”

    “你的意思是,他追踪楼兰漠玉玺的线索,其实是想?#39029;?#26432;害爸爸的真凶?”

    我只感脑子被这帮聪明人搞得越来越混沌,吴一凡对楼兰漠玉玺的动机,权赫说是为继承权;易筱意说是为找线索?

    老娘到底该相信谁啊?

    “小飒,这点你无需质疑!”易筱意拍拍我的手,收起笑容一脸真诚的说道。

    尽管我感觉此刻她?#23567;?#23545;我催眠”之嫌,但讲真,我愿意相信她!

    可同时对权赫……

    唉!

    无心再去想那个王?#35828;?#20102;,我将思路回归,如果吴一凡真想为周洋报仇,那权郁的猜测就不成立咯?

    “这么说来,他还是周洋的亲骨肉?”我蹙眉思索着,喃喃自语。

    “当然了!你俩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易筱意轻轻握起我的手,眨巴眼睛看着我,问道,“小飒,你是不是又在?#20063;率裁?#20102;?”

    “筱意姐,我实话实说吧!”本就是个爽快人,我也不想藏着掖着,便如实说道,“有一点我想不通,吴?#31455;?#36867;跑为毛只带走我哥,偏偏要丢下我?”

    易筱意听罢后并无惊讶,笑笑道:“所以你就?#20063;攏?#19968;凡的亲爹是吴伯伯?”

    我惊:“伯伯?你见过吴?#31455;俊?br />
    “当然,我和一凡认识十年,从前在纽约读书,吴伯伯很照顾我们。”易筱意说着收起微笑,郑重其事的叮嘱道,“小飒,相信我,姐看人不会错。吴伯伯是血气方刚有情有义的正人君子,绝不会玷污萨拉部落圣女的纯洁。不要再?#20063;?#20102;好吗?否则,也是对你妈妈亡灵的亵渎啊!”

    最后那句话彻底让我吃瘪,不敢再妄自猜测了,便回归案子本身,追问道:

    “那吴?#31455;?#20250;不会是杀害我爸爸的真凶?”

    “不会!这点我和一凡都坚信!”易筱意表情严肃,瞳孔也很真诚,“以吴伯伯的为人,做错事不会逃避。”

    “那他当年为毛要跑?”

    “关于这点……”她说着顿了顿,稍稍纠结了下后,决定也把话说开,“我想你该去问米振财和?#31456; ?br />
    ?#21834;?#25105;呆。

    易筱意蹙眉,略带一丝激愤:“当时若不是他俩一致指认吴伯伯,陷他于百口莫辩的困境,吴伯伯又岂会逃亡?”

    看来她对吴?#31455;?#30340;印象极好,尽管事实很可能就是她说的那样,也不排除她在感情用事。

    此刻我不好接话,能感觉到今天易筱意诚意十足。况且她一个局外人,对案子肯定也不知情,就算猜错,也在所难免。

    “我相信吴伯伯有苦衷,逃亡这么多年,他都没选择回国伸冤,我猜他一定是为谁?#24443;!?#26131;筱意说着走到窗口,对着外面的烈日炎炎?#20102;?#36947;,“但那个?#35828;?#24213;是谁,直到去世前他也没对一凡说。所以,我们不能妄自猜测。”

    我的思维重点却在另一片领域,皱着眉嘟起嘴,提出异议:

    “可我还是想不通,我妈妈?#28909;?#21644;吴?#31455;?#19968;起抱着孩子逃亡,为毛要丢下我?”

    这话一出,只见易筱意浑身紧绷,倏地转身走到我面前,义正言辞的问道:

    “小飒,你有没有想过?你妈妈或许,压根没逃!”

    不得不说,她这个?#26412;?#24456;……

    正、确!

    尽管吴一凡并没将太多秘密告诉她,但以易筱意的聪慧,和她对吴一凡不能自拔的深爱,当年的迷案她不可能不去做冷静的分析。

    我却被她这句话吓一跳:“什,?#35009;?#24847;思?”

    “当然了,这只是我个?#35828;?#25512;测,一凡也不知全?#31354;?#30456;。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告诉我太多。”易筱意推心置腹,把她的分析毫无保留的说出,“我只是在想,你爸爸死后,你妈妈有没有可能是被真凶劫走了?所以才不慎把你丢在案发现场?毕竟是萨拉部落下一任的圣女,你身上不仅有亿万?#20063;?#30340;继承权,还有政治筹码。”

    ?#21834;?#25105;瞠目结舌,被政治筹码四个字吓到了。

    “所以我猜,你妈妈是不是为保护你,故意说谎隐瞒你的身份,让真?#36861;?#36807;你,却让米振财和?#31456;?#25441;了漏?”易筱意继续分析道。

    “你的意思是,我的身世谎言,是我妈妈故意对敌人放的迷魂烟?”

    我瞪大眼睛回不过神,尽管认为她分析得有道理,却也觉得牵强?

    是哪里牵强呢?又说不出来。

    “这是最大?#30446;?#33021;性!”易筱意断言道,“否则没法解释吴伯伯逃亡时丢下你,我猜他一定是跟你妈妈达成?#22235;?#31181;默契,先把你藏着,省得遭人毒手。却没想?#21073;幻?#25391;财和?#31456;?#25441;漏了。”

    我听得越来越紧张不安,案件似乎很复杂,还牵连到?#32610;?#27835;筹码?#20445;?br />
    ?#28909;幻?#38654;越来越浓,那就不要拨开,直接走出来!

