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蒼穹之上 > 第五二五章 浪費原罪(上)
    湮滅氣喘吁吁,卻斬釘截鐵說道:“立刻通知他們過來。我們已經犯過了一次錯誤,損失了雷沾,現在有跡象表明宋征的強大超出我們的想象,哪怕謹慎一些,我們也不能因為自大而失敗。

    至于后方的安全,我們的精銳都在這支大軍之中。只要能夠打敗宋征,我們奪回那些城市輕而易舉。”

    哈冥和松克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點頭。

    地面上的大軍損失可謂慘重,但是士氣反而更加高漲。因為真神以神威降臨,他們心頭有一個信念“真神與我同在”,絲毫不為死去的同伴悲哀,反而覺得他們回歸了真神的懷抱,和真神神威并肩作戰而死去,必將會升入天國。

    他們收拾了同伴的尸體,各自按照自己神殿的傳統或是焚燒、或是掩埋,處理完畢之后,大軍浩浩蕩蕩的繼續出發了。

    不出三十里,天空中一聲晴天霹靂,再次拉開了一道虛空裂縫,第二頭猙獰巨獸探出頭來,它向下一看,一聲嘶吼跳了出來,咚的一聲砸落在大地上,狂奔而來,肆虐爆殺!

    大地上一片慘叫,天空中云層之上,三位真神也有些傻眼:又來一頭?

    湮滅還沒有恢復過來,松克一咬牙:“我去!”

    宋征站在伊達波斯,隔著數千里的距離,望著疲于應付的遠征軍,露出了一絲微笑。

    從踏入宋征領地的邊界,到伊達波斯的這一路上,成了遠征軍的噩夢。幾乎每過幾十里,他們就會遭遇一場災難。

    最常見的便是可怕的巨獸,也有可能是一片天降的狂雷、冰雹、風雪,或者是忽然一股憑空出現的巨大獸潮、蟲群。

    七十萬神斗士大軍迅速的減員,每一次災難都會帶走至少數千人的損傷,最多的一次,一頭長達五百丈的蛟龍出現,一口氣吞吃了數萬神斗士,還殺死了另外幾萬,死傷超過了十萬!

    小蟲吃的肚皮溜圓,回去之后躺在小洞天世界里,懶洋洋的不想動彈,還跟兩位夫君顯擺:我給你們講,異界的人,就是好吃呀,那些有信仰的家伙,特別勁道,一口咬在嘴里幾千個,跟炒黃豆似地……

    小爬對吃人沒什么興趣,但是鳩龍直流口水。

    它也很想懇求老爺讓它也出去換換口味,可是回頭看了看蛋寶寶,又有些舍不得,當爹的苦啊,它不放心孩子。

    在第三頭巨獸出現之后,地上真神們已經放棄了神威降臨,一旦有災難出現,全部真身降臨。這個時候已經顧不上什么身份和位格的問題了,他們不知道宋征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們知道,如果一直矜持神威降臨,不等趕到伊達波斯,他們就要先被拖累死了。

    第一次真身降臨,在信徒中帶來了巨大的轟動,頗有些眾志成城的感覺;但是隨著真身降臨越來越多,負面作用隨之出現,十幾次之后,哪怕是最為虔誠的信徒,也不由得開始懷疑:真神已經降臨了,為什么我們面對的危險還不曾減少?

    真神應該擁有無上的威能,祂們難道不能解決這一切?

    而另外一邊,伊達波斯四城中,各種消息不斷傳來,來犯的“偽神邪軍”不斷遭受天譴,一切的懲罰都來自于天空之中。

    一時間四城士氣高昂,信仰越發虔誠,相信神使大人所說的“天命在我眾神在我”。宋征積累了大量的信仰之力,只是大戰就在眼前,他來不及閉關。戰事一結束,他估計自己一次閉關,就能夠再次提升陽神!

    唯一遺憾的是,仍舊沒有獲得第二股功德之力。

    布赫主祭從一開始的苦悶、惶恐、失望,逐漸在一次次的天譴之中找回了信仰,更加的堅定要抱緊宋征大人的大腿。

    他手下的凈人最多,這一次派出去監視七十萬遠征軍的斥候,基本上都是他的人,他比別人領先一步知道一切消息,比別人更清楚地了解每一次“天譴”的細節,更加明白神使大人的強悍。

    他不知道這些“天譴”從何而來,但他知道肯定和神使大人有關。能夠掌握如此之多、如此強大的天譴的人,值得他用一生去追隨。

    如果神使大人有孩子,他會讓自己的孩子繼續追隨神使大人的后代。

    伊達波斯四城,從最初的惶恐和絕望,徹底進入了一種狂熱之中。

    赤絕神和肅拓都已經趕來了,五位地上真神輪流上陣,才算是應付過了這些天譴,但是這一路行來,不但士氣低落,連五位地上真神都漸漸失去了信心,每個人心中都在問:這個宋征,到底是什么人?

