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穿越架空 > 异能狂妃:夫君,我又闯祸了 > 第264章 红娘的潜质
    阮佳清同时也是在提醒王上,一定要保护好樊氏的安全。如今旁枝的那些人在虎视眈眈,樊氏一个妇道人家,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只能是靠着王上了。

    “嗯,今日多亏了煜王妃,在此谢过。”王上十分诚恳地行了个礼。

    若论君臣,在弄月国自然他是君,煜王与阮佳清是臣。

    可是论辈分,阮佳清乃是长辈,这个礼还是受得起的。

    阮佳清只颔首笑笑,王上与她擦肩而过,走进了亲和殿。

    煜王上前,将阮佳清拥入怀?#23567;?br />
    “辛苦了,我的王妃。”

    阮佳清嗅着他身上清幽的檀香味,顿时间困劲就来了。

    今天入宫是专门为樊氏看诊的,一天都没有闲下来,樊氏倒是中途去睡了两次小觉,可她今天是一刻都没有?#37266;邸?br />
    方才又顾着断案,精神紧绷,所幸樊氏与龙胎没事,她也就放下心来。

    解决完这件事,她就可以安心回宫了,剩下的王上自然会派人去查,去处置,就轮不到她这个煜王妃来插手了。

    而亲和殿有钰彤在,她也能够放心一些。

    钰彤是个聪明的孩子,自然知道该在哪些地方多?#30511;乃跡?#24212;该怎么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的母后跟王弟,她无须教,钰彤自然能够领会。

    “我们回家吧。”阮佳清从煜王怀里抽出身,可他还像个八爪鱼一样把阮佳清黏得紧紧的。

    煜王直接把她给抱了起来,她已经这么累了,哪里还舍得让她走路。

    所以煜王?#28508;?#30528;阮佳清走出宫门的,一路上那些小宫女们都羡慕极了。煜王是出了名的疼自己的王妃,不仅没有纳妾,而?#19968;?#22788;处依着她的性子来,连?#30475;?#20837;宫都要带着她。

    旁的那些女人,再想对煜王有?#35009;?#35274;觎之心的,都不?#20197;?#19979;手了。

    何况他们已经清楚阮佳清的手段,上回那位沧溟国的?#22675;?#20027;,就被她打得落花流水了,谁还敢去招惹她。

    马?#36947;錚?#38446;佳清已经熟睡了过去。

    煜王抱着她,夜风有点凉,又替她搭了件衣裳。

    这段时间阮佳清一直在忙碌樊氏的事,她也知道樊氏这一胎来得不容易,而且关系重大,所以不敢掉以轻心。

    也多亏了她,真是辛苦了。煜王爱怜地望着熟睡过去的阮佳清,马车在夜色之下缓缓前行,不一会就回到了煜王府。

    这一夜,阮佳清睡得很沉,她醒来时已是清晨时分,床的另一边空空如也,看来小煜?#36136;?#24456;早就出门了。

    阮佳清睡足了,精力充沛,倒?#35009;?#26377;再睡懒觉。

    招呼春雨进来替她梳洗。

    春雨这?#23601;?#20284;乎?#34892;?#20107;,阮佳清只?#27492;?#30340;神色,便知晓了几分。

    春雨是个直性子,情绪也隐瞒不了任何人,她跟了阮佳清这么多年,阮佳清自认为还是挺了解她的。

    这阵子,石头一次都没有再来找过春雨。

    春雨开始?#26412;?#24471;这样挺好的,?#28909;?#22905;不打算要嫁给石头,也莫要耽误了他。

    从此各过各的,不要干扰彼此,这样才是最好的状态。

    可慢慢的,她发现没有石头整日在屁股后面跟着是多么的不习惯。

    石头没有再向从前一样天天来找她,想着法子来逗她高兴了。更不会时不时的买些小玩意给她,突然又给她一个小惊喜。

    当他真的从自己的生活中退缩离开,她竟然?#34892;?#19981;习惯起来。

    阮佳清看春雨想事情想得愣神,替她梳头也心不在焉的,笑笑道:“好像许久不见石头了,也不知道他在忙些?#35009;礎!?br />
    她当然知道石头在哪里,就是故意要挑起这个话题来的。

