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贵女重生 > 第一百三十章 治疗
    孙长老?#36879;?#27784;重华的这些可没有偷工减料,威力比起沈容安他们手里的那些要厉害得多,轰隆的巨响声里,本来就已经不怎么牢固的屋子顿时再也支撑不住,轰隆一下子坍塌下来,?#23601;?#39134;扬。

    北堂彦在沈重华一出手之后马上就把她拉到自己身后,一群人立即迅速后退,药王祠剧烈的爆炸之后炸飞出来的碎木屑砂石土块打在他们身上,火辣辣的疼。

    沈重华被北堂彦保护的周全,并没有受到波及,她的目光还注视着被炸成废墟的药王祠,沈容安那个生父?#28909;?#37027;么有本事,总不至于这么简单就被炸死了。

    果然,霹雳子爆炸的那一瞬间,她清楚?#30446;?#21040;两条人影冲破了屋顶迅速遁走了,应该就是他们父女两个,果然足够冷血自?#21073;?#20851;键时候马上?#25237;?#19979;了下属自己逃命去了。

    秋十三早?#25237;?#36825;两个人有了计划和安排,沈重华勉强压抑住怒火,回身去看沈青枫,他怀里抱着早就已经没了气息的翠桐,身上也被翠桐的血溅上了,神色?#34892;?#24596;忪?#30446;?#30528;怀里的女子。

    翠桐根本就没来得及表示一下忏悔或者诉说一下深情,为沈青枫挡下了致命的霹雳子之后就没了气息,不过她舍命相救,根本就不需要说些?#35009;矗?#25152;有人也都明白这个女子对沈青枫究竟是一?#36136;裁?#26679;的感情了。

    “哥哥,我们?#28982;?#21435;吧。”沈重华缓步走到沈青枫身边,伸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回去给翠桐梳洗一下,换身衣裳,总要好生送了她上路的。”

    沈青枫沉默的点点头,翠桐这些年伺候他尽?#26408;?#21147;。几次三番的拼命?#20154;?#20182;虽然外表淡漠,其实心里也是很在意这?#23601;?#30340;,虽然翠桐曾经试?#32423;?#20182;不利,但是也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为了他送了性命。

    傲剑山庄的人直接?#20599;?#21462;材,把药王祠的废墟里寻了?#29238;?#36824;算结实的?#23601;貳?#25749;了几件外袍绑起来。就把翠桐放在上面抬了回去。

    北堂彦看看人数有点不大对:?#23433;?#26159;说还有一个丫鬟?#20426;?#38543;即反应过来,药王祠都被炸成废墟了,那丫鬟?#20848;?#24050;经?#24187;?#20102;。

    沈重华默然变色。却没说话,沈青枫用衣袖抹?#22235;?#33080;上的血迹,叹了口气:“浮萍早就死了,里面的本来就是一具尸首。”一个小丫鬟。根本就不可能?#32654;?#35201;挟主子,也是浮萍倒霉。翠桐他们准备把他带出傲剑山庄的时候正好给她遇上了,糟了池鱼之殃。

    北堂彦回头望了一眼原本药王祠所在的方向,微微叹息一声,怎么也该给那丫鬟收敛了尸首。好在没有人会对一具尸首做?#35009;矗?#29616;在天色也实在是黑了,山庄那边还等着消息。等到明日一早再派人过来清理一下。

    沈重华?#23545;?#30340;就看见傲剑山庄大门敞开,门口数个灯笼都被点亮了起来。朦胧的光芒里面,秋十三坐在轮椅上,目光深远的望着前方。

    她的嘴角顿?#26412;?#32728;了起来,心里一阵暖流?#33268;?#36215;来,快步跑上前,注意到这边动静的众人见是自己人回来了,顿时大喜过望。

    秋十三本来靠在椅背上的身体瞬间绷直起来,目光专注地看过去,就见到沈重华眉眼含笑的跑过来,身上叫秋奴哆嗦了好长时间的寒气终于一下子消散了,又回到了春日暖阳的感觉。

    沈重华跑到他跟前几步远的地?#21073;?#20572;了下来,深呼吸了一下,转身扑向了秦氏:“义母,我们回来了!”