    異世界真的這么強大嗎?

    這樣一場遠征,抵達伊達波斯四城下的時候,七十萬神斗士已經只剩下了不到十萬人。

    原本浩浩蕩蕩綿延數十里的大軍,如今只剩下稀稀拉拉的一片。他們不敢聚集太密,一旦有一頭巨獸從天而降落入他們其中,當場就能造成巨大的殺傷。

    當他們看到四座城池出現在眼前的時候,竟然有一種“解脫”的感覺。他們已經不再奢望能夠為真神掃平異端了,甚至對于真神的信仰也有了動搖。

    松克望著伊達波斯城,感受著城內神殿中那一股龐大的氣勢,咬牙切齒道:“是時候讓這個只敢躲在背后搞鬼的鼠輩付出代價了!”

    其余四位都沒有說話,他們明白松克這么說的用意,他們并不是真的認為宋征只敢“躲在背后”,只是這一路上,對他們來說信心也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松克這么說,是為大家、也為自己增加信心鼓舞勇氣罷了。

    他們彼此相視,都明白這一戰的艱苦和重要。之前商議的一切計劃都已經不可行,只有大家一起降臨以雷霆之勢出手,才有可能一舉殺敗宋征。

    “告訴信徒們,一路艱苦,乃是對他們信仰的考驗。”

    “這一戰,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贏得勝利,那么在這荒原上,就再也沒有什么敵人可以阻止我們,這也是我們真正成神之前的最后考驗!”

    五位地上真神戰意高熾而起,在胸中熊熊燃燒著。

    于是,天空之上有各種神跡異象展現出來:

    一片百畝火云從天邊而來,燃燒熱烈,松克身形如山,從火云之中誕生,擁有著焚天燒云之威。

    枯萎凋零之意充斥于天地之間,有一尊真神在古老的寂滅中誕生,他干枯卻隱藏希望,讓信徒們忍不住頂禮膜拜。

    幽暗誕生,似乎能夠遮住天空中的大日。幽暗中傳來死亡,死亡籠罩大地,掌控世間一切生靈,讓他們產生大恐懼。哈冥仿佛統治了這個世界的陰暗,手握象征死亡權柄的鉤鐮刀出現,矗立于天地之間。

    大地翻滾,一道道火脈噴涌而出,將四成之外,化作了一片巖漿火海。火海中升起一尊數百丈的巨大巖漿神像,怒目噴火,注視著伊達波斯城。正是地火真神赤絕神。

    蒼茫古老的韻味蕩漾而出,巨大而澎湃的生機滾滾而來,象征著一種從古老綿延而來的生機,古木不死、希望不絕。

    古木真神肅拓,從遠處踏步而來,身形無比偉岸,如同一株參天古木。

    “宋征!”

    “逆賊!”

    “異端!”

    “褻瀆者!”

    五人一同開口,天地回應,虛空震蕩:“出來受死!”

    伊達波斯四城卻巋然不動,被一股龐大的天地之威籠罩著保護著。剩余的神軍一起跪倒,到了這一刻,他們對于真神們所說的“考驗”堅信不疑,原本有些動搖的信仰重新變得堅如磐石,甚至更勝從前。

    有這樣的真神庇佑,荒原上我們沒有對手。

    四城之中,響起了山呼海嘯的聲音:“神使大人!”

    “圣徒大人!”

    信徒們比城外更加狂熱,匍匐在地不斷叩拜,口中高呼,信仰之力濃烈凝聚。

    宋征從神殿之中走出來,踏上了虛空,望著城外的五位“地上真神”,忍不住搖了搖頭:“你們看不出來,這一路上我都在給你們機會,為何你們冥頑不靈?”

    “狂徒!”五位地上真神一起喝斥:“邪神偽信,妄立神山,大逆不道!”

    宋征沒有和他們爭辯,只是問道:“最后給你們一個機會,自動歸于神山之上。”

    五位地上真神冷笑:“死在眼前猶不自知。”

    宋征一搖頭:“果然還是要用拳頭說話。”他抬手打開了一片虛空戰場,把手一劃,五位地上真神一同被他拉入了虛空戰場之中。

    地上真神們大吃一驚,他們發現自身居然不受控制,如此輕易地就被宋征拉了進來。“怎么會這樣?”就在剛才那一瞬間,他們發現自身的力量似乎都變得“凝固”而無法動用,力量還是那些力量,在哪里還在那里,可他們卻無法動用了!

    宋征站在虛空戰場之中,冷笑道:“我不還手,給你們一炷香的時間,能打敗我就算你們贏!”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