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網 > 穿越架空 >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 正文 4132兵員問題
    馬科地區,馬多的連隊再次進入陣地。上面給他們補充了兩個排的兵力,一個是工兵,一個后方搜集起來士兵組成的排。馬多查看了一下那個排的士兵狀況,很不好。他們大部分都是屬于后方人員。也就是說,他們當中竟然還有很多人沒有參加過戰斗。馬多根本不敢把這樣的排單獨的進行作戰,聽說這樣的情況之后,他迅速的把這個排給拆解開來,他把他們全部都分散到了他的作戰排當中,工兵的情況也不樂觀,他們當中只有一小部分有戰斗經驗,其余的人,只會挖掘戰壕,架設一些電線,橋梁什么的,這樣的部隊他實在是不敢怎么用。

    “敵人的情況怎么樣?”馬多問道一名中士。中士很勇敢,他目前正在指揮一個班,但他的這個班有些大。全班竟然有二十一人,這相當于一個排的兵力了。

    “他們還在準備當中,我看見他們架設他們的迫擊炮。距離我們比較遠超過了五百米。我們沒法攻擊他們,只能等著他們攻擊我們了。”中士說到。

    “嗯。有沒有機會干掉對方的迫擊炮陣地,那些陣地對我們的威脅太大了。”馬多問道。

    “暫時還不行長官,我手中的兵,實在是難以執行這樣的任務,你知道他們的狀況,讓他們做這樣的事情,太為難了。”中士說到。馬多看了看,只好作罷。補充來的新兵太多了。他們毫無戰斗經驗,突然把他們調集到前線來,這很容易吃大虧,這種事情勉強不得,不僅僅如此。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在于,這些都是后勤方面的兵員,他們距離戰場比較遠,戰斗意志方面遠遠低于作戰部隊,力量他們進行偷襲,這顯然是無法勝任這樣的任務的。馬多只能放棄了這樣的打算,不過他覺得,就這樣放棄,實在是太可惜了。他覺得他應該找一個辦法解決這樣的問題。

    “長官。這是指揮部發來的電報,讓我們宣傳一下。”一名下士傳令兵把手中的文件夾交給了馬多。馬多還以為是什么命令。但是一看,他就知道情況不太好了。

    上面寫的是有關投降的波斯國民軍士兵被大規模屠殺的事情,超過一個營,大約五百多人,可能比這個數字還要多,被集體屠殺。馬多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實性,現在也沒有辦法確認這樣的事情,他只能相信這樣的事情。

    “通知各個排長,到我這里來。我要和他們說一件事情。”馬多想了想這樣說到。

    “是。長官。”下士隨即傳達命令去了。這件事情的影響是很大的。屠殺會產生兩種情緒。這兩種情緒都會產生極大的影響。

    第一種就是被這種屠殺嚇住了。或者是說。這種屠殺產生的負面影響將會十分的恐怖,所有的士兵都會被嚇住他,他們會選擇投降,或者是進一步的逃跑。總之這種影響就是波斯軍閥所希望得到的那樣,他們不希望波斯國民軍繼續戰斗,利用屠殺來恐嚇者這種情況發生。

    而另外一種就是,產生相反的情緒,那就是報仇,血戰到底的戰斗意志來,因為后退一步投降是殺,前進一步殺敵人,也是死。這樣一來,就更加容易激發自己這一方的戰斗意志了。馬多更加希望是后一種,因為這樣一來,他們的戰斗意志就會進一步的加強。有了這樣的事情,就能讓他們的情況變得更加的有利起來,這會對他們形成更加有利的狀況。如何引導到這種地步上來,就要激發士兵的仇恨心理,讓自己的士兵明白,他們已經沒有后路可以走了。

    而這一切就是他們指揮部所希望的那樣。

    波斯國民軍司令部很快就通報了這件事情,并且明確的要求軍官把這件事情上引導到具體的戰爭仇恨上來,把士兵的戰斗意志給激發出來,只有如此,他們才能有繼續戰斗的可能。如果做不到這點,他們的情況將會處于前所未有的失敗當中,在這樣的狀況下,所有的情況都會對他們極為的不利。

    韓國在波斯租借區的波斯人正在看著手中的報紙,他們從報紙上看到了這樣極為慘烈的一幕。

    “屠殺,這是屠殺。我們都是一樣的人,為什么一定要殺死自己的人,瘋子,特魯這個人就是瘋子。”一名波斯人對他的韓國朋友這樣說到。

    “不管怎么樣,再怎么進行,也不能進行這樣的事情,這簡直就是一種瘋子才能做出來的事情,我們必須阻止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很多波斯人對于這種自我屠殺的行為感到十分的反感,很多人本身對于內戰已經極為的反感了。他們來這里的目的是為了什么,是為了尋找最后的一塊樂土。但現在,他們看到了戰爭的殘酷性,就是他們想要解決這樣的事情,軍閥也不會答應這樣的事情,這種事情已經到了一種難以阻止的地步上來了。所有的事情都會朝著他們最不利的局面發展下去,所有的人都要面對這樣一種狀況。

    很多波斯人都感覺到了這樣一種狀況,對于軍閥,特別是掌握重兵的波斯軍閥,他們感到十分的厭惡,相反,反而是弱小的波斯國民軍反而給予了厚望,他們認為,這樣的一支軍隊是有希望可以解決所有難題的。他們可以做到他們從來不能做到的事情。這就是他們目前遇到的狀況。

    秦國,咸陽。丞相府。

    “這件事情,我們只能譴責一下,其他的事情,我們根本做不了這些決定。你知道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能夠決定的事情還是非常的少的。”尚武這樣說到。