    听阮佳清提起石头,春雨手上挽发的动作微微一怔,可很快又反应过来,回道:“听福伯说,他到宫中去任职了,平时也很少回来。”

    “哦……”阮佳清淡淡回道。

    见不到石头,所以春雨这样神不守舍的,真是个傻?#23601;貳?br />
    不过,若是石头真的对她有意,也该要接受一下?#20339;椋?#21542;则轻易得到的东西,人都是不会珍惜的。

    她固然希望春雨跟石头能够凑成一对,但是这也得尊重春雨自己的选择,若春雨不想,她是绝不会勉强春雨的。

    就是一辈子不嫁,有她一口吃的,就不会差春雨的那一份。

    “石头自从封了一等勇?#24656;?#21518;,显然更忙碌了,宫里的差事可不是那?#26149;?#24403;的,特别是在王上面前。不过这样也好,对于石头来说是一种历练,他年纪还小,再过几年,绝对是个有担?#20445;?#39030;天立地的好男儿。”阮佳清叨叨地道。

    春雨默默地听着,石头确实是挺好的……有担当么,也许以后会吧,现在她暂时还不见得。

    不过他如何都与她无关了。

    “以石头如今的能力,是没有办法在宫里当好差的,王爷应?#27809;?#29305;别关照一下,让石头去宫里的旗兵营参加训练。石头这孩子聪明勤奋又好学,本妃相信他很快就能担得起一等勇?#31354;?#20010;称号了。”阮佳清?#36824;?#26149;雨听不听,还是继续说着这些。

    春雨始终沉默,但是却是一字不落地把阮佳清的话听了进去。

    原来当官这么辛苦的么,还要训练?

    石头那个小身板,那堪得起这么强力的训练么?

    骑兵营是?#35009;?#22320;?#21073;?#37027;可是一支保卫皇上安全的精兵强将,里面那些人的功夫可都是一等一的好,石头混在那种地?#21073;?#23450;要把自?#35946;?#27515;。

    他当时只是?#20284;?#22909;,猎得那只羚羊,所以才封了一等勇士。

    可真让他真刀实枪地上,恐怕连王府的一个小小守护都?#23433;?#19978;。

    那他?#27809;?#22810;少?#20035;跡?#21463;多少训练的罪,这才能追得上别人的尾巴。

    春雨心里默默地替石头感到担忧了……

    但同时也在想,若不是有她那日的拒绝,石头也不会负气一定要证明给她看的。他如今这么做,大概就是要告诉她,他并非一个懦夫,更不是一个小孩,他能够有担?#20445;?#21487;以负得起责任。

    “王妃,那训练一定是很辛苦的吧?”春雨小心翼翼地轻声问。

    为了不让阮佳清听出她语气里的关怀,又假装蛮不在乎,只是顺道问一句。

    岂料她的小?#20035;?#34987;阮佳清吃得透透的,阮佳清在心里暗然失笑,看着她的发髻被春雨折腾得?#24576;?#26679;子,就知道春雨心里得有多乱了。

    “当然辛苦,不辛苦怎么能练好武功。石头落后了那么大一截,别人都是从小开始练武的,而且是不分昼?#21476;?#21147;,?#36824;?#26159;炎夏还是寒冬都是日以继夜练习。想要成为人中人,必定要付出比常人多出百倍的努力。”

    “除了那些非常有天赋的,也许生来就比别人要幸运一些。可是有天赋的人又能有多少,大多数人都只是寻常而又普通的人罢了,?#28909;?#20320;,再?#28909;?#25105;……”

    春雨听完这样,觉得王妃说得非常有道理。

    可王妃并不是普通人,石头才是啊。

    石头要吃的苦,恐怕会有很多很多。

    春雨努力摒去心里头的担心……这与她何干呢?