    秋奴长大了嘴?#20572;?#30475;看那边相见欢的秦氏和沈重华再看看坐在轮椅上笑容又那么一点点僵硬的自家爷,嘴角抽搐两下,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半步。

    翠桐的死虽然叫人感觉惋惜,但是这?#23601;?#20063;是背主?#35828;模?#20877;说她心?#26159;?#24895;为了沈青枫付出,也算得偿所愿了,众人唏嘘一阵,就抛到脑后了,热热闹闹的进了山庄关上了大门。

    厨房早就已经准备好?#36865;?#39277;,这时候送了?#20384;矗?#21271;堂锋?#37027;?#22909;,干脆一家人加?#20185;?#23478;兄妹和秋十三一起吃饭,桌子上的菜色也很有漠北风范,出了重阳必备的螃蟹之外,烤的金黄的羊腿就不说了,甚至还有油炸的蝎子,看的沈重华心里有点不大舒服。

    秋十三却不怎么在乎,玩医术的自然少不了要跟能做药材的蝎子打交道,不过眼看着沈重华的神色不好看,他也就没去动那看起来炸的似乎极为出色的蝎子,看了看,夹了一?#32531;?#34892;将军送到沈重华面前的小碟子里:“重阳节吃螃蟹饮菊花酒最是应景,我看这酒的确是菊花酒没错,螃蟹也肥美,你尝尝看。”

    秦氏一双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面上带着几分?#29992;?#30340;笑意,也伸出筷子夹了一只送到北堂锋面前,凑趣道:“说的是啊,来来来,老爷您也常常,这螃蟹是今儿个刚送来的,新?#39318;?#21602;,你们都尝尝看。”

    沈重华瞪着眼前那只大螃蟹,?#34892;?#29359;难,一个看起来漂亮优雅的女孩子,抓着一只大螃?#25151;?#39135;的样子,似乎不怎么美观。据说人?#39029;?#34691;蟹是很有讲究的,据说还有?#35009;?#19987;门的蟹八件,不过她没学过,而且很明显,傲剑山庄?#35009;?#20934;备这些风雅的东西。

    为难之下,沈重华伸出筷子挑了一只个头特别大的螃蟹送到秋十三面前,笑嘻嘻道:“别光顾着我啊,你也吃啊!”

    ?#33756;?#35882;仙?#30446;?#32654;公子用手剥螃蟹的样子肯定很直的一观,能看到一贯神仙样子的秋十三出个糗,就算?#28982;?#20799;用手拿着啃螃蟹也值了。

    秋十三?#28982;?#30340;眼角一挑,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她的那点小心?#36857;裁?#26377;揭破,?#23562;?#30340;手指抓住雪白的?#25490;?#19978;现眼的大螃蟹,秋奴赶紧过来要帮忙,却被他避开:“吃螃蟹嘛,?#20599;?#33258;己动手才有意思。?#34987;固?#24847;?#30446;?#20102;沈重华一眼,微微用力就把?#25151;?#25581;开了。

    沈重华偷眼瞧他,暗?#30340;?#38391;,?#34892;?#20154;怎么就连剥螃蟹都显得那么自然那?#26149;?#30475;呢?就他这个样子,看来吃螃蟹这回事儿还真能算得上是雅事了。

    看到他优雅的吃相,一旁几个人都?#34892;?#19981;自在起来,北堂锋和秦氏都是直爽性子,吃个螃蟹没那许多讲究,直接就自己动手揭开盖子开吃,往日?#35009;?#35273;得?#35009;矗?#36825;会儿一看秋十三那副优雅贵公子的做派,顿?#26412;?#24471;?#34892;?#19981;好意思起来,脸上讪讪的。

