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網 > 玄幻仙俠 > 龍傲武神 >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實不相瞞
    老者笑著點點頭,說道“去吧。”

    “多謝三爺爺。”

    沒有多逗留,蕭禾禾帶著龍昊快步離去。

    要是之前的龍昊,肯定會被老者所發現,體內沒有鳳凰血脈,根本無法瞞得住。

    但是。

    現在,情況完全不一樣。

    龍昊體內有著帝品鳳凰血脈,就算是鳳凰族的位面境強者,都無法感應到是假的。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巨大的宮殿。

    八根巨大的柱子屹立在四周不同的方位,每根柱子上都刻著一頭巨大的鳳凰。

    大殿內。

    大大小小的血池,足足有著上百個,其中有些血池,已經有鳳凰族人開始覺醒血脈。

    “龍大哥,最后面的覺醒血池,乃是我鳳凰族最大的血池,足以讓你覺醒體內的鳳凰帝品血脈。”

    “好。”

    沒有絲毫的客氣,龍昊點點頭。

    就在龍昊準備進入血池,開始覺醒體內帝品鳳凰血脈的時候。

    “禾禾,你還真是我的好女兒。”

    威嚴的聲音里,透露出一絲絲憤怒,響徹整個大殿。

    緊接著。

    蕭遠山數人的身影接二連三的出現,冷漠的臉上有著一絲絲殺意,看著面前的女兒,冷冷的問道“禾禾,就是他玷污了你體內的血脈?”

    蕭禾禾雖然沒有回答,不過這個時候不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蕭遠山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蕭遠山身邊的四位老者,全部都是位面境,一個個怒目而視,鳳凰帝品血脈,對于鳳凰族來說,實在太過重要,如今卻被玷污,如何能夠不感到憤怒。

    “你是何人?”

    五人都很是驚訝,并未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的有膽量,竟敢踏足鳳凰族的禁地,完全是挑釁,赤果果的挑釁。

    “封龍宗宗主,龍昊。”

    “你來自古戰界?”

    “正是。”

    封龍宗?

    龍昊?

    蕭遠山等人,根本不認識龍昊,也不知道封龍宗,不過在他們看來,對方只是道境七步,敢闖入鳳凰族禁地,完全是自尋死路。

    冷漠的看著面前龍昊,蕭遠山怒道“玷污禾禾體內的血脈,不管你是何人,今日我都要禁錮你,將你鎮壓在血池之內。”

    鎮壓在血池之內?

    豈不是說。

    蕭遠山準備借助血池煉化龍昊。

    “爹,我已經是龍大哥的人。”

    “你說什么?”

    “龍大哥要是有什么閃失的話,女兒會自盡于此,并且耗盡血脈。”

    看著擋在龍昊面前的女兒,蕭遠山很是憤怒,赤果果的背叛,并且還是他最疼愛的女兒。

    身邊的四位老祖,都沒有說話,對于龍昊的生與死,他們根本不在乎,唯一在意的,還是蕭禾禾體內的血脈,畢竟鳳凰族無數年來,蕭禾禾是第一個覺醒帝品血脈的人,無論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能損失帝品血脈。

    “族長,此事不要魯莽,先控制住禾禾再說。”

    蕭遠山點點頭,他當然知道老祖的意思,女兒的血脈絕對不能有事。

    似乎能夠猜到父親心中所想,蕭禾禾聲音堅定的說道“爹,我覺醒的是帝品血脈,要是你們敢傷害龍大哥,無論何時,我都會消耗我體內的血脈。”

    聽到此話,蕭遠山五人的臉色,都再次陰沉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蕭遠山猛然間狂笑起來,笑聲中有著無盡的嘲諷,眼神里的輕蔑,任誰都能夠看的出來。

    “龍昊,你還真是個男人,佩服,只會躲在女人背后,就你這樣子,還想要我的女兒?”

    肆無忌憚的嘲諷,就在蕭禾禾準備說話的時候,卻被龍昊所阻止。

    看著從女兒背后走出來的青年,蕭遠山臉上的嘲諷越加強烈起來。

    朝著面前五人抱抱拳,龍昊說道“實不相瞞,我體內有著圖騰帝品血脈,雖然禾禾沒有得到我體內的圖騰帝品血脈,不過我可以斷言,不出數年時間,禾禾體內的血脈可以更進一步,甚至超于鳳凰族老祖覺醒的帝品血脈。”

    “圖騰帝品血脈?”

    一聲龍吟響徹整個大殿,緊接著,龍昊背后開始出現一條萬丈虛幻龍影,散發著恐怖的龍威。

    看著青年背后凝聚出的萬丈龍影,蕭遠山五人再次震驚起來。

    “的確是圖騰帝品血脈,祖龍帝魁,不會有假的。”

    蕭遠山也很清楚,要是自己的女兒,真的和龍昊之間,都得到對方的帝品血脈,那么女兒的血脈,說不定真的有所晉級。

    但是現在。

    第一,女兒的血脈是不是能夠晉級,或者會不會被玷污,還是一個未知數,不管怎么說,禾禾體內的血脈,對于鳳凰族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第二,就算此事對禾禾體內的血脈有所幫助,他們也不可能讓一個外人,進入鳳凰族內的血池。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我們也不可能信你,禾禾體內血脈未曾出現變化之前,你必須留在鳳凰族,至于你進入我鳳凰族血池,難不成你想靠著鳳凰血池,覺醒你體內的圖騰血脈?”

    蕭遠山等人實在想不通,為什么禾禾要帶著此子進入血池,鳳凰血池只對于鳳凰族人有用,哪怕對方覺醒的是圖騰帝品血脈,鳳凰血池對于圖騰武者,沒有任何的用處。

    沒有繼續隱瞞下去,龍昊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要是想要爭取在血池內覺醒鳳凰血脈,就不能隱瞞此事,否則的話,事情恐怕會適得其反。

    “蕭族長,實不相瞞,我和禾禾的血脈融合,不知道出于何種原因,我體內除了圖騰帝品血脈之外,也存在著鳳凰帝品血脈。”

    “你說什么?你體內有鳳凰帝品血脈?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五人都徹底愣住了,他們當然知道鳳凰帝品血脈意味著什么,連鳳凰族內,無數年來,也才有一人覺醒帝品血脈,怎么可能一個外人,能夠擁有鳳凰帝品血脈,完全是扯淡的事情。

    事實勝過雄辯,龍昊也沒有過多的廢話,體內的鳳凰血脈開始翻滾起來,伴隨著一聲鳳鳴,背后凝聚出一頭巨大的鳳凰,足足有著百丈。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