    “不過我可以認為,我們可以適當的援助一些武器,表示一下我們的心意。”尚文說完就把手中的電報整理好,放在了一旁,這件事情似乎可有可無。

    “我們難道不借機展開一些事情嗎?”蒙毅問道。

    “不。不這樣做了。這樣做根本毫無意義。這對我們來說,是無法形容的事情。我們根本不用這樣做。銀行,還有韓國方面,如果他們做的更好的話,他們會做到這點。”尚文說到。

    “嗯,我想知道的是,我們為什么不增加軍事力量到海外,然后把所有的情況都集中起來解決有關波斯的問題。”蒙毅說到。似乎不這樣做,根本不屬于尚文的風格。

    “嗯。我明白你的想法,不過我認為,這樣做的話,會極大的分散我們的財政資金,盡管在海外駐軍可以顯示我們的一些軍事力量上的存在感,但是,這樣做,我認為實在是沒有任何的意義。你知道這種事情的,這對我們的意義并不是很大。他們產生的影響也是十分的有限的。”尚文這樣說到。

    “我們的注意力在美洲,開發那里,避免和韓國,趙國,以及其他國家的資源,土地上的爭斗,如果我們參與其中的話,結果會如何?”尚文問道。

    “我們的情況可能會處于不利的狀態。”蒙毅說到。

    “對,在那里秦國只是做生意,但是并沒有駐軍上的安全,而且,我們這樣做的話,就意味著我們的負擔將會非常的大。我們不如集中力量在美洲進行擴張,這樣的話,我們可以獲得更大的戰略縱深,這對我們的未來發展是很有必要的,而且,我們秦國人很有面子,在很多地方都能較為迅速的展開一些貿易,這對我們是極為有利的,面對這樣的一種狀況,我想,我們的情況還是較好的。”尚文這樣說到。

    “嗯。好吧。”蒙毅知道尚文的戰略安排,與其一點點的和這些國家爭奪,還不如集中力量在尚未開發的地區進行開發。這對秦國來說,是極為有利的選擇,這樣可以避免將秦國更多的資源集中到一些不利的事情上來,這對秦國是有較大好處的。

    “秦國應該享有更多的海外駐兵權,這樣的話,秦國就可以控制更多更多的區域了。”李斯在一次聚會上,又開始了他的政治發言。不過這樣的言論卻不能引起在場企業家的注意力。

    “我想李先生今天有些醉了。”一名企業家笑著說到。

    “不,我沒有醉,如果秦國有更多更多的駐兵權的話,秦國的覅外利益就能進一步的擴大,這種事情是對我們很有利的,在座的各位都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們的也會對我們十分的有利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為,我們的事情是可以得到充分的解決的。”李斯這樣說到。

    秦國也在發展,秦國發展需要更多世界市場的需求,需要更多貿易的份額,但是如何得到這些,各國都在積極的擴張,他們的意圖就是這樣,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他們會瘋狂的想更多的辦法解決這樣的事情。所以,殖民擴張是不可避免的,既然大家都在擴張,為什么秦國不擴張,李斯并沒有看到秦國在海外進行轟轟烈烈的擴張。

    “李先生真的醉了。這樣的話,會增加秦國財政的負擔,增稅就不可避免,或者是政府負債將會更加的嚴重,面對這樣的一種狀況,我們如何解決?”那名企業家這樣問道。

    “如果從企業的角度來看的話,這種爭奪實在是很沒有意思,而且,秦國之外還有很多國家也在做這樣的事情,我們不能把這種事情繼續下去,因為這會對我們極為不利的,很多事情都會變得不利起來。”企業家這樣說到。其他的企業家聽完之后紛紛點頭贊同這樣的事情,政府會增加財政支出,但是負擔就會增加。財政集中到這邊的力量將會減少許多。這對企業來說,這并沒有什么可以炫耀的。

    與其這樣做,還不如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丞相這是懦弱的行為。”李斯大聲的說到。

    “這和秦國非常的不符。”李斯接著大聲的喊道。

    在場所有的人都聽見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家父今天有些喝的太多了。有些醉了。很抱歉,很抱歉。”李由趕緊的解圍。所有人只是搖頭。他們都知道,李斯想當丞相想瘋了。但就是這樣,也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他們覺得對方可憐,但是卻不能做這樣的事情。這會讓所有人反感的。

    很多人搖頭表示對李斯的不滿。

    韓國,新鄭。最高統帥部。

    “這件事情他們做的還不錯,知道怎么解決他們的問題。”韓淑笑著說到。

    “是的,王上,他們能夠做到這點已經相當的不錯了。不過,當前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們注意,那就是,他們需要很多很多的兵員來擴充他們的兵力,但是,如果沒有這些兵力的話,他們的事情將會處于一種不利的狀態當中。”國防部長擔心的說到。

    “當前波斯國民軍控制的平民數量只有可憐的一百萬,而軍閥控制的人口數量超過了五百萬以上,這在兵力對比上就有了很大的差距。”國防部長這樣說到。

    “一百萬,夠多了。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了。”韓淑這樣說到。

    “把。王上,這有一百萬當中。超過八十萬集中在我們這邊,按照道理來說,波斯國民軍是不能對他們進行征兵的,所以,他們的兵力還是處于一種極為有限的情況下,而我們不能對在我們租借區內的波斯人強行征兵,否則的話,租借區就會出現更大的混亂。”國防部長無奈說到。

    “有什么解決的辦法嗎?”韓淑這樣問道。

    “嗯。唯一的辦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讓他們自己來加入其中,至于其他的辦法,我們。能夠做的事情還是太少了。”對方這樣說到。

    “嗯。這可能嗎?”韓淑這樣問道。她覺得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因為韓國租借區內的民眾是為了自己而來到這里來的。
环岛自行车赛体彩