    冷静下来,不再去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她这才发现自己给王妃挽的发髻?#34892;┞以?#31967;的,跟个鸡窝一样。

    镜?#24189;冢?#22905;与阮佳清的目光对视,顿时间脸一红,王妃大?#26049;?#23601;发现了吧,只是没有拆穿她。

    赶紧帮王妃重新挽发。

    “待下次进宫的时候我们去看看石头吧,也给他带些好吃的点心去。”阮佳清自说自话。

    春雨沉默了一会,这才道:“好。”

    王妃说要去,她自然不能拦着王妃。她对他只是普通朋友间的关心罢了,又有?#35009;?#19981;能去的。

    等春雨替阮佳清挽好了发,穿戴整齐,这才出门。

    这几日都没有去坐诊,想着要休息一下。

    今天天气正好,阮佳清打算出门去采买些东西,上回她研究了一款适合在睡眠时点的香。小煜的睡眠质量一?#36744;?#26159;很好,她想借用药物的方式来?#32435;?#19968;下,焚香是最好的法子了。

    不过研究了好久,发现可能还需要几味材?#24076;?#22905;今天就是特地去寻的。

    刚走在大街上,便见到了?#29020;?#30340;面孔。

    是墨子矜,她身旁的那位,似乎上回在狩猎场上见过?#24187;媯?#26159;安华阳,安国公家的大孙子。

    难得墨子矜今日没有与墨子悠一同出门,平日两人总是形?#23433;?#31163;的,这两?#32622;?#30340;感情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不过她早就知道了,虽然他们是名义上的?#32622;茫?#21487;墨子矜是捡来的,与墨子悠根本没有血?#20498;?#31995;。墨子悠又从小那么照顾以及疼爱她,她会倾慕自己的兄长也不足为其。

    当年墨子悠中了情gu的时候,是她不惜一切带着子悠去了苗疆,这才寻得了救治之法,墨子悠的性命才能?#26377;?#33267;今,若说她不爱墨子悠阮佳清是断然不会信的。

    但只?#19978;В?#22696;子悠对她只是?#32622;?#20043;情。

    阮佳清很是替墨子矜感到惋惜,但是感情的事终究也是勉强不来。

    不过如今她来,她跟那位安华阳也蛮?#21999;?#30340;。

    墨子矜穿着一身?#36710;?#30340;橙红颜色长袭纱裙,看得出今日是特意打扮过的,?#36214;?#30340;柳眉,盈盈如水的双目,看着青春又美好。她与一?#38405;?#19968;袭青衫温润如玉的公子哥安华阳,看着就是最最适合的一对,走在大街上回头?#21490;?#24120;高,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更是?#34892;?#35782;得他们的人,?#24187;?#20063;要在私下暗议?#22919;洹?#23433;华阳怕会影响到墨子矜的声誉,开始倒?#34892;?#19981;敢太敢在街上走了。

    不过后来,他看子矜都那么大大方方的,他们只是一同聊天,逛逛?#32844;?#20102;,别人爱说?#35009;?#35828;?#35009;?#21435;。

    就是有人议论,他也承认了,他就是?#19981;?#23376;矜,那又如何?

    子矜一个姑娘家都没有扭扭捏捏的,他一个大男人,更不需要在乎外界的眼光了。

    市集中正是热闹的时候,人来人往,安华阳一直护着墨子矜,没让她受到路人的推搡,可见他足够心细。

    阮佳清在想,若是墨子矜能跟安华阳在一块,也算是了了墨子悠的心愿了,他那?#32874;?#26395;自己的妹妹能够寻得佳婿,眼前这个安华阳,不正是最好的人选么?

    安华阳不论相貌还是才华都是不错的,他的口碑人品更是不错,配墨子矜绝对?#24576;?#38382;题。

    听?#30340;?#26085;安华阳曾救过墨子矜,英雄救美,美人再以身相许,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阮佳清隐隐觉得自己都有当红娘的潜质了,若是她不做些?#35009;矗?#23682;?#36824;几?#33258;己的天份?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