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網 > 網游競技 > 天路殺神 > 第一二二四章 得志就要猖狂
    噺⑧壹中文網.χ⒏òм哽噺繓赽捌㈠蛧

    轟轟轟……丁劍白釋放出的劍光如暴風驟雨般轟擊在了光罩上,湛藍色的光罩出現了無數道細小的裂痕,而上空中的御輕隱身形不由踉蹌了一下,臉色大變。

    丁劍白的雷燼劍是攻擊型法寶,擅長摧城拔寨,而御輕隱的百煉天火罩是結界型法寶,擅長控場,如果他們兩個對上,輸贏尚未定,但百煉天火罩剛剛鎮壓住了千代無雙,丁劍白屬于偷襲,那就是御輕隱要吃大虧了。

    不等丁劍白的劍勢落盡,御輕隱已不得不伸出手,百煉天火罩陡然化作一道霞光,脫離了地面,向著御輕隱掠去。

    接著千代無雙從尚未熄滅的湛藍色火舌中射了出來,她雙眼死死盯著上空中的御輕隱,身形隨后飛掠向御輕隱,她從來不會忍辱負重,吃了虧就必須打回來。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千代無雙的后方響起:“無雙!”

    千代無雙的身形急停,隨后轉過頭,正看到了葉信,她雙瞳中的冰冷立即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暖意,隨后向著葉信展顏一笑。

    能把發怒的千代無雙拉回來的,天下應該只有葉信一人了。

    御無極和辟卷的視線在葉信、計星爵等人掃來掃去,御無極聽羅紋說起過葉信這些人,也知道葉信的所作所為,不過,他不清楚大天劫的遭遇,視線中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味道,只因他并不認為葉信能對他構成什么威脅。

    另一方的三位魔皇面帶驚詫,也在觀察著葉信等人,丁劍白和計星爵他們認得,但聽說兩人都已被剝奪了虛空法印,怎么依然掌握著虛空行走的力量?還有,那個年輕人是誰?又是哪一位虛空行走?!

    “是葉星主吧?”御無極終于開了口:“聽聞葉星主可是做下了不少天怒人怨的蠢事,這個時候不去下界歸隱,還在天路肆意走動,不嫌膽子太大了一些么?”

    “我是貪狼,象我這種有狼性的人,得志便要猖狂。”葉信笑了笑:“否則,豈不是辜負了這大好時光?!”

    “猖狂是需要本事的。”御無極眼中閃過一縷輕蔑:“不過,你是人族修士,我不難為你,走吧,現在不走就來不及了。”

    事實上此刻御無極已經用大劫幡召喚明佛了,他不愿親自出手對付葉信,一方面因為葉信也可以在虛空走動,最后只能白費力氣,眼睜睜看著葉信逃走,另一方面,他與葉信并沒有利害沖突,犯不著多管閑事,讓葉信走,等于他首肯放過了那小妖,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該走的時候我自然會走。”葉信淡淡說道:“現在……還不急。”

    已經湊到葉信身邊的千代無雙,伸手拉了拉葉信的衣袖,她雙瞳中戰意沸騰,葉信什么都好,就一點讓她看不慣,遇事太啰嗦,倒是打啊!有什么好說的?!

    這時,三道虛空裂隙就在距離御無極不遠之處出現,緊接著,明佛、青佛與紅佛幾乎同時從虛空裂隙中走了出來,而在葉信這一邊,一團黑色的煙氣突然從空中迸射出來,隨后凝成了神夜的身影,神夜掃視了一圈,他發現此地已不在人界之內,天空中沒有了氤氳紫氣,顯得有些驚訝,但什么都沒說。

    “唉……”御無極嘆了口氣,似乎在為什么而感到惋惜。

    御無極的資歷遠超過明佛,也算是魔界中資格最老的老狐貍了,象他這樣閱歷無比豐厚的主宰者,幾乎不會因沖冠一怒而親自動手了,白白耗費自己的元力。

    想毀掉一個人,辦法有太多,自己動手,無疑是最笨的一種。

    葉信是人族修士,掌握著虛空行走的能力,又與計星爵、丁劍白等劫宮叛逆蛇鼠一窩,這些家伙對誰的威脅最大?自然是明佛!

    明佛想坐穩大劫者的位置,想維護自己的威望,便一定要抹除葉信等人的存在,所以把明佛召喚過來就好,然后他可以躲在一邊看熱鬧,一點力氣不出,又達成了自己的目的。

    何況他又把自己的姿態做足了,就算葉信能僥幸脫逃,日后準備展開報復,也報復不到他的頭上來。

    只可惜,御無極以為自己算定了一切變化,可明佛一開口,便讓他感到目瞪口呆。

    “星主怎么到魔界來了?”明佛略施一禮,含笑對著葉信說道。

    剛才明佛等人返回到戰場,準備再次與葉信洽談如何合作的事情,這一次他算是得到了大天劫的同意,不需要再藏頭藏尾了,什么問題都可以攤開來擺在明面上談。

    只是葉信已經離開了戰場,明佛等人感到很失望,正準備去其他地方尋找葉信的蹤跡,卻得到了御無極的傳音,知道葉信到了魔界八皇山,便立即趕了過來。

    “我現在也不清楚。”葉信說道,隨后他看向千代無雙:“無雙,怎么回事?”