    沈重华自然是注意到了义父义母的不自然,伸手抓起了面前的螃蟹,很是豪迈的打开壳子,挑出里面的蟹黄蟹膏,放进旁边早?#20599;?#22909;?#35828;?#20304;?#20384;?#38754;,浑不在意的吃起来,沾的嘴角都是。

    北堂锋夫妻二?#35828;?#23604;尬来得快去得也快,马上就消失不见了,继续大吃大喝,觉得这个义女真是对胃口,天生?#36879;?#26159;他们家的人。

    北堂彦低着头吃饭,嘴角边带着微微的弧?#21462;?br />
    螃蟹虽然鲜美,但是性寒,加?#20185;?#37325;华其实一直不怎么?#19981;?#28023;?#25163;?#31867;的东西,害怕那股腥味儿,吃了一只之后就罢了手,拿起烤羊腿上面插着的匕首,很主动的把烤的金黄入味的羊肉切下来分给大家。

    吃晚饭,沈重华亲自推着秋十三往回走,汤圆提着灯笼在前面照亮,秋奴殿后,他们两个人在?#23633;?#19981;紧不慢,一边欣赏着夜景,天上的?#20999;翘?#21035;的亮,一闪一闪的,秋十三脑袋靠着轮椅,仰着脸看满天繁星,满足的叹了口气:“这样的生活真是像梦一样,希望以后的日子能够真正的安定平静才好。”

    沈重华只是微笑,也仰起脸来看了看星空,想要平静的生活并不容易,最起码要先投身血雨腥风里面,把那些会威胁到他们安静生活的人解决了才有可能。

    把秋十三送到门口,沈重华顺手塞了一个瓷瓶给他:?#24052;?#19978;记得加上泡泡腿脚,秋奴用点力气帮你家爷按按腿脚。”

    秋十三明白是?#35009;?#19996;西,顺手接过来,秋奴虽然不大明白,却也猜到应该是对自家爷的腿脚有?#20040;?#30340;,很是激动的答应了。

    沈重华主?#22303;?#20010;结伴离开了,秋奴开了房门把秋十三送进去,马上就要了?#20154;?#26469;,眼巴?#20599;目?#30528;自家爷。

    被一个大男人?#27809;?#36771;辣的眼神盯着看,秋十三?#34892;?#19981;自在,苦笑着打开瓷瓶,把里面清澈的液体倒进?#20154;?#37324;面,就像是清水一样,一点味道跟颜色都没?#23567;?br />
    秋奴有点怀疑这东西的效果,不过就算没有这东西,他也是铁打不动的每日帮助秋十三揉按腿脚,一个人常年不能行走,腿脚上的肉都会萎缩起来,秋奴不愿意自家丰神俊朗的爷落到这样的下场,这些年来这样的习惯从来不曾更?#22675;?br />
    一时间两人俱是无语,秋十三背靠着轮椅,仰着头,眼神迷茫的不知道在想些?#35009;礎?#31179;奴看在眼里,就想转移一下自家爷的注意力:“爷,今儿晚?#20185;?#22993;娘明明就是奔着您来的,到最后却跑到秦夫人那里去了,这是害羞了吧?#20426;?br />
    秋十三回过神来,想起那个情景,伸手拍拍额头:“害羞到不至于,虽然秦夫人他们都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私底下的关系,可是当着那么多?#35828;?#38754;,还是要顾忌一下名声的。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重华她还是个没及笄的女孩子呢!”(未完待续。)

    ps:两个小龙套领盒饭...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
2019年彩图黑白图库大全一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查寻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 七乐彩和值走势图500 双色球19082期开奖号码 体彩开奖号码是 澳门21点的玩法 湖北快三正文 黑龙江22选5行列图 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 淘宝快3规律 清玄阅读会微信公众号 全民免费赢三张扎金花 多少人死在倍投上 河南二十二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