    用我的?#27605;?#24605;维去想问题!

    这招还真管用,我猛地发现一个关键点:

    “如果我妈妈当年是被真凶绑架了,那后来她是怎么死的?又死在哪里?”

    “不清楚,”易筱意茫然摇摇头,蹙眉?#20102;?#36947;,?#24052;?#38754;只传言她失踪,?#38405;?#20214;案子后,就再也没她的消息。”

    我却异常清醒,断言:“不!有她的消息!吴一凡没告诉你,对吗?”

    易筱意惊诧,但更多是惊喜:“真的?是?#35009;矗俊?br />
    “他两次都亲口说过,妈妈过世了,在案发那年就过世了,而且死?#31859;?#20900;!”我眯起愤恨的眼睛,继续断言,“所以我猜,谁杀的她,吴一凡一定知道真相!”

    不得不说,比起易筱意,这一刻我更像敏敏特穆尔!

    真相,就是我推测的那样!

    吴一凡这货?#35009;?#37117;知道,包括杀害周洋的真凶是谁,他已经调查出来了!

    也对,没两把刷子,能做青东帮的全球总舵主?

    这几年追踪真相的过程中,他最信任的不是易筱意,而是许惋?#31354;?#20010;得力助手!

    否则,哪来许惋淇一个外人,还知道那么多?

    如果说易筱意是权赫的红颜知己,那吴一凡的红颜知己,就是许惋淇!

    这两男人……

    唉!

    此时被我无心揭穿老哥的心思后,易筱意已瞠目结舌?#20320;对?#21407;地,惊恐意外的目光中透着无限失望和忧伤……

    对吴一凡的失望!

    她的男人,仍有好多秘密瞒着她啊!

    他最信任的,终究不是她……

    这时,门外响起了?#29677;洁洁健?#30340;敲门声,才让易筱意回过神。

    她开门一看,惊:“你怎么来了?”

    只见权赫镇定的站在门口,略带愤恨的瞪了她一眼后,撂下一句:

    “不找你,我找她!”

    然后拨开挡在面前的易筱意,直接闯进门,一屁股坐到我对面。

    易筱意有点糗,本也身心俱疲了,于是不再掺和,拿起包包准备撤:

    “那我先走了,你俩好好聊。”

    权赫没理她,嘴?#38738;?#30528;一抹似有似无的冷笑,莫名其妙的盯着我?

    整个一神经病!

    我狠狠瞪他一眼,瞥过头去懒得搭理,昂着头一副“女混混”的模样抽着烟。

    待易筱意走后,权赫才开口,大言不惭的审问道:

    “她都跟你说了?#21486;俊?br />
    “关你屁事!”

    我没好气怼回,和易筱意一席交心后,她虽没戳穿,但我也慢慢感觉,到刚才在赛车场的?#24535;紓?#26159;中了眼前这货的计。

    某死男人却不气不?#30504;?#22068;?#38738;?#30528;一抹冷笑,?#39318;?#28459;不经心的摆弄着茶杯,实则要探探情况:

    “是劝你不要结婚,还是劝你跟吴一凡和好?”

    “关你屁事!”老娘依旧不拿好脸色对他。

    “不说?”他冷笑着挑挑眉,?#39318;?#36731;松的站起身,说道,“那行,老子也不问了。回家收拾下,明儿一早去香港!”

    我懵?#30130;骸?#21435;香港干嘛?”

    “你说呢?”他翻翻白眼,一屁股坐到我面前的茶几上,没好气拍了下我脑袋,“难不成要外婆她老人家来滨海见你啊?!”

    “?#21486;?#26159;这事啊?”

    我回过神,不觉中思路被他带偏,不仅心里的?#32769;?#26494;懈了,还一脸八卦的追问,

    ?#25300;梗?#22806;婆是不是很凶?会不会看不上我?对了,你说我要不要买点礼物孝敬下她老人家?”

    权?#25214;?#26087;冷笑,心里有了数,易筱意并没有大嘴巴把权郁的隐私告诉这蠢?#24636;?br />
    于是他抄起手?#20004;?#30340;嘲笑:“时?#20449;?#29579;潘美玲,你能买啥入她的法眼?”

    ?#21834;?#32769;娘被吃瘪,瞪着他,不语。

    “行了,别太紧张!”权赫轻松笑笑的说着,莫名其妙的弹了下我脑门,“就是把你这头蠢猪?#36879;?#22905;老人家看看而已,只要是权郁?#19981;?#30340;,外婆都不会抵触。”

    我只感他此举既轻佻?#21482;奶疲?#25042;得再像从前那样对他动怒。在聪明?#35828;?#28216;戏中,老娘也慢慢修?#35835;?#20123;功力,于是抄起手冷笑怼回:

    “真的吗?也包括你?”

    ?#21834;?#26435;赫懵住,一时没?#20174;?#36807;来。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88娱乐城滚球地址 提前开奖时时彩软件 江苏快三软件 无错三个半单双中特 今天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中彩玩法 平码论坛独家 2019奖历史记录双色球 通比牛牛下载 河北20选5开奖详情 黑龙江25选5开奖号 江苏十一选五任八技巧 福彩3d和值走势图分 吉林快三走势江苏快三 幸运农场走势图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