    “他們偷襲小月和清瞳,還搶走了小月的本命法寶。”千代無雙的神情有些消沉,發現有這么多巔峰強者趕至,她知道可能又打不起來了,以葉信小心謹慎的性格,十有八九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胡說八道!”御輕隱忍耐了良久,此刻終于忍不住了,怒吼道:“你們擅自闖入我無域八皇山的地盤,肆意戕害生靈,還敢信口雌黃?!”

    “安靜些,別嚷嚷。”葉信輕聲說道:“我到這里不是和你們講道理的,而是來殺人的,哦……對了,你們是魔族,那我就是來除魔的。”

    “除魔!葉星主以為魔界是什么地方?!”御無極怒極反笑,他心里說不出有多郁悶,本來只想看戲,結果明佛的表現讓他大失所望,而葉信的態度這般囂張,他只能親自走出來為八皇山站臺。

    葉信沒有理會御無極,他的視線落在了千代無雙身上,隨后露出一抹苦笑:“剛才感應到你被魔火熔煉,把我嚇得……心都快要從嗓子里跳出來了,以后別這么沖動好不好?要知道……有我呢!”

    剛才葉信那幾句話說得蠻橫無理、異常囂張,千代無雙感到很吃驚,因為葉信不是這樣的人,現在一下子明白了,葉信的憤怒大半來自于她被魔火熔煉,這場戰斗必將爆發。

    “好……”千代無雙輕輕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那種可以永遠依賴、依靠的感覺,讓她陣陣心悸。

    “神夜,還要麻煩你了。”葉信轉頭看向神夜。

    御無極、辟卷乃至幾位魔皇,都不知道神夜的來歷,明佛等人是明白的,紅佛見過神夜的手段,知道神夜已淬煉出法身,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半神。

    明佛、青佛與紅佛的表情變得異常凝重,他們一邊揣摩著葉信的想法,一邊等待著神夜做出回應。

    “看得出來,你已經忍得快要爆炸了,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就說過,你的事永遠就是我的事。”神夜微笑著說道:“說吧,想玩多大?”

    “我要……”葉信瞇起雙眼,一股兇猛無比的煞氣沖天而起,把周圍繚繞的魔煙全部沖散:“踏平這八皇山!”

    那三位魔皇呆了呆,接著不由大笑出聲,這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傻瓜吧?還要踏平八皇山?!

    下方那些魔族大能們也一片片笑了起來,他們都聽到了對話,雖然葉信釋放出的煞氣顯得很恐怖,但這里有三位魔皇坐鎮,還有魔族虛空行走辟卷,更有魔族大劫者御無極!

    在御無極面前胡鬧?這膽量倒是讓人佩服,但心智恐怕已經失控了。

    何況人族大劫者明佛也在這里,劫宮是一體的,至少對外可以做到共進退,兩位大劫者聯手,再厲害的修士也只能被壓得無法抬頭。

    御無極臉色再變,他懶得和葉信說什么,猛地轉向明佛,對明佛怒目而視:“明佛!他可是你們人族的修士,就這樣放任不管么?呵呵呵……你這大劫者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明佛的眉頭幾乎皺成一團了,表情充滿了苦澀,他定定的看向葉信:“星主可是當真?”

    “與前輩無關,前輩在一邊看看熱鬧就好。”葉信冷漠的回道。

    御無極冷哼一聲,他又一次提醒明佛,人族修士如此不服管束,你還等什么?如果這都能忍,那你真是一個笑話了!

    青佛、紅佛的眼神非常復雜,大天劫帶著數位天族大能來找葉信的麻煩,最后尚且鎩羽而歸,他們現在想阻止葉信,只能自討苦吃,何況想要除滅那浮冥大士,必須和葉信合作,惹怒了葉信,合作也就泡湯了。可什么都不做,任由葉信帶人攻擊八皇山,他們的臉面將蕩然無存,人族大劫者、虛空行走的主要職責便是管束人族修士,平息相互間的爭端,懲惡揚善,今天管不了葉信,以后還怎么去管別人?

    青佛和紅佛還感到一絲慶幸,既要與葉信合作,又要想辦法化解葉信與八皇山的矛盾,太難太難,幸好他們不是主事之人,所有的擔子都在明佛肩上,就看明佛如何選擇了。

    “既然星主心意已決……”明佛長長嘆了一口氣,手中亮出了他賴以成名、威震明界的十方杖:“我等亦只能為星主開山劈路了!”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